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3章 又遇流氓

第113章 又遇流氓

这天早上,菲菲便拎着菜篮子出门了,集市上到处摆着新鲜的蔬菜,看着心里就有些喜爱。(《界》xian??jie.me《说》网)菲菲买了两捆韭菜,还有十几个鸡蛋.

想着这些事情的菲菲并没有注意到前面急急冲过来的一匹马,等她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不管是前走还是后退都来不及了,只能傻傻站在那里。不过也幸得那骑马的人怕摔着自个,在这人口比较集中的市集,放慢了些速度。他看到路中间的人时,心里震惊的同时也猛地拉紧了缰绳!

那马头一偏,侧身从菲菲的身边呼啸而过。菲菲吓得将手中的菜篮子摔到地上,愣在原地,没想到竟然会是他!洛君!菲菲在看清楚了那马上面的人之后,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喂,你吓到了这位姑娘呢!”

周围有人发出了不满地质问声,而身后还有着几位骑马的人也赶了过来,其中一人菲菲是认识的,正是那骗她说要想法子的小书!

“少爷,您没事吧?”

“这位少爷,您将小姑娘的菜篮子都吓得扔到了地上,您好歹赔偿些银子吧!”

“赔什么赔,是她在路上挡住了我家少爷的道儿!”

“少爷,别理这些人,咱还是赶紧走吧!”

一奴仆恶声恶气的说道,小书有些不敢面对菲菲质问的眼神,洛君看着菲菲,眼里说不出是流露的什么情感,他当时回到洛府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却是没有找到,而洛府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没想到,今个儿却是在这里碰上了!

洛君极其复杂看了菲菲一眼,她也毫不示弱看着洛君,瞪大着眼睛看着他,最后,洛君什么话都没说,离开了。

“尽是些仗势欺人的狗东西!姑娘,你没事吧?”

直到他们完全离开后,有人愤愤说道,菲菲微笑看了那人一眼,点点头,又指指自己的嗓子,依依呀呀发出声响!那些人在得知菲菲是哑儿以后,看她的眼神更柔和了!围在那里议论了一些,又各自散开了。

菲菲在地上捡着菜,可惜了那些个鸡蛋,都碎了!菲菲叹息了一声,又重新买了几个鸡蛋放进篮子里,回家的时候,她好好整理了一下,不让秀娘看出些端倪!

“等办完事以后,你去好好查一下她住在哪里!”

在路上,洛君忽然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小书应了一声,他知道洛君心里想着什么,不到一会儿小书就查清楚了。

“少爷,你托的事儿,我都打听清楚了。”

“说清楚,不准隐瞒。”

“是,奴才不敢。”

小书将自个打听来的事情都全数告诉了洛君,这些事情更多的是关于那秀娘的。至于菲菲的事情,他也只知道她是秀娘捡的一个孩子,名唤着“福儿”,是一个哑女。

洛君将那两银子赏给了小书,就让他下去了,因为那小书打听的那个人是个嘴巴不紧的人,这小书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说了出去,几乎一下子,所有院子的人都知道有个有钱少爷打听那哑女,还以为是那少爷看上了菲菲,再经过他的添油加醋,这假的都被说成真的了,更别说洛君还不知道有没有那种心思,这种事情可是在市井之中流传得极快地。不光是秀娘与菲菲知道了,连着那金公子也知道了。

金公子一直对秀娘念念不忘,这天,秀娘坐在院子里无事儿,便手把手教菲菲一些最基本的针线。虽说菲菲没有那方面的天赋,可是只要努力学了,绣些花花草草还是不在话下的!

正在两个人专心致志的时候,秀娘听到了敲门声,便喊了一声:“谁啊?”

“是我,魏大婶呢!”

“今个儿,你怎么有空过来?”

门外传来了洪亮的声音,秀娘将门打开,笑着将魏大婶迎进门,“我是来瞧瞧福儿的我听说这些日子你都不出门,是身子不舒服么?我这热乎乎的鸡汤里面加了不少药材呢,你们趁热喝了,暖身子!””

魏大婶手上端着一大碗鸡汤,将碗递给了秀娘,还不等秀娘开口说话,魏大婶又说了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家……”

“跟我瞎客气什么,你一个女人拉扯孩子也是不容易。这些日子我都看得真真地,你们都是正经人家。”

魏大婶爽朗的笑着,秀娘是极喜欢和魏大婶这种风风火火的人打交道的,她们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秀娘就对魏大婶感叹起来。

“现在过日子是极难的,都没有什么活儿接!”

“现在这世道都是不怎么安稳,日子都不好过!不过,我有个远亲,说是要些极精巧的小荷包,价钱倒是好说,就是时间上有些赶,要今晚上完工!”

“要多少个?”

魏大婶看了菲菲一眼,心里念到秀娘养活一个哑儿不容易,便对着她说道,秀娘有些心动。

“一两银子一个的工钱,总共是要五个!”

秀娘仔细想了想,自个那里倒是还有几个的精致的小荷包,只要再绣一个就行了。自己倒是能够绣得完。她对魏大婶说道:“我到是能够做得来!”

魏大婶赶着回去告诉自个远亲这事儿,又叮嘱秀娘说是在西郊农庄那李姓人家。

“福儿,这价格可挺高了,若不是他们急着要,还赚不到这么多呢!”

等到魏大婶走了以后,秀娘露出了笑容,对着菲菲说道,菲菲也很开心,朝秀娘露出一个笑容!事不宜迟,秀娘赶紧儿开工绣活。而菲菲则是在一旁安静看着,等到了黄昏的时候,她将那鸡汤热了,又弄了一大碗粉丝丸子汤!

“福儿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秀娘笑眯眯看着菲菲,菲菲只觉得自个心头暖暖的,她有些害羞低下了头,心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其实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手艺,虽然是进步了,也只是从以前的不能入口,到现在的,至少可以下咽,至于好吃这二个字,那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她的桑子其实已经好了,只是她自己不肯说话而已,更多的,是在惩罚自己。

秀娘吃完了饭,又自个收拾了!趁着天有些亮色的时候,赶紧将手中的活做完。

菲菲觉得那鱼戏莲叶的荷包做得极精致,她等到秀娘绣完以后,细细摸着那荷包,舍不得放手!

“福儿,你喜欢么?”

菲菲使劲点点头,生怕秀娘看不出来似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秀娘看着菲菲这模样,脸上的笑容展开了,那瞬间,菲菲觉得整个世界的花都开了。

“福儿,那以后给你绣嫁妆,最美丽的嫁妆好不好?”

“傻孩子,等我给你绣了嫁妆,你再好好看过够!福儿别乱跑,我会早些回来的。”

菲菲故作害羞低下了头,又偷偷看了一眼秀娘,秀娘细细端详了菲菲一会儿,摸摸她的头。便起身穿上藕色的长裙,拿上米黄色的包袱,将那几个荷包放在包袱中。

秀娘便出了门,菲菲倚靠在门边,依依不舍看着秀娘清丽的背影,天色越来越暗,菲菲推开了房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盏油灯,又从厨房取了火褶子,点上。坐在昏黄的灯下,看着微微跳动的小火苗,脑子里还满是秀娘温婉的笑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菲菲有些坐不住了,,秀娘怎么还不回来呢?

心里隐隐升腾起一种极不安的感觉。她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那种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不行,她要去找秀娘。

菲菲踏出了屋子,外面是极黑的。几家灯火星星点点点缀着,月亮只有淡淡的半弦。她一路走出了街道,来到通往西郊的小道上。她极目朝着小路的尽头看去,可是什么也看不到。她的不安渐渐转变成了恐惧,难不成是秀娘出了什么事么?

一想到秀娘可能出事,菲菲的眼眶就变红了,泪珠子便落了下来。她向前走着,直到看到前面一个踉踉跄跄的人影跑过来。

她熟悉那淡淡的香味,那是秀娘的。菲菲心里高兴了一下,立马朝着秀娘飞奔过去。

“福儿,快回家。”

秀娘拉起了菲菲的小手,喘着气,急促地说着,并且奔跑了过来,淡淡的月色下,秀娘那极整齐的发髻东一绺西一绺地披散下来,娘亲身上的衣服也有些凌乱,胸前的衣服还被撕烂了一块,露出里面的亵衣。

菲菲看到这情景,心里明白了,秀娘是遇到了坏人,她心里一痛,扶着秀娘赶了回去。

夜,有些凄凉,有些迷离。菲菲死死咬着嘴唇,知道一股腥甜的味道在舌尖弥漫开来。她柔软的小手却在不停地擦拭着秀娘的泪水。

“福儿,秀娘不能连累你的名声儿,不能啊!”

秀娘一把将菲菲搂在怀里,心里像似滴血般疼痛起来,菲菲拍打着秀娘的后背,心里却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秀娘过上好日子。

第二日,秀娘住的地方来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金公子与那日里另外一名公子。

昨日正是那金公子托魏大婶找的秀娘,借着绣活的名义,将秀娘骗了出去。趁着秀娘不备,轻薄了秀娘。可是秀娘身上都带着那防身的剪刀,倒是没有让金公子得逞。哪知道,越是泼辣,那金公子的心便越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