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4章 又入青楼

第114章 又入青楼

“你们给我滚!”

“你原来就是一个青楼里的贱货,还装什么正经啊!”

秀娘气极了,却是不敢太过大声,她还要顾着菲菲的名声儿呢!金公子瞧着秀娘这样,心里更加得意了,猥琐看着秀娘:

“咱们先来尝尝她的味道,再把那小的卖进青楼去!”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不要伤害福儿!”

另一位公子yin笑着说,秀娘听到他们打算将菲菲卖进青楼,心里一阵慌乱,声音更低了,有些服了他们的软:

“只要你从了我们,我们便不伤害她!”

“金少爷说话极算数,你好好依了金少爷,日后有你吃香的喝辣的。(《奇》biqi.me《文》网)”

“你们好好等着,容我好好打扮一番!”

金公子笑得极为嚣张,薛二郎在一旁帮腔说道,秀娘咬着牙,眼里全是怒意,但她却是极力忍着,尽量压低了声音。

金公子与薛二郎自以为那秀娘从了他们,便站在院子里狂笑起来,秀娘拉着菲菲进了里屋,然后一把搂过她,在她额头上亲了几下。菲菲感受到了秀娘那冰冷的眼泪,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福儿,等会儿无论你看到了什么事,都不许哭,你要找机会跑出去。找隔壁的魏大婶到我这里来!”

接着,秀娘冷静对她说道,菲菲知道秀娘要做什么,她死死拉住了秀娘的衣角,一双泪眼看着,头摇得好似拨Lang鼓。

“傻孩子,只是你将来还要出嫁的,秀娘不能坏了你的名声啊!”

秀娘的眼泪哗哗落下,而门外的那两人却是走了进来,菲第一次如此痛恨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她原本以为自己凭借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脑,便是能在这古代混的风生水起了,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就连她想要弄一些防身的药材,都找来材料,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她什么都不怕,只要秀娘好好的。

“你们答应过不伤害她的,你们说话可要算数啊!”

“只要你侍候得老子高兴,说话自然算数!”

秀娘朝着那两人笑,那笑容灼伤了菲菲的眼睛,秀娘低声说着,金公子摸上了秀娘的脸蛋,另外一名公子则是坏笑了一声,把菲菲一把拉了过去。

那公子在门口守着,顺便看着菲菲。菲菲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脱,可是这段时间对于菲菲而言,是无比痛苦的,她的内心受着严重的煎熬。

那屋里的秀娘心里却是极担心着菲菲的情况,她听到院子外的动静,心里猜想是菲菲做了什么惹那公子生气了,那公子拿菲菲出气。

“你们伤害福儿,给我滚,给我滚啊!”

秀娘将心一横,拿出了暗藏在床边红色绣花枕下的剪刀,对着金公子吼道,金公子欲火中烧,哪里能够管那么多,他积极扑向秀娘,想要将剪刀夺走。两个人死命地纠缠在一起,那秀娘像个不要命的,一心只想着菲菲,极力挣扎,也不怕那不长眼的剪刀是否会伤到自己。

一番纠缠,那金公子痛叫了一声,这时,门外却是来了一个人。正是那个魏大婶,她正巧过来看看秀娘,想要问她昨晚是否成功接到了那笔生意,也顺便过来拿那盛鸡汤的碗,没有想到,她却是看到了这么一幕。屋里又传来秀娘的大吼声,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魏大婶连忙叫了一声,她声音极大,引来了邻近几家的人。

那公子见闹出了事情,跑到里屋去叫金公子,金公子衣冠不整从里面出来。两个人逃也似地跑掉了!几个妇人家走到里面去看秀娘,秀娘手中拿着一把剪刀,剪刀上还有丝丝的血迹。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秀娘,你没有杀人,那人没有死。”

“福儿,福儿,你没事吧?”

她似呆了一般,口中说道,魏大婶是知道秀娘的吗,屋外的菲菲也不顾自个儿的伤,挣扎着站起身,走进里屋,她抱着秀娘哭,秀娘看着菲菲,才从刚才那疯魔状态清醒过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心酸,这里的人都是知道金公子是个爱耍流氓的人,也知道这事定是秀娘跟菲菲受了极大的委屈。

心里都为她们抱不平,不知不觉间想要发泄那口气,便将这事给传了出去,魏大婶也认为有一半的责任在自个儿身上,心里内疚,对秀娘合菲菲越发的好了。

流言越传便是越失真,渐渐地,市井中便传着,是那秀娘不甘寂寞,暗地里勾引金公子。而那菲菲则是使些手段,绊住了另外一名公子。

虽然人们都同情秀娘,却是不敢将些儿绣活交到她的手上。秀娘与菲菲的日子越发艰难起来,秀娘整日郁结在心,总是觉得自己毁了菲菲的清白名声儿!无奈菲菲又不能劝解秀娘,只能看着秀娘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菲菲将以前积攒的银子全部都用来给秀娘买药,即便是这样,秀娘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了!她的内心已经是被人言给毁了,她不再相信了吧!

这样的日子撑了一个月,秀娘终于离开了,并不是死了,而是从此消失在了菲菲的生活中,生死不知。

在一日,菲菲醒来,竟是不见了秀娘的身影,在床头,只是放下了一张字条,还有一个漂亮的荷包,正是那日菲菲喜欢的那款,菲菲急忙打开字条,清秀的字体顿时出现在了菲菲的眼前。

“福儿……我不能连累你,以后……你好好生活,这所有的一切,就都留给你了。”

菲菲脑袋一片空白,秀娘……秀娘她还是做傻事了吗?菲菲甚至连出去寻找的勇气都没有了,就那样坐在房间里,傻傻的,几个时辰之后,菲菲忽的抬起了头,飞快了跑了出去。

第二日。

热闹的大街上,菲菲披麻戴孝跪在街口,头上插着一根稻草,众人围了过去,见着地上用烧黑了的炭写着:卖身葬母。

菲菲并没有找到秀娘,想来应该也是秀娘故意的,当时她怎么也无法忘记秀娘的恩德,于是就拿了她一些衣裳,要给她做一个衣冠冢。

至于那那里的东西,她一件都不拿,她心中总有一个想法,某一天,当她敲开门的时候,会看到秀娘对着她笑。

当她想要潇洒江湖,过上那人人羡慕的侠义生活,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破,当她想要安分的当自己的夫人,做一个小女人,灾难更是一场连一场,现在,她只是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小日子,为何,上天还要这般对她?

菲菲最终还是被人买走了,买走她是这城里最红的一个青楼的老鸨,那青楼名唤百红楼。

这老鸨姓白,一般人称之为白夫人,白夫人瞧见菲菲生的还算秀丽,只要好生打扮一下,也算的上是一个美人儿,也不介意她是否是一个哑巴,便与了她银子,将她带回了百红楼。

这里的百红楼与一般的青楼不同,它分为了四个部分,分别是乐阁舞阁歌阁以及**阁,前三个里面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后面一个便是以色事人!毕竟这青楼还是要赚钱的,卖艺怎么都赚不了几个钱。

菲菲是被安排到乐阁的,白夫人问了她的名字,觉得菲菲好听,便没有再换别的名字了。

“你今个儿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就得给我用心着学弹琵琶!”

白夫人细细叮嘱着菲菲,菲菲点点头,接过了白夫人手中的琵琶。白夫人见着菲菲听话,便满意地点头含笑而走。

菲菲坐在门口发着呆,想着那个大红衣裳,却与别的女子共度花烛的南宫琦,温柔的秀娘,只觉得心头似有千斤重,一阵酸意油然而生,她低沉着声音哭了起来。

“进来罢。”

一阵美妙的音乐声传来,铮铮琮琮地响着。菲菲顺着乐声,来到了一个很幽静的房间门口,鬼使神差地敲了敲门,门里传出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

房间里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眉眼如画。她怀里抱着一把琵琶,原来刚才那美妙的乐曲就是从她那纤细如玉的手中流淌出来的。菲菲立刻便喜欢上了这女子,并且固执地认为,天下应该没有人能比她弹得更好了!

“学琵琶么?”

“你可识字?”

她的眼睛有些冷,有些空,似乎没有温度,菲菲点点头,又指了指自个儿的嗓子。那女子似明白了菲菲所说的,她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又轻缓睁开。

菲菲是识字的,她在宣纸上与那女子交谈了一番,得知那女子名唤晴日,是负责教她们琵琶的。

菲菲又回到了她所在的院子里,院子里有着与菲菲一般的许多女子。

过了一个晚上,菲菲便知道了与自个儿合住在一间屋子里的女孩儿的名字,金玉金翠是两姐妹,还有一个是蝉儿。

她们都比菲菲先来到这百红楼,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说着这里的事儿,说到琵琶,说到了谈琵琶的人儿,也说道了晴日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