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5章 伪装混日子

伪装混日子

< >

?“我听别的姑娘说过,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公子呢,听说他会为晴日姑娘赎身呢!”

“不是说晴日姑娘一直都在了乐阁里么?这么多年,也不见有人来接晴日姑娘。”

“也许晴日姑娘的心死了,她的琵琶弹得是无人能及!”

菲菲尖着耳朵听她们说道,菲菲的眼前浮现起了晴日如画的眉眼,以及那清幽的神情。

“那也说不一定,百红楼里最不缺的便是年轻美貌的姑娘,晴日姑娘为人清雅孤傲,不愿出去应酬,现在只是帮着白夫人调教新来的姑娘呢!”

“菲菲,你明日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说到调教新来的姑娘,她们都不约而同看了菲菲一眼,其中一较活泼的女子蝉儿看着菲菲,担忧说着。

菲菲有些不解看着她,学琵琶又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情儿,吃些苦头也是应当的。

等到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菲菲就梳洗过后,绕过花园,沿着一条回廊拐了七八个弯,来到一个很大的房间里,一桌一椅的规矩的摆设。桌上便是摆放着琵琶,待到她们坐好,晴日姑娘就走了进来。

她让其余的姑娘先练习,自个先教菲菲认识琵琶的每个部分,再教会她弹琵琶的正确姿势。

今天晴日姑娘弹了一段曲子,她让其她的女子回答她所弹的那些曲调之类的,当然,除却菲菲以外,她一直呆呆傻傻的看着宣纸,写着“娘”字。

晴日走回到前边,她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姿势很美,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琵琶,抱在怀里,略略调了一下琵琶的弦,定弦后,一言不发地看看底下,然后开始弹起琵琶来。琵琶声如珍珠一样从她怀中滚落下来,菲菲不由得听呆了。她瞪着晴日姑娘,她的姿势是这么优雅娴静,就像是一只蝴蝶轻轻落在一朵花上,自然无比。

等她弹完的时候,便让底下的姑娘一个一个地弹给她听,有写弹得不好的女子便是会挨打的,晴日的身旁站着一位老嬷嬷,她极是喜欢惩罚人的。

每当听到晴日要谁站起来的时候,那老嬷嬷就会抡着手中的竹板,毫不留情地抽打着那些姑娘的背合大腿。

今天就是菲菲也是挨了几下打的,她不是不会,而是不管晴日怎么说,她都没碰那琵琶,全身上下挨了竹板,灼痛异常!但她就是不屈服,最后晴日也是没了办法,看着菲菲又觉得可怜,就给她挡了下来。

这里的惩罚,不会打姑娘的脸跟手,也不会再她们身上留下疤痕,但是她们绝对有法子可以让这群儿学琴的姑娘疼得要死要活的。

漫长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菲菲也弄不清楚自个儿挨了多少毒打,即使晴日有心护着,她每天身上都会添上新的痛楚,直到后来晴日教了她一个假弹琴的办法,她才躲过一劫,这段时间内,与菲菲一同居住的人少了一个,那便是金玉,因为她没能好好学琵琶,没能通过白夫人那关,便直接去前院,以色事人!

自从金玉走了以后,金翠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屋子里的气氛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蝉儿也不像以往那样活泼了!

后来,这屋子里又多了一个人,叫做翡儿,只有她有十二岁,远远的小脸,嘴角微微向上翘着,说不出的俏皮可爱,菲菲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特别是翡儿笑的时候,杏仁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着,流露出一丝娇憨,像极了小云。

翡儿也是挨过银针的人,不过她却是从来没有哼过一声!她的倔强让菲菲很吃惊,菲菲心中一直觉得翡儿注定会成为百红楼里最出风头的人物!

菲菲在百红楼的日子一直都是一层不变的,她一直都在晴日的身边,帮她写词写曲。

出师便是意味着她们应该开始到前院或者是到大户人家去弹奏琵琶,翡儿却是在菲菲的意料之中成为了百红楼乐阁的头牌姑娘。

“白夫人,我要点你们乐阁头牌姑娘的牌子。”

那天,百红楼来了一位锦衣华服打扮的贵公子,他粗声对白夫人说道,菲菲听了心里一惊,不是说那乐阁是卖艺不卖身的么?她细细看了那人一眼,眼里却是止不住的恨意,原来那人正是金公子。

“金大爷,您可真是说笑。我们乐阁的姑娘是不卖身的!”

“青楼不都是一个规矩,只要是银子够,哪一个阁的姑娘都可以点牌子的,哼,大爷我今天就要了这翡儿姑娘不可!”

白夫人掩嘴一笑,将手搭在了那胡大爷的手上,翡儿看着那金大爷眼中射出一道道**邪的目光!菲菲心里气愤想到,这翡儿不过才十三岁大罢了!这个金公子就这么急着点牌子!菲菲又想到当初,要不是她伪装了自己的容颜,说不定那金公子也将贼手伸向她!

白夫人朝着菲菲与蝉儿示意,菲菲明白是要她们先行离开,菲菲拉了一下翡儿的衣角,努努嘴。

“来人,给我上!”

那金公子看着翡儿要离开,忽然暴喝了一声,菲菲安分了很久的心忽的有点活跃了起来,她恨恨的看着金公子,恨不得他立马给打成猪脸,扫地出门。

“哼,感到我百红楼来撒野,也是要有几分本事的!来人啊!”

白夫人脸上没有了笑意,听到了白夫人的声音,呼啦啦涌进来了一群护院,将那金大爷带着的那些个狗腿子围住,也将菲菲与他们隔离开来。

“这个姓金的是县官大人的表弟,听说是到这里来投靠县官大人的!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成了这城中一霸!”

双方已经是拉开了架势,这时候,只听见翡儿旁边服侍着的婢女用极低的声音说着,这个金公子,居然还混得风生水起,天地到底有没有长眼啊!怎么不收拾金公子!小小想到秀娘的死,菲菲恨意直指着金公子。

在这场戏不知道该如何收场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冷淡的声音。

“慢!”

一个穿着棕色衣服的大汉,他有浓密的胡子,孔武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抓着正打算动手的金公子的狗腿子。

你一个小小的护卫,居然还敢玩英雄救美!”

“哼,你仗着县官大人的名义,到处为非作歹!本大爷可是不买你的帐!”

“给大爷我好好教训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金公子轻视看了一眼那人,冷笑着说,那金公子横行了一年,可是没有人敢这样对他的。他对着自个儿的一堆子奴仆喊道,那群人正打算动手的时候,便听到白夫人喜悦的声音响起。

“胡大人!”

听到白夫人叫“胡大人”,一群人都停了下来,朝着门口那边看!

来的可不正是县官大人么?他身穿圆领窄袖的紫色官服,脸上却是怒容满面,显得肌肉有点僵硬。

“表哥,您来了?”

“你不是说与同窗游学的么?怎么游到这百红楼呢?”

金公子立马从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变成了谄媚,县官大人瞪了一眼金公子,脸上的胡子向上翘了起来。

“表哥,你看那翡儿姑娘怎么样?要不我带到您府上去?”

金公子谄笑道,金公子心里是知道他这姐夫的,是位喜好美色的人,家里妻妾成了群,可这金公子和他姐夫一般,都好这口儿!臭味相投便称知己,再加上那有是亲戚关系!

那县官大人对金公子的所作所为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再加上这金公子平时找到了什么绝色的人儿,也是不会忘记县官大人的!

“混账,你说的什么昏话,还不快给我滚。”

“姐夫,莫非您不满意?”

县官大人脸色铁青着,金公子不知道今个儿县官大人是怎么回事儿!

“赶快滚回去,以后你再胡来,休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

金公子见着县官大人发火了,也不敢再贴着自个儿的脸面去说写讨巧的话儿了,带着自个儿的一帮子人走了!

在场的人都因为这变故惊呆了,不错眼珠地看着王侍郎,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

“县官大人,金爷也是开个玩笑罢了,快去准备一间清静的房间,沏上上好的茶。”

“本官还有事,不便久留,告辞!”

白夫人走到了县官大人跟前,微微施礼道,县官大人脸上的神色稍稍好了一些摆了摆手,便是匆匆离去,这下连白夫人也是不明所以!

“姑娘没事就好了,在下也先告辞!”

那大汉对翡儿施礼道,翡儿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就看着那大汉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了,她的脸上泛起来一丝红晕,菲菲只是想着要怎么报仇,到是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于是她也忽视了注视着她的那两道火辣辣的视线!

“那县官的消息极是灵通啊!”

厢房内,一锦衣公子看着菲菲,笑着对旁边那人说道:

“哼,他得到消息说您要来,本来就想着好好邀功一番的。没想到来闹事的竟然是他表弟,这可真真是天大的笑话!”

“唉,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

“公子,您是说?”

锦衣公子微笑着不语,但他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菲菲,过了半晌,锦衣公子笑着点点头,便走进了厢房!菲菲不知道,就是锦衣公子这一注视,她的命运再次发生了改变,在她看到他身穿喜服任她离开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告诉过自己,自己要永远消失在他的面前,彻底的忘记他。

这一场风波过了以后,百红楼又陷入了平静之中。

菲菲依旧是每日呆在晴日的身边替她做一些小活,打发过着无聊的日子,偶尔会听到一些关于金公子的消息,但她只能是忍!

不过乐阁倒是又有了一件新鲜的事情儿!那就是晴日姑娘终于决定出嫁了,这事极隐秘的事情儿,只有翡儿与菲菲知道。

晴日是给邓员外家当夫人,城郊有一户人家,姓邓,邓老爷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是个举人,二儿子是个做生意的,从小便聪明伶俐,自己开了绸缎庄子。

那三儿子叫柳和财,生的憨厚,守在两老口身边过日子,邓家都是节俭人家,到了邓老爹这一辈,有了点钱财,日子过得舒心了,但这小儿子邓和财却是一个没有什么福气的人儿,要娶的大夫人,还没过门就死了。

晴日在洛城倒是有一个老母,只因相公死的找早,那老妇人实在无法养活晴日,将晴日给卖进了青楼。

晴日到底只是青楼女子,虽然她卖艺不卖身,又曾经对个公子有情,但又能怎么样,那天,晴日姑娘的老母来了之后,晴日就让白夫人帮着给她打听了一下邓家三公子。

白夫人也劝着晴日早些找户好人家,晴日最终是点头答应了,好在这些年晴日倒是不怎么去应酬,一般认识她的人又少了些!她又用回了以前的名字儿,叫巧晴!

白夫人见她家实在是穷,好在那巧晴也有些私房钱,。菲菲感念她一年来的教导,便是央求了白夫人,让她那天陪着巧晴嫁过去!

白夫人也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儿,就答应了菲菲,话说那巧晴回到了自个儿家里,她老母见着她头上插着金玉在那子,身上穿的是簇新的红绸袍子,绛红色裙子。

巧晴以前也是怨恨自个娘亲的,这一晃,也是将近大几年呢!看到老母双鬓斑白,心里的那些个怨恨都消失殆尽了。

“今个儿倒是让菲菲见笑了!”

巧晴擦擦眼泪,菲菲微笑着摇摇头,她倒是很羡慕巧晴,至少有个亲人在,还能关心她!两个人又说了些体己的话儿,巧晴便和着菲菲回百红楼去了。

终于等到巧晴出嫁的日子了,菲菲一早便向白夫人请示了一番,独自去找巧晴。

巧晴坐上了花轿,到了渡口,上了邓家来迎亲的船,船上都是张灯结彩,岸上看热闹的啧啧称赞,说没想到,杜家还能结上这门好亲事,巧晴听见,心中也安慰好几分。

菲菲站在那里看着巧晴渐行渐远,眼里有了一丝羡慕,自从菲菲回到了百红楼,她到是生病了。

翡儿跟蝉儿她们都来瞧过她,。倒是一直没有多少交际的金翠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

“菲菲,昨儿一个客人说要点你弹琵琶呢!当时白夫人说你生了病!今天,就有人给你送了药过来,你可真是好福气啊!菲菲,看来有人极倾慕你啊!”

金翠看着菲菲,眼里居然有着羡慕,菲菲冷冷笑了一声,出了洛君,她不做他想。

“你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我能看出来你不一样,一般的人怕是难以入你的眼吧!不过,在这百红楼里的姑娘,有多少人盼着能被人赎出去啊!。”

菲菲对金翠的话感到了惊异,不过她随即一想。金翠是说得不错的,这里的姑娘都盼着能有朝一日,能从良过好日子。

可是菲菲呢,就算从良了又怎么样?她的心,已经死了,如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似乎只是一股连她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执念。

她吃完药后,金翠又说了些话就离开了,几天以后,菲菲身子倒是好了不少!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模样,她也曾听到一些关于巧晴的事情,听白夫人说,她过得很好!那个邓和财很是疼爱她,而巧晴渐渐也能在邓家独当一面了!这些都是极好的喜事儿,菲菲心里为巧晴偷着乐!

菲菲又在百红楼里过了一段安静的日子,直到有一富家子弟请她们乐阁的姑娘去演奏。这次那富家公子可是尽了大手笔,几乎将她们所有人都叫上了。

菲菲也稍微打扮的一番,淡眉浅唇,略显蓬松的发髻,仅仅是用了一双蝶花钿簪绾住,但是她的脸上那被她可以弄出来得斑点,还有暗的肤色,一直都在,这让她几乎快忘了自己原本的样子了。

菲菲跟她们一起到了府上,见到了那个邀请她们的人,菲菲顿时震住了,是他?他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还只是一个巧合?

“翡儿姑娘,快些请坐!”

那公子朝着花枝招展的翡儿喊道,几位姑娘极有风范走了过去,一一落座,菲菲也摆出了她一贯独有的招牌式笑容,默默坐到那里。

“菲菲,你过来!”

锦衣公子忽然对菲菲说道,菲菲脸色一沉,他还当真是认出她来了?

菲菲走到那公子跟前,低着头,旁边的小厮递给了他一根玉钗,菲菲能够感觉到背后有一阵火辣辣嫉妒的眼神。

“知道我为什么赏赐给你么?”

菲菲摇摇头,就算认出来了又怎么样,只要她不承认就是了,而且……就算他知道是自己又如何?

“因为你像极了一个人!”

男子罢手,菲菲敛首低眉,后退一步,轻轻落座,他应该是认出自己来了吧?只是他没说,她自然不会点破,落座之后谁也没有说话,翡翠独自站起,轻弹琵琶!

“菲菲,我将你从那里赎出来吧!”

一曲弹毕,余音袅然,在天色快黑的时候,男子站起身来,对着菲菲说道,菲菲没有点头亦或是摇头,而周围人的眼光或多或少带着几分嫉妒,艳羡。

之后,菲菲在白红楼几天,都没有任何要将她赎出去的音讯,倒是她向白夫人请示,说是看巧晴。

白夫人一向不怎么为难菲菲,她只是叮嘱菲菲路上注意些安全,早些回来,巧晴见着菲菲,很是喜欢。

“姐姐,万事皆忍!”

菲菲看到这幅场景,还是有些感触的,此时她这次来,也是重新有了自己的打算,她试着开口,声音缓慢,却是字字圆润。

“菲菲,你会说话呢?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前几日,别人都还不知道呢,姐姐要替我保密啊!”

巧晴看着菲菲,笑意直达眼角,巧晴摸着菲菲的手,正当两个人说话极为热络的时候,有个婢女来找巧晴,说是那老夫人前面大厅有请呢!菲菲便扶着巧晴去了前厅。

厅子里倒是坐着一堆子的人,老夫人见巧晴走了过来,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巧晴给了菲菲一个抱歉的眼神。一旁的婢女立即将菲菲引到客人的座位坐了下来。

“巧晴啊,你过门也有一些日子了,听你娘说,你原先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所以,有件为难的事情,要请你帮忙。”

“婆婆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媳妇就是了!”

“孩子,你也知道,平时这家里的事情,全靠着你大婶帮忙,只是现在,她身子也重了,这家没有一个主心骨的人儿,我想来想去,不如让你帮忙,你看如何?”

巧晴听老夫人这样说,暗自思忖,这当家可不是什么好事,外面风光,里面难缠,这邓大夫人仗着丈夫是个举人,平时将这家给治得服服帖帖。

“婆婆如此看重巧晴,巧晴原不敢推迟,只是巧晴进门的时日尚短,不敢在府里面当这个家。”

“你就莫要推迟了,不然我当你是偷懒!”

巧晴站起来,对着老夫人笑说道,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见状,到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办将就着答应了老夫人,回到了自个儿的院子以后,巧晴眉头渐渐拧在一起了。

“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你好像不乐意呢?”

“菲菲,你可是不知道啊!不是这个家我当不好,而是有着极为难的一件事情儿!”

“你可是不知道,这个邓府家大业大,有着许多桩难事儿!”。

菲菲并没有接过巧晴的话,巧晴见着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倒也是不介意,毕竟,只有菲菲经常来看她,这倒是令她感动。

“二个儿子都是不在老太太身边伺候,但是整个邓家却是出了一件极其怪异的事情儿!老太太房间里那些个值钱的玩意儿,全部都被人给掉包了!”

“这事儿可是不好办,都是得罪人的事情啊!”

“查也不好查啊,一般的人又进不了老太太的房间。能进去的人都是些有着身份的人,事情没有查出来,反倒是惹到那些厉害的姑奶奶们,就是了不得的事情。”

“巧晴姐,我相信你,要是实在不行,我就跟白夫人送个信去,在就先留在这里帮帮你。”

菲菲想想巧晴对自己的维护,菲菲笑着说道,抬起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心里似乎没有那么压抑了,该走的留不住,该来的也躲不掉。

她一直都想要知道,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想要陷害她,还有那个人……为什么忘记了所有的山盟海誓,娶了别的女人?

她以为,躲起来,不去关心,不去想,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可到现在才知道,那只是自欺欺人而已,既然不能自欺,那何不鼓起勇气,去勇敢面对,这一刻,菲菲终于是想通透了,她的脸上,浮上了多久未曾扬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