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6章 智捉小偷

第116章 智捉小偷

“巧晴姐,我有个主意,你看看,可不可行?”

心中郁结散开来,菲菲的脑子也是快速的转动了起来,眼眸一闪,一个小小的计谋上了心头,巧晴一愣,看着菲菲的眼中变得愈加欣喜了起来,只是这一片刻的时间,她发现,菲菲似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双明眸如皓月星辰,熠熠生辉。【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行行行!菲菲……你……真好看。”

巧晴应声点头,看了菲菲片刻,却是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此时的她,许久之后,才吐出“好看”二字,菲菲一愣,反射性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触手粗糙,她脸上的伪装并没有掉呀,待看到巧晴眼中的笑意,才知道,这巧晴说的应该不是自己的容貌吧。

“我们这般……”

菲菲把头凑到了巧晴的耳边,小声的将自己想到的计划告诉了她,巧晴的目光也是从开始的疑惑渐渐演变成了惊愕,最后更是一阵惊喜感叹的看着菲菲,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这就去准备,这个计划定是能行的。”

巧晴忍不住说出声来,随后便是急急的向着房门外走去了,前去安排去了。

第二日。

邓府所有的婢女都被招到了一起,就连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也都是被巧晴请了过去,大家好奇的看着巧晴,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巧晴……你这是?”

老太太柔和的看着巧晴,满意的点了点,心想,自己总算是给自己的小儿子找到一个好媳妇。

“娘,儿媳正有事情要跟娘禀报,儿媳仔细检查了之后发现,娘亲房中的玉器似乎有些不对经,但又怕是自己想多了,于是,昨日我就前去寺庙求了一件神器来。”

“什么?!神器?”

老太太一听巧晴的话,脸色突变,瞬的难看了起来,巧晴这话虽说的含糊,但是稍稍仔细想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然后能进到自己房间的,就只有自己那几个贴身的婢女,一想到这里,老太太的脸色更是极为难看了起来。

“是,儿媳求的这神器可是神奇了,来人,请神器。”

巧晴浅浅一笑,慎重的吩咐着,随后,几个衣裳素净的婢女便是轻轻的抬上了一个物件,那是一只平日里家里用来盛油的罐子,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周围的人更是好奇了起来。

只是,在听到巧晴的禀告之后,有几个人的脸色却是苍白了几分,巧晴似无意的扫了一眼过去,发几人,正是老太太那几个贴身的婢女,看来,这事情,还不只是一个人做的?

“娘……这就是儿媳从方丈那里求来的神器,是日夜供奉菩萨的,听说,只要手脚不干净的人将手伸了进去,一个时辰后,她的手就会开始红肿痒痛,若是没能有那供奉菩萨的香炉灰洗手,最后就会溃烂腐坏掉,那手,也就彻底的废掉了,但若是心中无愧之人,自然会受到菩萨的保佑,不会有任何事。”

巧晴对着老太太解释道,说是解释给老太太听,但那声音不小,周围的人也全部都听到了,脸色有好有坏。

“嗯,既然这个家里的权我已经教给了你,你就放心去处理,若是真有那手脚不干净的人,绝不姑息。”

“是。”

得到老太太的准许,巧晴转过身,走到了那些婢女的身边,浅浅一笑,缓缓道:“我也知道,兴许做出那样的事情,那人也是有苦衷的,我就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现在自动认罪,我可以网开一面,但若是不肯认罪,那到时候毁了手,可怨不得我。”

巧晴从她们的面前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过,特别是走到老太太那几个贴身婢女的身边,更是停顿了片刻,而那几人的神色也是更加的苍白了起来,双手颤抖着,偷偷的藏进了衣袖之中。

巧晴停住了脚步,指着那面前的神器,缓缓的说道:“既然大家都问心无愧,那就一个个开始吧,每个人都要把手伸进这神器里,记住了吗?”

“记住了。”

婢女们行礼称是,而后一个个走到了巧晴的面前,在巧晴的注视下,将手伸进了神器里。

就在婢女们一个一个按着次序,将手伸进到了神器里的时候,其中二名婢女,对视了一眼,悄悄的向着老太太走去,她们正是老太太最为喜欢的二个贴身婢女,虽然她们的脚步很轻,但还是被那一直关注着这一切的巧晴看到了,脸色微微一沉:“你们这是?”

“太太的茶凉了,我们给太太换杯茶,我们跟了太太这么久,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不成?”

巧晴这一叫,所有的都将目光投了过去,那二个婢女脸上泛起了点点的尴尬,但在那婢女伶俐的口舌里,又是瞬间化解了,巧晴不禁又高看了这婢女一眼,生的倒是柳眉杏眼,在这群婢女中,倒是算的上极为秀丽了,不过,她可也不是个软柿子,既然请出了这神器,自然早就想好了对策。

“这怕是不成,老太太可都是在这里看着的,自然要一视同仁,要是被有心之人惦记了,难免会在背后嚼舌根,说太太包庇你们,这不是侮了太太的名声!”

“你……”

那婢女脸色一变,气愤的看着巧晴,转而投向老太太的眼神,却是变得委屈了起来。

“三少夫人说的对,你们就照她的意思去吧。”

老太太看了她们一眼,又看了看巧晴,摆了摆手。

“是,太太。”

有了老太太这话,她们也不敢再说别的什么了,否则到真就显得她们心虚了,于是她们在巧晴注视的目光下,慢慢的移到了那神器的面前,缓缓的将手伸了进去,一伸出来之后,便是立即将手藏进了衣袖之中,巧晴也不点破,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们,完全无视掉了她们眼中的嫉恨。

待所有人都检查完了,巧晴又扫了她们一眼,缓声道:“你们都下去做事吧,一个时辰之后,再过来好生检看一翻。”

“是。”

婢女们恭敬的退了下去,巧晴跟站在一边的菲菲使了个眼色,转身走到了老太太的面前:“娘,儿媳伺候您进去休息吧,半个时辰之后,便可知分晓了。”

“嗯,这事交给你,我放心,只是,你可别太累着,要是伤了孩子可就不好了。”

老太太拍了拍巧晴的手,站了起来,在巧晴的伺候下,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哼,真不知道她给老太太灌了什么**汤,把这个家交给她打理不说,还任她在这里折腾,老太太也真的,这才进门多久,就这般放心她,我看,太太房里的那些东西,倒像是她贴了娘家!大嫂,你看看,她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看的巧晴扶着老太太进了内院,二少夫人尖酸的话语顿时响了起来,而一边的大少夫人听的这话,脸色也似极度难看了起来,沉默了半响,缓缓道:“我们能怎么样?谁叫我们的相公整天在外面忙着,都不在老太太身边,我们又能怎么样?”

“也是,大嫂,这大哥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吧?再过些日子就是老太太大寿了,我们若是再不趁这个机会表现表现,以后这邓家,可就真没有我们容身之地了。”

二少夫人嫉妒的看着巧晴离开的方向,有些愤慨的看着大少夫人,虽然她以前跟这大少夫人也不是很合得来,但是在这新进门的三少夫人受了宠之后,她也就只有先跟这大少夫人站在一块了。

“哼!她敢!”

大少夫人冷冷扔下几个字,大步的走了出去,心中虽然知道这是二少夫人挑拨的话,但她对这三少夫人也是多了几分嫉恨,暗想,自己一定要给相公写封信,让他回来一趟才成。

看的大少夫人走了,二少夫人自然也不会一个人留在这里,转身回了房间。

“菲菲……你说那东西好使吗?”

巧晴送着老太太回了房间,就急急忙忙的赶回了自己的房间,对着那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菲菲有些担忧的问道。

“放心,一定好使,她们肯定都想不到,那问题竟不是出在那神器上,半个时辰之后,定能见分晓了。”

菲菲俏皮一笑,露出一个算计的笑容,她让巧晴准备的东西,自然是绝对有用的。

“那就好。”

看到菲菲这般肯定的回答,巧晴心中也终于是安稳了下来,只等一个时辰之后的结果了,而此时,就在这邓府的佛堂里,二个身影偷偷的把手伸向了那供奉着菩萨的香炉中,小心翼翼的将那些香炉灰,涂满了自己的整双手。

“好了好了,让我也洗洗。”

另一名婢女看着身边的那婢女用那香炉灰洗了由洗,焦急的说道,说完也是急急的将自己的手插了进去,一遍又一遍的洗着。

“这下应该没事了吧?”

二个人将手洗了一遍又一遍之后,那柳眉杏眼的婢女冷哼一声道:

“哼,都怪那个三少夫人,我们为太太忙了这么多年,给自己准备点嫁妆而已,用的着这般恶毒吗?哼!等以后,我一定要在太太面前多说些她的不是,要让她知道,得罪我们的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