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7章 突转急变

第117章 突转急变

“对对对!唉哟……我的手?啊——你快看我的手?怎么办?难道是菩萨?菩萨饶命……奴婢知道错了,菩萨饶命……”

身边的那个婢女正点头附和,却忽的感觉到手上痛痒了起来,赶紧低头瞧去,这一看,脸色瞬的一百惨白,醒悟过来之后,便是赶紧对着那菩萨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起来,可是……她的手并没有因为她的认错,而消肿下去,反而是更为红肿了起来。(《界》xian??jie.me《说》网)

“我的手!好痒!都是那个贱人害的,我们去找她!”

那个秀丽的婢女眼看着自己的白白净净的手也是瞬间肿大的如同萝卜,怒喝一声,转身就要想着门外跑去。

“不行!要是被她知道了,就肯定知道那些东西是我们偷的了!”

那跪地认错的婢女一停秀丽婢女的话,赶紧站了起来,跑过去挡住了她。

“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大不了被赶出邓府,总比双手毁掉的好!”

秀丽婢女一把推开了挡住她的婢女,娇喝呵斥着,不顾一切的向着巧晴的院子跑去了,剩下的那一名婢女也是傻住了,这可怎么办?

她跟那秀丽婢女可不一样,她知道那秀丽婢女早就跟一户人家的公子勾搭上了,所以才会拉着她一起换掉了那些玉器,好攒些钱,给自己赎身,跟了那公子去,可是她呢,她还有一个生病在床的母亲,要是她被赶出去了,那以后的日子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眼看着那秀丽婢女已经消失在了佛堂,她知道,自己也肯定是瞒不住了,手上的痛痒越来越强烈了,她眼眶一红,泪水哗的就流了下来,一低头,也是向着三少夫人巧晴的院子跑去。

“三少夫人……奴婢知道错了,请赐解药,三少夫人……”

柳眉杏眼的婢女快速的跑进了巧晴的院子里,此时的巧晴与菲菲正在院子里晒太阳,那婢女人还未到,声音就从院外传了出来,菲菲巧晴相视一笑,提起的心松了下来,看来,这一切都跟自己预料的一样。

“三少夫人……救命……”

秀丽婢女快步的跑了进来,猛地跪了下去,伸出早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的双手,凄惨的求饶起来,巧晴被她那手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那东西是菲菲前去准备的,她还以为只是会长些痘痘疙瘩什么的,没想到竟是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你可承认,那些东西都是你拿去了的?”

“是,都是奴婢一时被蒙了眼,才会做出这等事,奴婢知道错了,三少夫人,啊——我的手好痒,好难受,夫人……求求你,把解药给我吧。”

此时的婢女看着自己越来越红肿痒痛的双手,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她一个婢女,若是没了这双手,那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听的那么凄厉的求饶,巧晴的心软了几分,顿了片刻,佯装着严肃,冷冷的说道:“既然你肯认错,看在你伺候了老太太这么些年,只要你将那些东西全部还回来,就将解药给你。”

“是是是,奴婢一定将东西还回,可是奴婢现在实在是难受的很……”

“解药在这里。”

看着那秀丽婢女已经被红肿的双手磨掉了所以的傲气,菲菲走了过去,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小包药粉。

秀丽婢女一愣,一把从菲菲的手中抢过药粉,迅速打开,撒在了手上,手上顿时一阵冰凉,也没有那般难受了,婢女脸上顿时淡上了几抹喜色,赶紧俯身行礼:“多谢三少夫人赐给解药,奴婢这就去将那些东西换回。”

这婢女说完,便是直接站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却是忽的重新变回了以前的高傲,转身就要大步的走出院子,丝毫没了刚才娇弱。

菲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还当真以为自己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吗?以为凭借几句话,就能从自己的手中将解药骗了去?菲菲冷冷一笑,出声道:“慢着,我刚才给你的,只是方丈给我们的其中一份解药,并不能完全解了你手上的毒,但至少还能保上几个时辰,只要你将东西还回来了,自然就会讲完整的解药给你。”

“什么?!”

秀丽婢女顿时了脚步,转身,惊恐的看着菲菲,就连那嘴角的笑,也是完全的僵住了,醒悟过来之后,她脸色瞬间变的铁青起来,快步的跑到了过来,怒声呵斥着:“你……你们……你们快把解药给我。”

菲菲冷冷一笑,终于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了吧?

“只要你先将东西还回来,解药自然会给你。”

“不行,你们立马把解药给我……否则……否则我就杀你!”

忽的一下,秀丽婢女竟是直接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在菲菲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个跃步,竟是直接架在了巧晴的脖子上。

巧晴只觉脖子上一凉,脸色瞬的惨白一片,而这一幕,除了菲菲以外,还落进了向着院子里跑来的另一个人的眼中,只听“啊——”的一声惊恐的叫声,一群婢女小厮瞬间闻声赶了过来。

在他们看清楚院里的状况后,一个个皆是脸色苍白,急急忙忙的跑去报告老太太去了。

“你……你快把解药给我,快点!”

看到院子里人越来越多,秀丽婢女也是着急起来,这原也是她没想到的,她以为自己求饶骗的解药之后,就可以带着那笔银子远走高飞了,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三少夫人,竟然还留了一番心思,让她不得不做了这最后的举动。

“你个贱婢!老身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你为何要做出这等事来?快放开三少夫人!”

得到消息的老太太,在婢女的搀扶下,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在看到巧晴脖子上那冰冷的匕首后,几乎吓晕了过去,好久才缓过神来,怒声呵斥道。

“不薄?就算再好,在你的眼中,也不过只是一个使唤的丫头,我伺候了你这么多年,那些东西,都是我应该得的!”

秀丽婢女的脸色有些疯狂了起来,已经到手了的银子,她又怎么舍得拿出去,她的手一动,直接在巧晴的脖子上化了一条血线。

老太太一阵惊慌,颤抖的尖叫了起来:“不要!你快放开少夫人,我们给你解药,让你走!切莫伤了少夫人!”

那随后追着这秀丽婢女看到这里,脸色也是一片惨白,颤抖着身子,劝起那婢女来:“秀姐姐……你快放了少夫人,我们……我们将那些东西还回来就是了,太太……太太对我们不薄呀。”

可那秀丽婢女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她横了那婢女一眼,冷声讽刺道:“难道你觉得她们会轻易放过我们吗?我的东西倒是可以赎回来,可你的呢?不是早就拿去给你娘买药了?到时候闹到你娘的耳里,非得把她气死不可。”

听的这话,那婢女脸色瞬的没了一点血色,嘴唇颤抖着,瞪大着双眼,眼神渐渐变得绝望了起来。

“解药这里,你快把三少夫人放了!”

菲菲从袖中掏出了解药,递了过去,她只是想帮巧晴查出那个小贼而已,自然不会因为那些东西,让她伤了巧晴,就算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都跟她没关系。

不过,菲菲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菲菲那话一落,一个怒喝声立即响起:“不可!那些东西可都是老太太的收藏,怎么可以让这个煎蹄子拿了去?”

菲菲回头一看,不是那尖酸刻薄的二少夫人,又是谁?

菲菲冷冷一笑,道:“难道你觉得三少夫人的命还值不了几个玉器不成?而且,三少夫人的肚子里可是怀着邓家的小小少爷!”

“对,她说的对,赶紧把解药给了她,千万不能伤了巧晴。”

老太太急忙点头,同意了菲菲的话,说完还让人直接退让开来,让出了一条路来,那秀丽婢女一把抢过菲菲手中的药粉,见得老太太这般紧张巧晴的模样,眼眸微闪,一道计谋涌上心头。

“你们现在马上去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再让人去我的床头的柜子里把我的包裹拿来!还有……给我准备一百两银子!”

这婢女竟是直接提出了自己所有的要求,二少夫人脸色一变,正要怒声呵斥,却是立即被老太太的眼神给止住了,只有重新闭上了嘴,怒视着那秀丽婢女,连带着菲菲,也是一并恨了起来。

“你……好好好,马上照她说的去做!快点!”

老太太脸色越来越难看,但一看到她那架在巧晴脖子上的匕首,也只有妥协了,而此时的巧晴也已经吓坏了,只顾用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脸色苍白。

秀丽婢女架着巧晴,顺着大家让出来的路,一路走了出去,穿过院阁,到了大门,在大门外,马车早已经准备好了,她的包裹也是被拿了来,还有一百两银子。

“你……你把东西拿过来给我。”

秀丽婢女对着那双手依旧红肿着的婢女,得意的说道,一想到自己以后完全可以凭借包裹里的银子还有这一百两银子,过上少奶奶办的日子,她心中就一阵的兴奋。

那婢女结果包裹和银子,一步一步,缓缓的靠近着秀丽婢女,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她的眼中,有的,只是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