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23章 他来了

第123章 他来了

“见了本夫人,还不跪下!”

二少夫人看着菲菲躬身站着,一道娇喝,一边的婢女直接走向菲菲的身边,将菲菲压跪在地,根本不容她抗拒。(《界》xian??jie.me《说》网)

“夫人……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求夫人饶了奴婢吧。”

菲菲知道,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面前的这个可是夫人,即使再不受宠,她也能把自己整惨。

“知道错了?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哪里错了?”

二夫人不依不饶,得意的看着菲菲,缓缓站了起来,从婢女的手上接过了一条鞭子,向着菲菲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奴婢……奴婢哪里都错了,夫人……”

一看到二少夫人手中粗大的长鞭,菲菲挣扎着要站起来,要是被这样的鞭子给打在身上,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啊,更别说,要是她一不小心抽在了她的脸上,那她可就真的要毁容了。

“现在才求饶……可惜,太晚了……你以为有那个小贱人护着你,你就能高枕无忧了?本夫人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邓府的家法!”

二少夫人冷笑一声,鞭子“唰”的一下,抽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菲菲反射性的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脸,而那道鞭子便是直接抽在了菲菲的手臂上,衣裳瞬间撕裂,一道血印豁然而现。

“竟然敢挡?给我抓住她的手!今日我不把你这张脸抽花,我就不是邓府的少夫人!”

见得菲菲竟然挡住了自己的脸,二少夫人更是气愤之极,一声高喝,身边的婢女立即将菲菲的手紧紧扼住,还将她的头发后扯,将她的头仰了起来,正对着俯视而下的二少夫人。

“不要……不要……救命啊!救命——”

菲菲终于惊慌了起来,这个世上又哪个女子不爱惜自己的容貌呢?菲菲也绝对不另外!而那二少夫人在看到菲菲眼中的害怕之后,却是更加的得意,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我看还有谁能救你!”

二少夫人高高的举起了鞭子,菲菲心中一寒,任命的闭上了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等那鞭子落在自己的脸上。

“啊——”

一声惨叫,菲菲顿觉头皮一松,整个人从地上悬了起来,埋进一个怀抱中,菲菲的身子瞬的僵住,这个味道……

菲菲猛地睁开了双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张一直深深掩藏在心底的的面容,此时的那张脸上满是嗜血的阴霾,那张脸瘦了整整一圈,冰冷的气息,让周围的人都不禁瑟瑟发抖。

“你瘦了。”

菲菲心中一痛,张了张嘴,顺口而出,南宫琦的身子一僵,低下头,看着菲菲,冰冷的眼眸之中,有了一丝的动容,他的双手,越来越紧,紧的就像是要将菲菲狠狠的揉碎,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啊——”

手上一疼,菲菲忍不住叫出声来,南宫琦低头一看,一道冰冷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院子,那一双如千年寒冰一般的冷目,冷冷的盯着被他一掌击飞的二少夫人的身上。

“你……你谁是?凭……凭什么……凭什么打本夫人?”

二少夫人从那被扇飞中反应了过来,伸出手颤抖着指着南宫琦,脸上一片的惊恐,当她看到那被南宫琦拥在怀中的菲菲时,嫉妒的火焰让她瞬间疯狂,“是你……是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去外面找野男人来打我?来人啊!把他们都给本夫人抓起来!我要把这一对奸夫yin妇浸猪笼!”

菲菲脑袋一低,将头深深的埋进了,菲菲实在是不忍听下去了,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因为她接下来的要受到的惩罚,唉……原本菲菲还想看在老太太和巧晴的面子上为她求一下情的,而现在,估计就算她求情,也没用了。

“放肆!你竟敢这么跟王爷说话,你想要我们整个邓府为你陪葬吗?王爷……草民教妻无方,求王爷恕罪,草民立即休掉这贱妇,交给王爷处置!”

随后赶来的二少爷正好听到了二少夫人那一系列难听的话,顿时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赶紧上前喝住那二少夫人,跪倒请罪!

这一喝,让二少夫人彻底的崩溃了,她瞪大着双眼,看着脸色阴沉如罗刹的南宫琦,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刚才看到南宫琦第一眼的时候,她被他的俊美给震惊了,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那传说中高高在上的王爷,更让她崩溃的是,那个王爷,竟然将菲菲一个小小的婢女搂在了怀中。

“就按她刚才说的方法去做,传大夫。”南宫琦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便是将所有的目光都转到了菲菲的身上,转身,抱着菲菲走了出去。

“是,王爷……来人,快去叫大夫给菲夫人治伤!再将这贱妇抬去浸猪笼!”

二少爷颤抖着双腿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人冷冷的喝道,无视着二少夫人绝望的眼神,拂袖而走,王爷并没有因为二少夫人得罪开罪整个邓府,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不……不要……不要……相公,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相公……”

身后传来二夫人绝望而凄厉的惨叫,可却没有任何人回应她,周围的婢女也早已经吓傻了,在听的二少爷那话,还敢说些什么,颤抖着身子把已经完全崩溃了的二少夫人拖了下去。

“你……你放我下来,我……我自己会走。”

菲菲抓着南宫琦的衣襟,小声的说道,可她的话刚一落,南宫琦的却是抱得更紧了,菲菲身子一缩,不敢再吭声了。

南宫琦脸色阴沉的把菲菲直接抱紧了邓家的客房,其实……他昨天就已经赶到了邓家,只是菲菲不在,他只有呆在客房之中,一宿未睡,不过,这件事,也就只有得到了消息的二少爷知道,因为菲菲的消息,正是这二少爷传给了皇城中身为罗家女婿的二当家的,然后那二当家的再告诉他的。

至于,这个二少爷为什么会认识菲菲,他就不得而知了。

南宫琦将菲菲抱进房间没多久,大夫就在二少爷的带领下,恭敬的赶了过来。

“草民参……”

“不必了,给她看伤。”

南宫琦一挥手,直接堵住了待大夫和二少爷的行礼,二少爷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推到了一边,心中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害怕了,他在皇城经营的绸缎庄,即使那罗家在背后撑着,于是他跟那罗家的女婿也是熟悉,在二当家一次喝醉了酒之后,他不但知道了菲菲的事情,竟是还得到菲菲的画像。

那日家宴上,从他听到菲菲的名字时候,就注意上她了,后来经过他的几番观察,更是几乎肯定了,原本他就想着想办法找到那传说中菲夫人,好邀个功,结果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关键时候竟然出了这档子事,这让他简直杀了那个二少夫人都不能消了他的气。

他现在只期盼着,这菲夫人能看到三少夫人和老太太的面子上,让王爷不再追究他的过错就是了。

“回王爷……夫人手上的伤没有大碍,擦些药便是好了,只是夫人的身子有些太虚,还要多多保养才好。”

大夫从箱子里拿出了几瓶治疗外伤的药,恭敬的走到南宫琦的面前递了过去,南宫琦接过药,脸色却病没有因此变得好点,一挥手,让他们都退了下去。

“都下去吧。”

“是,草民告退。”

二少爷领着大夫走出了房间,打发了大夫一些银子,顿了半响,赶紧向着老太太的院子里跑了去。

“啊——你……我自己来就行了。”

南宫琦走到了菲菲身边,将她的手拿了起来,大手轻轻一挥,一个衣袖便是立即化为了碎片,菲菲一震,就要把手收回来,可她一触到他那冰冷的目光,立即停止了动作,任由他小心的将那药粉,倒在了她的伤口上。

感觉到菲菲的手,因为痛而一点点**着,南宫琦的脸色越加的阴沉了下去,他小心的将药粉涂上,又用布袋一条一条的缠绕好,免得弄到伤口。

可是,当南宫琦再次握住菲菲的小手时,那偌大的身躯竟是忍不住抖了抖,脸上再也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了。

原本柔若无骨,细腻嫩滑的小手,在她失踪的这段时间内,就已经变得这般瘦弱粗糙,甚至他还触摸到了一些茧,他的菲菲,这些日子,到底受了多大的苦?

在洛府见到她的时候,她是一个婢女,后来经过他的闻讯,他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因为菲菲,是被卖到洛府的,而且……她失去了声音,成了一个哑儿!

得知消息之后的他,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可是等他再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再一次的失踪了,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南宫琦一把将菲菲拥入了怀中,颤抖的嘴唇,抖了许久,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菲菲脑子“轰”的一声,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又一颗,缓缓的滑落,从开始的无声,到低泣,再到最后的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