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24章 你这个混蛋!

第124章 你这个混蛋!

“呜呜呜……你个混蛋!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你个坏蛋!坏蛋!”

菲菲顾不得手上的伤,伸出小手,不停的捶打着南宫琦的胸膛,直到伤口染红了布条,最后沾湿了南宫琦的衣襟,她都不肯停下来,只是用尽自己的力气,一锤又一锤的发泄着,似乎要将自己这半年来受到的所有委屈所有苦难,全部都发泄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南宫琦任由菲菲捶打着他,一动也不动,口中不停的喃喃着那三个字,菲菲的眼泪从脸上滑落,一颗一颗掉落在他的手上,灼烧着他的心,伴随着她一声声的质问,如刀搅一般疼痛。“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房间外战战兢兢站着一群人听着里面的嚎啕大哭,还有又一声的捶打声,还有……那低沉的不停的响起的三个字,皆是通红了双眼。

巧晴更是已经埋在了三少爷的怀中,泣不成声了,就连老太太也是不停的用锦帕擦着眼角。

菲菲的捶打声,控诉声,哭嚎声,终于渐渐的平息了下去,到最后,彻底的安静了下去,南宫琦低下头,发现菲菲竟是红肿着双眼,泪流满面,就那样睡着了,小手还紧紧握成一个小锤。

南宫琦轻轻抱起菲菲,将她放在了**,从桌子上拿过药粉,轻柔的把菲菲手上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布条一点一点解开,重新上药,再用新的提条缠好,放了下去。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以后,谁再敢欺负你,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放心,很快,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南宫琦对着竟然睡着的了菲菲,小心的喃喃着,眼中射出一道坚决的光芒,只要计划成功,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她了。

南宫琦转身走了出房间,房外的人,立即俯身行礼,但是皆是被南宫琦一个摆手止住了,偏头看了看房内,大家顿时都反应了过来,心中也不禁又是一震,由此便是可见,这王爷对菲菲有多么的宠爱。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会是传说中的三王爷最宠爱的夫人?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巧晴了,菲菲被白红楼买回去的那一天,她还记得一清二粗,那个时候的菲菲,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的笑容,她是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卖身葬母的可怜人儿,竟然有着这样的身份。

“王爷……请到厅堂用点膳食吧,我们会让人好生照顾菲夫人的。”

“带路吧。”

二少爷向前一步,小声的说道,南宫琦皱了皱眉,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随着一行人去了厅堂。

厅堂里早已经准备好了早饭,虽是清淡,但都颇为精致。

“都坐下吧,一起吃。”

“是……”

南宫琦直接坐了在了凳子上,冷声道,虽是客气的话,但到了他的口中,就如同命令一般,让这满堂的人,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只有恭恭敬敬的坐了下去,小心翼翼的吃着,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更是食不知味。

好不容易等南宫琦放下碗筷,他们立即同时放下了碗筷,一招手,婢女恭恭敬敬的走了过来,将桌上的粥饭都退了下去,换上了茶点。

“请王爷恕罪。”

老太太看着南宫琦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终于忍不住,起身就跪了下去,但很快就被南宫琦抬手止住了,她身边的巧晴也是赶紧把老太太扶了起来。

南宫琦看了老太太一眼,又扫了一眼她身边的巧晴,他昨晚就已经从他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信息,自然也是知道菲菲是巧晴带到邓府来的。

“老妇人不知夫人的身份,让夫人做了那下等的事,还请王爷恕罪。”

老太太继续开口着,她之前就猜到了菲菲有些身份,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菲菲竟然有这么大的身份,幸好的是,这些日子,她并没有为难菲菲,不过,在她得到消息赶到客房的时候,心中也几乎是凉了半截,大怒二儿媳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几乎让整个邓府给她陪葬了,好在这王爷并没有同们计较。

“不知者无罪!你们都下去吧,三少夫人留下,本王有事问你。”

“这……是。”

一听南宫琦要把巧晴留下来,三少爷顿时有些着急了,但立即被二少爷一个眼神给止住了,只有犹豫着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一会儿,整个厅堂里,就只剩下南宫琦和巧晴二人,巧晴有些手足无措低着头,不敢看南宫琦一眼,毕竟她虽在青楼呆过,但是见的最大的官,也不过是这县城的县官大人而已。

“坐下吧。”

“民妇不敢……是。”

巧晴一震,急忙推辞,可以感觉到南宫琦那冰冷的眼神,立即应了下来,战战兢兢的坐在了一边的木椅之上。

“把你知道的她的事情全部一字不漏的告诉本王。”

南宫琦冷冷的看着巧晴,缓缓的说道,巧晴心中脸色一白,颤抖着声音,缓缓道来。

“民妇……民妇是在白红楼见到菲……菲菲夫人的,她……卖身葬母,是白夫人……将她买回来的,不过,王爷请放心,菲菲夫人跟随民妇学习琵琶,是卖艺不卖身的!”

巧晴刚一开口,就感觉到南宫琦的脸色有些低沉了下去,特别是说道她卖身葬母,被白夫人买回去之时,南宫琦那一身的冷意,直接将巧晴扑一个透心凉,赶紧解释起来。

听到巧晴的解释,南宫琦的脸色总算是稍微好了点:“继续说。”

“是……菲菲夫人便是一直呆在白红楼学习琵琶,直到……前些日子,民妇嫁来邓府,夫人来看望民妇,民妇便拿了些银子交给白夫人,替夫人赎了身,留在邓府……民妇……民妇若早知道夫人的身份,定是……定是不能让夫人做那婢女的活,还……还让二嫂伤了夫人,民妇罪该万死。”

说着说着,巧晴立即站了起来,跪了下去,她刚才是接到了菲菲被二嫂带走的事情,可是当她赶到二嫂的院子时,并没有看到菲菲,反而是听到了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

“有罪无罪,本王自会分辨,起来吧。”

南宫琦站了起来,举步向着门外走去,身后的巧晴站起身来,才发觉自己的背后已经是一片汗湿,一个踉跄,坐在了椅子上,脑子里不停的消化着今天这一个有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她本还想给二嫂求个情,可是,看王爷这模样,怕到时候求情不成,反倒要将邓府搭进去,便不敢多言了。

“夫人……你没事吧。”

三少爷快步的走门外跑了进来,看着巧晴,关切的问道,巧晴摇了摇头,勉强的扬起了一个笑脸。

忽的想起了刚才跟南宫琦的对话,她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相公,沉默了许久,小声的问道:“相公……若……若我以前在青楼呆过,相公……相公会不要我吗?我……我是说,那种只卖身不卖艺的青楼女子。”

说道后面,巧晴不由得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越发的小声了起来,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三少爷的回声,巧晴的心一凉,眼眶顿时红了,可她刚准备抬头时,瞬的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莫说是卖艺不卖身,就算夫人真是青楼女子,我也只知道,夫人是我的夫人,为夫会一辈子在夫人的身边,保护夫人。”

巧晴的身子一僵,眼泪瞬的滑落,只是,这不是心酸难过的泪水,而是感动高兴的泪水,有夫如此,复有何求?

南宫琦出了厅堂,就向着客房走去,进了房间,二名婢女正守候在菲菲的身边,见到南宫琦出现,脸色一变,赶紧走了过去,俯身行礼,南宫琦招了招手,让她们都退了下去,将房门轻轻关上,走到了床边,仔细的凝视着菲菲。

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菲菲的脸颊,眼中的冰冷渐渐柔和了下来,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睡梦中的菲菲似乎是感觉到脸上有些什么东西,反手一拍,直接将南宫琦的手打了下去,皱了皱眉,继续睡,南宫琦轻轻一笑,这才是他的菲菲。

南宫琦脱掉了鞋子,轻轻的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紧紧的抱着菲菲,只是片刻,便也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已经许久未曾合眼了。

等到菲菲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近天黑了,她这一睡,一天竟是已经过去了,她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刚准备起床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经,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肚子上,她侧目一眼,瞬的瞪大了双眼,几乎叫出声来,这……这……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

“啊——”

菲菲刚抬了抬手准备擦擦眼睛,顿时一疼,让她也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也是完全的想起了今日早上的一切,自己……并没有做梦,他真的来找自己了。

看着手上重新裹好的布条,菲菲脸上荡上了一抹许久未曾有过的笑容,不过,她刚才那一喊,也是立即将身边的南宫琦给吵醒了。

睁开爽呀,第一幕落入眼帘的便是菲菲那璀璨的笑脸,南宫琦不禁痴了。

他有时候经常会问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而现在,他知道了,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这样一个璀璨的笑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