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36章 寻求庇护

第136章 寻求庇护

“可不是,那右相大人的原配夫人接到休书之后,也是怎么都不肯相信呀,于是就千里迢迢带着儿子来皇城寻夫,只是……唉……”

说道这里,说书先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模样。(《界》xian??jie.me《说》网)

“怎么了?难道……那郡主将人赶出去了?”

“唉……那夫人带着儿子千里寻夫,半路上,染了病,又没有钱医治,最后,直接丢下了十来岁的儿子,撒手而去了。”

说书先生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说道,紧接着,整个大堂之中都不禁摇头叹息了起来,菲菲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沉默了片刻问道,“那那位右相家的小少爷呢?”

“上天垂怜呀,那小少爷的身边有个老仆,硬是带着那小少爷一路乞讨到了皇城,找到了右相府,在府外等候了好几日,终于拦住了右相大人的轿子,那右相大人听的自己的夫人就已经病逝,心中也是难过了一阵,将小少爷和那老仆接进了府中。”

菲菲心中终于舒了口气,至少,那孩子终于有了个归宿,不像朝阳一样,依旧跟着才伯乞讨,不知何时才能过上安慰的日子,还有朝阳他那是信誓旦旦的话语。

“只是……唉……”

说书先生忽的一个转折,又是一声叹息,周围人的好奇心再次被聚集了起来。

“怎么了?莫不是那郡主又将那小少爷赶出去了?”

周围顿时发出了疑惑的生意,菲菲也是猛的点了点有,盯着说书先生,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那郡主自然是想要将那小少爷赶出府,只是……因为她入了相府之后,一直无子,所以右相大人便是以此为理由,留下了小少爷,那郡主百般刁难,却也没法,就算她贵为郡主,终究还是妇人,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看来,这郡主还真不是谁都能娶回去,要是整上这样一位夫人,那还有何脸面?连自己的妻小都要保不住,也幸的那郡主无出,否则那小少爷定无容身之所。”

人群中传来阵阵不满的生意,菲菲撇了撇嘴,这也不能一竿子打倒一船人呀,翠儿也是郡主,不知道比那右相的郡主夫人好到哪里去了。

“这位大爷没说错,一年前,那郡主怀上了身孕,这一下,可是不得了了,没过几日,那小少爷就被趁右相大人不在府中的时候赶了出去,不知踪影,可把右相气的不轻,半年都没有进那郡主的房,但因着那郡主用肚子里的孩子想威胁,他也只能暗中偷偷的找寻着小少爷,直到,前些日子,那郡主临盆,产下一位千金!右相才找了诸多的借口,派人四处去寻找小少爷。”

“那最后找到了吗?”

听的台下之人的询问,说出先生得意一笑,“那是自然,凭借右相大人的权势,又岂会找不到,我还听说那小少爷也是傲气的骨头,硬是不肯回相府之中居住,还扬言,要凭借自己的本事考取功名,那右相大人又是高兴又是愧疚。”

“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小小年纪就有这般的豪情壮志。”

同桌的大汉一拍桌子,激动的吼道,周围响起阵阵应和声,菲菲眼眸微闪,小脸上一阵满意的笑。

“不愧是万事通,不错不错……我前些日子听说户部侍郎大人家的千金国色天香,竟是直接被皇上一眼看上,直接封了妃,不知道先生可知道那千金到底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菲菲摇了摇折扇,继续问道,周围的人也立即是双眼放光,好奇了起来,整天听些妖魔狐怪的故事,他们早就听腻了,再加上八卦本就是人的天性,菲菲这话一出,自然是立即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而就在菲菲坐在人群之中,听着八卦的时候,茶馆里走进来一名妇人,她也只是扫了周围一眼,眼神落在了菲菲的身上。

“夫人……”

“我找人。”

小二迎了上去,那夫人挥了挥手,径直随着身边的小厮走向楼去。

楼上,柳玉儿透过窗看着一身男装与那些人哄笑不止的模样,眼中染上深深的不屑,一个良家女子,千金小姐,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她又怎么配的上他?只有自己,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咚咚——咚咚——”

门外忽的响起了敲门声,柳玉儿一愣,微微点了点头,小绿赶紧走了过去。

“谁?”

“得知玉夫人到此,妇人特来问候。”

门外响起了一个妇人的声音,柳玉儿皱了皱眉,这个声音自己并不熟悉?

“这……夫人……”

小绿转过头,小心的看着柳玉儿,沉默了片刻,柳玉儿轻轻点头,小绿赶紧伸手打开了门,从门外走出来一名妇人,恭敬的走到了柳玉儿的前面,福身行礼。

“妇人见过玉夫人……”

“免礼,小绿,给这位夫人上一张椅子。”

柳玉儿浅浅一笑,轻声道,妇人微微一愣,抬眼望去,眼中一片惊艳,即使她已经见过了她的画像,还是忍不住惊叹,不愧是皇城第一美人。

“多谢夫人赐座。”

妇人也不扭捏,坐上了小绿端过来的椅子上,看着柳玉儿,眼中带着莫名的笑意。

“不知道夫人找我有何事?”

柳玉儿看着面前的妇人,微微思索,脑海中没有一点她的印象,听的柳玉儿问话,妇人微微一笑。

“玉夫人……妇人是来投靠夫人的,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

柳玉儿心中一震,看着这妇人对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但是她的俩上依旧是温和的浅笑,淡淡道,“你怕是弄错了吧,本夫人可不觉得我有何敌人?更别说是共同的敌人,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贫凭什么相信你?”

妇人像是早就猜到了柳玉儿会这般询问,没有一点意外,缓缓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来意。

“王爷前不久,从妇人家中带走了一个小丫头,说是王爷的菲夫人,还因此,将妇人的弟妹给浸了猪笼。”

柳玉儿身子一僵,脸上的浅笑缓缓的收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那妇人,也就是邓府的邓大夫人。

“妇人夫家姓邓,原本妇人在家中倒也安稳,可是不久之前,府中三弟娶了一房媳妇,深受老太太的喜欢,而那菲夫人……就是那三弟媳的好姐妹,在三弟媳的介绍下,跟了老太太做贴身丫头,当王爷来到妇人府上,说出了菲夫人的身份之后,那三弟媳的身份就水涨船高了,老太太更是直接将府中大小事交给了她管理,妇人在府中之时,便是与那菲夫人有些小过节,所有……妇人希望能够求的夫人庇护,也是希望能替夫人出些主意,免得那菲夫人做大了去。”

邓大夫人徐徐道来,话语之间倒是透着深深的诚意,柳玉儿看着邓大夫人,没有出声。

“求本夫人的庇护?那不知道……邓夫人如何证明自己的诚意?”

沉默了片刻,柳玉儿看着邓夫人,淡淡的问道,邓夫人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果真是找对了人,赶紧站了起来。

“若是夫人能够庇护妇人,妇人便可帮助夫人,除了那菲夫人去。”

柳玉儿眼中一闪,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了起来,当初自己几次设计陷害于她,都没有成功,还将自己暴露了来,她如何甘心?只是,虽然面前这妇人说的真诚,可她的心中还是要多提上几分心思。

“只要你能帮本夫人除去她,本夫人自然不会忘了你的好处。”

柳玉儿脸上恢复了温和的笑意,看着邓夫人。

“那妇人就先多谢夫人了,妇人有个远房亲戚,认识一些人拐子,专门坐些买卖人口的事情,若是我们将她交给那群人,卖入青楼之中去,而后,凭借她的姿色,那老鸨自是会好生看护,到时候……就算王爷找到了她,也晚了,难道王爷还会允许一个被别的男子染指过的女子留在自己的身边?”

邓夫人得意的算计着,可是她的话落,柳玉儿的脸色却是猛的沉了下去,一片阴霾。

“夫……夫人……妇人……妇人说错什么了吗?”

被柳玉儿那忽的阴冷的眼神一扫,邓夫人退一哆嗦,直接跪了下去,一阵冷汗,惊慌的不敢抬起头来。

“好,很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呀。”

“是是是,妇人明白,妇人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的。”

听的柳玉儿重新响起的柔和的声音,邓夫人赶紧回道,再看柳玉儿的时候,她脸上的阴霾已经全然散去,恢复了那淡雅的模样。

“那就好,小绿送客吧,若是有什么事,你直接让人送信到王府中去。”

“是,夫人。”

邓夫人站了起来,恭敬的福了福身,在小绿的带领下,转身走出房间。

“夫人……她……”

回到柳玉儿身边的小绿看着脸色再次变得阴沉的柳玉儿,犹豫的叫道。

“我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要图谋的是什么,只要能除去那个人,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愿意!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她再逃掉,我要亲眼看着她被送入青楼。”

柳玉儿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大堂之中一脸乐和的菲菲,闪过一抹嗜血的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