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37章 他的衣裳?

他的衣裳

< >

?“还有呢还有呢?后来呢?”

大堂之中,传来一阵阵好奇的询问声,台上的说书先生扫了一眼众人,一清嗓子。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轰”的一声,台下顿时闹腾了起来,一个个不满的看着说书先生,可是看了看门外,天色似乎还真的不早了,也只有稀稀落落的站了起来,摇着头,缓缓的离开了茶馆。

“小……公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看着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小云小心的拉了拉菲菲的衣角,轻声的说道,菲菲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对着同桌的大汉等人,拱了拱手,大步的转身离开。

“公子……那说书先生说的可真好,不愧是万事通,好像没有他不知道的人呢。”

走出茶馆,小云兴奋的跟在菲菲身后,惊叹的说道,菲菲点了点头,高兴无比,因为她想要知道的消息,已经在说书先生的口中全部得知了,接下来,就要看她的行动了,她可要回去好好思考一番。

她从来不相信没有搞不定的人,只有不够好的计谋,说话,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够努力的小三。

菲菲心中邪恶的想着,一想到当自己做到之后,那些人看着惊叹的眼神,菲菲就不禁傻笑。

“公子……公子……”

小云看着菲菲嘿嘿傻笑,小声的叫道,菲菲一顿,顿时反应了过来,此时还在大街上,周围已经有好些怪异的眼神看向了她,好像在说:看,没想到那么俊俏的公子,竟然是个傻子。

菲菲轻咳了几声,一挥折扇,大步的向着王府走去。

“夫人……王爷说,您回来之后,就去书房一趟。”

菲菲刚一踏进紫云苑,就发现了院里好像有些不太对,院中的婢女一看到菲菲回来,脸色一变,赶紧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回道。

“哦,那我现在过去。”

菲菲一愣,转身就要去书房,那婢女顿时愣住了,“夫人……您……您不要换身衣裳……”

“不用了。”

菲菲摆了摆手,大步的走了出去,小云赶紧跟了上去,而后几名婢女也是战战兢兢的跟了上去,这王府中,怕也只有菲夫人敢这样的装扮就去见王爷了。

“琦……你找我吗?”

菲菲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到了书房,书房之中,南宫琦正手拿着折子,看着什么,微微皱起了眉,听的菲菲声音,抬头望去,眼前一亮,放下了手中的折子,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

看着南宫琦那有些怪怪的眼神,菲菲擦了擦小脸蛋,缓步走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南宫琦站了起来,走到了菲菲的身边,一把将菲菲抱了起来,一个旋身,坐回了椅子上,看着菲菲双手吊在他脖子上的娇俏模样,头缓缓低下。

“看来夫人……很喜欢本王的袍子啊。”

菲菲身子一顿,看了看身上雪绸锦衣,小脸一阵疑惑,“琦……你弄错了,这不是你的袍子,是我……”

菲菲忽的顿住了嘴,娇俏一笑,想要蒙混过关,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的这身的衣裳是在春风满园楼的澡堂里偷的别人的吧?

“哦?不是本王的?那是哪里来的?”

南宫琦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嘴角的笑却是更加的绚烂的起来,菲菲一个恍惚,顺口而出,“是我偷的。”

这话一出,菲菲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看着南宫琦,一脸讨好的笑,可南宫琦听了这个话,不但没有如菲菲想象中的那般生气,反而是笑的更加灿烂了起来。

“偷的?”

南宫琦的嘴愈加的靠近怀中的菲菲,鼻息喷在菲菲的耳上,荡上一抹诱人的粉红。

“啊……那个……那个……不是,我……”

菲菲有些慌乱的解释起来,可是越是想要解释,却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菲儿……经常出入男子浴室?”

邪魅的声音在菲菲的耳边缓缓响起,菲菲的身子顿时僵住,瞪大着双眼,看着南宫琦。

“你……你……你怎么会知道?你……”

“这是本王的袍子,你说……本王是怎么知道的呢?”

带着邪魅的磁声再次响起,这一下,菲菲的心中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你……是你?那个……那个变态的白痴是你?”

“轰”的一声,菲菲响起了自己最初穿越而来的那个时候,她因为想逃逃走,所以才去了浴室,想要偷上一件衣裳,最后,她受了许久,才假装送水的小厮,走进了一个傻子的浴室。

“变态的白痴?”

南宫琦脸上的笑僵住了,看着菲菲的双眸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幅度。

“看来,本王第一次给菲儿的印象很不好呀。”

“啊……那个,不是的,我……我……不对?!你……你……我第一次穿这身衣裳的时候,你就知道是我?你……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女的?”

菲菲脑海中猛地闪过自己第一次穿着这身衣裳从皇城逃离的时候,才没出多远,南宫琦就出现了,那……一切……不是巧合?而是他本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菲菲火了!而且是很大的火!

要知道,她一直以来是多么的骄傲自己装的那字,就连跟在自己身边的南宫琦也没有发现,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他第一眼就认出自己来了?

“是。”

南宫琦轻轻的吐出一个字,看着菲菲那从惊愕变得愤怒的小脸,嘴角勾起一抹趣味的调笑。

“……”

菲菲沉默了,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黑,终于,她抬起了小脸,一拳向着南宫琦的脸打了过去。

“谁叫你认出来的!”

菲菲的小手瞬的落入了南宫琦宽厚的大手之中,握着她的柔嫩的小手,听着她那有些蛮不讲理的话,笑了起来,这一笑,这些天的烦躁郁闷似乎都因此全部消散开来。

“你是第一个敢穿着本王的衣裳,在本王面前晃悠的人。”

南宫琦一拉菲菲的小手,将菲菲拉入了自己的怀抱中,头一低,堵住了菲菲那要带着怒火的话语。

“你……唔唔唔……这……这是书房……”

“没有本王的命令,没有人能进来。”

“唔唔唔……你……啊……”

菲菲的反抗怒叫渐渐化作了一声声娇吟,伴着喘息声,书房之中,二俱身体纠缠着,书房之外,一名身着淡蓝色夫人装的女子,听着里面羞人的喘息声娇吟声,脸色越来越苍白。

深深的看了一眼房门,女子缓缓的转过身,走了出去。

“夫人……”

“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

“是。”

看着女子缓缓端着手中的汤羹,缓缓消息的背影,二名侍卫相互看了一眼。

“婉夫人她……”

“别说那么多了,这不是我们能过问的事情。”

二名侍卫站直身躯,守在院门前,心中各有所思,无不是纳闷,王爷为何会只宠爱菲夫人一人,在他们看来,这府中的夫人,随便一个都是让他们高不可攀的存在。

“琦……你好坏,原来,你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我还以为……”

一番云雨之后,菲菲依偎在南宫琦的怀中,娇声道,小脸依旧酡红。

“还以为我当真像外界传扬的那般,有断袖之癖?”

“是呀!”

菲菲点了点头,南宫琦紧了紧手臂,靠在菲菲的头上,也只有这个女子才不会顾及自己是否会生气,实话实说。

“那若是我真有那断袖之癖,你会如何?”

南宫琦忽的出声,菲菲一愣,眼珠一转,眼中扬起一抹狡黠,轻轻动身,红唇覆上了南宫琦的唇,模模糊糊中传出一句话。

“那我就勾引你,把你从男人身边抢回来。”

南宫琦身子微顿,嘴角的笑愈加的灿烂了起来,这……就是她的菲儿。

当菲菲从书房之中走出,回到紫云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见的菲菲的身影出现,小云赶紧走了过去,扶住了菲菲,菲菲小脸瞬的通红起来,好在天黑,看不出来。

“小姐……小云已经准备好热水了,小云伺候你沐浴。”

小云扶着菲菲,高兴的说道,菲菲身子微微一顿,点了点头,小脸却更加的通红了起来。

借着灯光,小云看清楚了菲菲的脸色,点点惊愕,只是,当她看到菲菲褪下衣裳后,身上那斑驳的吻痕,瞬的明白过来,那小脸顿时比菲菲的还要红。

沐浴完后,菲菲随意的吃了些东西,便是上床睡觉了,菲菲睡的很香,书房之中,她把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一些消息告诉了南宫琦,并说出了一些她的计谋,当她看着南宫琦看着自己的惊叹眼神,菲菲得意的笑了,也许,这就叫幸福。

次日醒来,梳洗完后,菲菲刚想让小云把昨日的那一身雪绸锦衣拿给她换上,再出去走上一遭,门外响起了婢女的禀告声。

“夫人……府外有位邓夫人求见。”

“邓夫人?”

菲菲呢喃了一声,脑海中瞬的闪现巧晴的身影,是巧晴来看自己了吗?

“快请,小云,快把衣裳拿来。”

菲菲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急忙从小云的手上接过衣裳,穿好,大步的向着前院走去,当她走到前院的时候,见到了那婢女口中的邓夫人,只是当她看清楚那妇人的模样时,脸色的惊喜就变成了惊愕,因为那邓夫人并不是巧晴,而是邓府的大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