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0章 拍卖大赛

第140章 拍卖大赛

“你们要带她去哪里?”

“夫人,救奴婢。【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柳玉儿冰冷的声音从屋内响起,带着点点焦急的怒意,而停的她声音的小绿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大声呼救了起来,可大汉却丝毫都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转过头,对着那全身裹在床褥里的柳玉儿yin笑起来,眼中带着**裸的**。

“姑娘你现在自身难保了,还惦记着那个小丫头?嘿嘿,奉劝姑娘一声,还是听说一些的好,不然……嘿嘿……我们哥几个,可是很乐意帮月娘教教你规矩。”

“你们……”

柳玉儿怒视着大汉,紧了紧身上的被褥,沉默了下来,眼中光芒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听着柳玉儿静了下来的声音,小绿终于恐慌了起来,惊慌的大叫起来。

“夫人,救奴婢……救奴婢……”

不一会儿,她的声音就消失在了阁楼之中,另一名守在门边的大汉,馋馋的看了里面的柳玉儿,“轰”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小姐……这……要是王爷知道了……”

小云弱弱的看着菲菲,那小绿一个婢女王爷自然是不会怪罪菲菲,可是,若是柳玉儿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好跟王爷交代了,就算她再坏,也还是王爷的夫人啊。

“这件事,不但王爷会知道,所有的人都会知道。”

“什么?小姐……这……”

“小云,你去把月娘带我的房间里面来,我们要好好的合计一番。”

菲菲娇媚一笑,对着几乎惊呆了的小云缓缓说道,说完,转身就回了房间,小云带着心中的震惊和疑惑,去了前院找到了月娘,月娘一听菲菲找她,立即跟着小云快步的向着菲菲的房间走去,脸上说不上是兴奋更多一些,还是担忧更多一些。

“菲菲……怎么?你想到办法了?”

一进房间,月娘立即问道,菲菲点了点头,递给月娘二样东西,一个是红色的大红纸,上面写着:

号外!翠娘带美人回归,三日后与春风满园楼举行拍卖大赛,倾城美人,价高者得。

“拍卖大赛?这……”

月娘惊愕的看着菲菲,这可是完全的违背了青楼一项的规则呀,那可是杀鸡取卵的事情。

“你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好了,这个,你让人送到王府去,交给王爷。”

菲菲指着递给月娘的另一件东西,那个一个请柬,月娘完全傻住了,交给王爷?她……她是要王爷来参见那拍卖大赛?

“菲菲……”

“快去吧。”

菲菲摆了摆手,她自然是知道月娘是怎么样的想法,但是,她既然把柳玉儿留在了春风满园楼,她就不会就这样收手了。

“那……好吧。”

看着菲菲那一脸淡然的模样,月娘咬了咬牙,拿着东西转身走了出去。

不到一个时辰,整个皇城几乎哄闹了起来,那些风流的公子哥,更是极度兴奋了起来,奔走相告。

整整三日的时间,春风满园楼将要举行拍卖大赛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每个角落,甚至已经远远的传到了临近的几个大城去了。

“咦?翠娘复出?这翠娘是谁呀?”

一个疑惑的声音响起,瞬的,满场安静了,所有的目光都聚到了那个人的身上,就像是看怪物一样。

“你连翠娘都不知道?你不是皇城的人吧?”

一道讥笑的声音响起,那人脸色有些微微发红,不甘的辩解道,“我……我不久前,才陪小公子到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走开走开……我们金少爷来了。”

那人的话刚落,便是被几名凶神恶煞的大汉推到了一边去,紧接着身边的人全部都推开来,让出一条大路,一个摇着扇子,一脸嚣张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那木板上贴的喜讯,双眼发出一道道**的光芒,若是菲菲在这里,定是能认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害的秀娘身败名裂,以死解脱的金大少。

“没想到本公子运气这般好,这一趟皇城果真是没有白来,走,去春风满楼,不管是翠娘还是那倾城的美人儿,都是本公子的!哈哈哈……”

金大少大笑了起来,领着身边的几名凶狠的大汉,直接向着春风满园楼走去。

“这人是谁?怎生的这般嚣张?”

先前被大家嘲笑的男子看了金大少那嚣张的模样,皱着眉,嘀咕起来。

“我说你还是快回去伺候你家小公子把,这种人,可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一个看似稍显憨实的男子听了那嘀咕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周围的人也都是应声点了点头,四散开来,当然,那去往春风满园楼方向的人居多,但大多都是前去看热闹的,他们很明白,跟那些富家的公子哥抢美人,就算倾家荡产抢到了,怕也是无福消受吧。

“嘿嘿,这么好玩的事情,我一定要回去告诉公子。”

听了憨实男子的忠告,男子并没有害怕,反而是更加的兴趣了起来,转身大步的跑开了。

“大爷……里面请里面请。”

里面穿的花枝招展的美人儿就迎了上来,天色渐黑,正是开始营业的时候。

“本公子是来抱得美人归的。”

金大少嚣张的说道,说完顺手搂住了身边的美人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只是那些美人儿没脸色都没有变一点,依旧是笑嘻嘻的看着金大少。

“公子,您先坐着,这拍卖大会呀,晚上才开始呢,价高者得,只要公子能出的起价,都是你的。”

“哈哈哈……好说好说,银子本公子有的是,先去把翠娘叫过来,陪本公子喝二杯。”

金大少一把坐在了椅子上,对着身边的美人儿动手动脚起来,口中却是更为嚣张的叫唤道,这一下,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而那金大少身边的美人儿身子微动,脸色有些微变,身子也从他的身边园里了几分。

“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还要参见拍卖大赛?可笑。”

“你说什么?”

金大少一回头,看到一名白色锦衣华服的儒雅男子一脸讥讽的看着他,金大少脸色一变,瞬的站了起来,而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大汉立即站到了他的身边,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那锦衣男子。

“哟……默爷,您来了,快请进请进。”

周围的女子一见的那公子走进来,赶紧迎了上去,那热情,可不是金大少能比拟的,这一下,那金大少爷的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慢着!”金大少伸手挡住了锦衣男子的路,嚣张的看着他,“你刚才竟然敢笑本少爷?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哦,那你想怎么样?”

锦衣男子有些好笑的看着金大少,周围的人看着金大少的表情,更是三分不屑,七分讥笑。

“跪下,给本公子道歉。”

看着那锦衣公子并没有以为自己的拦路而变动怒,金大少脸上得意渐起,看来,这个人也不怎能样嘛?除了比自己长的好看点,金大少心中暗暗想到,越是这般想着,他语气愈加的嚣张起来。

“嗯?这个想法不错!”

令所有人惊愕的是这白衣男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缓缓的说道,那笑如沐春风,一点也看不出他喜怒,而他身边的几名女子却是稍稍的远离可那白衣公子的身边,因为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笑的越灿烂的时候,也就是越恐怖的时候。

“扔出去。”

白衣男子对着身边的一个一脸冰冷的青衣侍从,温和的吐出三个字,话说,大家知觉眼前黑影一闪,再看时,那金大少竟是没了身影,就连那金大少身边的侍卫也愣住了,这……这人呢?

“啊——”

门外一声惨叫,大家回头望去,眼前黑影再闪,二个大汉消失在大堂中,门外,响起二声惨叫。

“你……你等着,等我把我大哥叫来,我要你全部跪下来求我放过你。”

金大少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怒视着白衣公子,而后在大汉的搀扶下,快速的离开了春风满园楼。

“默少爷……快请进,可别为了那些粗陋的人倒了心情,楼上请,三爷已经先到了呢。”

听到婢女禀告的月娘,快步的从后院走了出来,一张脸笑得比菊花还要灿烂,扭着已经如水桶一般的腰走到了白衣公子的身边,招呼身边的人带他上楼。

白衣公子一听月娘的话,浅浅一笑,跟着身边的美人儿向着楼上走去,显然是这样的常客。

白衣公子上了楼,推开门,一名一身深紫色锦衣的男子已经坐在了里面,眉宇间隐隐带着点点的愁容,还有些许的疲惫。

“看来我猜的没错,果真是她?”

白衣男子摇着手中折扇,缓缓的走到那男子的身边,缓缓的坐下,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以你的耳目,还要猜么?你认识刚才的那个人?”

男子看了他一眼,眼中微闪,缓缓的说道,他可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不是我认识,是她认识,我怕她待会儿见了他,会直接从台上跳下去。”

男子虐待着点讥讽的笑道,只是这话一落,那紫衣男子的脸色瞬的沉了下去,侧过头,看着白衣男子,许久之后,才道出一句话,“看来,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