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1章 翠娘的艳名

第141章 翠娘的艳名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你应该知道……不只我一个人是那样的想法。【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白衣男子看了紫衣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跟他们不一样。”

紫衣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可白衣男子却是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一个鼻子二只眼,有何不同?”

“你……你不该跟我说这样的话,你忘记了你的身份吗?!”

紫衣男子冷看着白衣男子,眼中一片复杂。

“我怎么会忘?只是,他安稳的太久了,都快忘了父皇的遗命了。”白衣男子淡淡一笑,“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插手,我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你……”

“刚才那个人去哪里了?让他滚出来,我大哥来了!”

楼下忽的响起的熟悉而响亮的声音,打断了紫衣男子的话,回头看向窗外,紫衣男子的脸色瞬的阴沉,而白衣男子却是浅浅一笑,嘴角勾了一抹趣味的笑意。

“哟……宁大爷,是您哪?女儿们,还不过来好生招待着。”

月娘抬头一看,脸色微微一变,但是一想到刚才那白衣男子的身份,心中便是没了一点的担心,有的,只是对这位宁大爷还有刚才被扔出去金大少的同情了。

那宁大爷在这皇城混了好些日子了,也是春风满园楼的常客,只是他刚好看上了金大少的妹子,等过门了,这金大少怎么也得算他小舅子,自然是不能不给他面子。

“哼!别说这些没用的,把那个小白脸叫出来!”

金大少一推围过来的美人儿,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想他为什么能够到皇城来还能这么横?那自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宁少爷可不是别人,这皇城之中最大的商行罗家唯一的女婿,就是他的二哥。

如今这皇城之中,只要跟罗氏商行扯上一点关系,那绝对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而他如今有了这个关系,当真是可以在街道上横着走了。

“你是在找我?”

一个儒雅的声音响起,抬头望去,白衣公子正摇着手中折扇,站在那楼梯之间。

“大哥,就是他!你可要给我报仇啊!”

金大少指着白衣公子,一脸愤怒,宁少爷顺声望去,好一个俊秀的公子,他可不比这个金大少,以为有点身份就可以横行无阻了,要知道,这可是皇城,皇亲贵族到处都是,那些可都不是他能随意得罪的。

只要一想到罗家那个嫡亲亲的表弟那副惨像,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后来还是二哥告诉他的,那表弟什么人不好调戏,竟然调戏上翠娘?更让他震惊的是,翠娘的身份,王府的夫人,也就是说,当初在寨子里一拳把大哥打到**躺半个月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传说中的三王爷。

“你……啊!是你……你是三……”

宁少爷刚想说话,眼神却是落在了白衣公子身后的那个紫衣公子的身上,身子一僵,眼神瞬的惊恐了起来,就连声音也是颤抖了起来。

“不错,这正是三爷,看来宁公子也认识三爷呀,这位公子可是三爷的好兄弟,你看……”

月娘赶紧走到了宁少爷的面前,一个眼神示意,堵住了宁少爷的话,这紫衣公子的身份她是知道的,如今看这宁公子的模样,显然也认识,不过,这件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了。

“大哥……你认识他?”

“混蛋!有眼无珠的家伙!还不快给这位公子道歉,能够得到公子的教训,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那金大少一眼宁少爷那模样,有些着急了起来,可是他的话还为完,便是被宁少爷一声怒吼,顿时懵住了,这周围的看客,也是全部傻住了。

他们也是看白衣公子这打扮,还有一直以来月娘的态度知道这白衣公子的身份不一般,可是却也没想到,这宁少爷亲自出马,竟然还说出这般自损身份的话来。

“大……大哥……”

“快点认错,否则,我就不是你大哥!”

宁少爷也着急了起来,天哪,还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听完这金大少的哭诉,他便是知道这事情跟这春风满园楼里那个传说中的翠娘有关,这一想到这个名字,他自然是想到了当初山寨中的翠娘,进而,想到了翠娘那个让他只能膜拜的男人。

而现在,那个男人,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白衣男子还是他的兄弟?传说中三王爷的兄弟,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了。

“大……是……是……这位爷,是小的,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多谢爷的教训。”

看着宁少爷那突然转变的神色,金大少慌了,心中也猜到了,自己怕是得罪了一个连少爷都不敢触碰的存在,感激赔罪。

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是这小人,更是珍惜的自己的小命,为了小命,折一下腰说几句好话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此时,白衣男子要他爬出去,他也要照做啊,这皇城之中,若是没了宁少爷这层关系,他连个屁都不是。

“楼外候着,出去之后要是没看到你们,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紫衣男子,也是南宫琦,冷冷的扫了一眼宁少爷和金大少,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转身上了楼,白衣男子,自然就是五王爷南宫默了,他挥了挥折扇,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也转身走了上去,他原本以为南宫琦要当场发飙,有好戏看了呢。

“是是是,小的这就带着他在外请罪。”

宁少爷一脸冷汗,尴尬的笑着,而后领着金大少,快步的出了春风满园楼的大门,恭敬的站到了一边。

“大……大哥……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连你也……”

“嘘……娘的,不想死就给老子小声点,我告诉你,那二个人,就算是一根手指,都能把你弹死。”

感觉到周围那哄笑的眼神,金大少低着头,凑到了宁少爷的耳边,小声的问道,宁少爷一声低喝,堵住了他的话。

“哼,你别以为罗家真的可以在这皇城横着走了?我告诉你,就算是我二哥亲自来了,也要供菩萨一样供着里面那个人,那可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什么?他……他们……”

“别问了,还是想想怎么保住你这条小命吧。”

宁少爷冷冷一笑,一动不动的站着,早知道这金大少得罪是的他的兄弟,给他一百个脑袋,他也不敢来寻仇啊。

这一下,金大少当真是冷汗直冒了,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怎样的一个存在,那他就真是的连猪都不如了。

越来越多的人向着春风满园楼聚了过来,宁少爷身子已经往后退了退,又让几名大汉在前面挡着,始终低着头,才躲过许多道熟悉的目光,但还是有人认出了他,只是对他招呼了几声,发现他什么都没听到外,也就没有过去打扰他了。

春风满园楼内,热闹非凡,楼里所有的姑娘都花枝招展的游走在客人之间嬉笑着,就连后院里的一个干粗活的丫头,都已经到了楼里伺候着,端茶倒水了。

终于,在偌大的大堂之中,黑压压的一片,几乎无法移动的时候,那正中央早已经搭建好了的台子上走上了一个满脸灿笑的水桶腰。

“感谢各位爷能够来参见我春风满园楼里的拍卖大会,今个儿与往日不一样,只要你能出的起价来,这姑娘呀,您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春风满园楼一概不干涉。”

月娘笑嘻嘻的看着台下拥挤的众人,心中阵阵的激动着,这只是一眼扫下去,她可是已经见到好些位有钱的公子哥了,这还不算楼上厢房里的那些,可都是平日里一掷千金的主儿。

“别废话了……快把翠娘请出来吧,我们可都是来给翠娘捧场的。”

“是啊是啊,请翠娘姑娘出呀。”

“翠娘……翠娘……”

月娘的话还为完,台下已经闹的不可开交了起来,月娘笑的更加灿烂了,这翠娘的名声果真好用,不过,这若是要问为什么,还要归结于菲菲嫁入王府之前的那一年,那一年,南宫琦跟月娘留下一句调教菲菲的话后,便是上了战场。

而在那一年之中,菲菲化名翠娘的那个名字也是响彻了整个皇城,首先,归结于整个春风满园楼那些姐妹们的态度,当菲菲第一次画着妆,出来忽悠客人的时候,所有的姐妹都是退避三舍,经过好奇之人的打听得知,那翠娘虽然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但是她的琴棋书画堪称是绝人之作。

为什么叫绝人之作呢?用菲菲的话来说,就是别人唱歌要钱,她唱歌,要命。

这一传一传的,那些春风满园楼的常客皆是知道了,于是,一个个好奇的公子哥找上了菲菲,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没有人知道那些跟着翠娘进了楼上包间的人发生的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八成都是醉的不省人事,被抬进房间里休息,而他们身上的银子也是在那包厢里全部一扫而光,若不是那些人醒来之后,不但没有一丝怪罪翠娘的意思,反而是变成了翠娘的最为火热的拥护者,估计都有人要怀疑这翠娘是不是借醉抢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