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2章 拍卖大赛

第142章 拍卖大赛

翠娘之所以能够这般艳名远扬,更是因为她的那独一无二的规矩。(《奇》biqi.me《文》网)

首先,这翠娘接客,完全要看她的心情来,有人是从包厢里大笑而出的,还有大哭而出的,更多的,是大醉而出,当然,不管他们是怎么出来的,身上的银子和对翠娘的火热都是成反比的。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来找翠娘,一睹她的风采,然后,翠娘便有了越来越多的崇拜者。

但是,最翠娘从不应招任何人,不管你有多少钱,多大的势力,都没有用,这消息在一位将军的儿子百次求见而不得却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彻底的落实了。

除了翠娘这傲然的性子之后,更让大家崩溃的是,所有的客人,永远都只有一次被翠娘接见的机会,所有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这个道理被翠娘很好的诠释了。

起先菲菲将她的规则告诉大家的时候,大家可真谓所瞠目结舌,不过,好在月娘本就没想要她去赚钱,自然也就同意了,可结果却是绕过所有的人震惊了,她一次赚来的钱,足够有些姐妹忙活几年了。

自那之后,月娘便是感叹,自己真是抱着个金饭碗去讨饭,于是,菲菲在楼里的形式分各个更是得到了所有一人一致的认定!不认定?没关系,只要你哪一天能够给楼里赚够她一次接客赚的费用,那你就有说话权了,但是,到了那个地步,你还好意思说她么?

于是,就这样,翠娘的名声霎时间甚至高过了这春风满园楼里四大花魁,风靡一时。

“好好好,马上请翠娘出场。”

看着下面反应那般激烈,月娘灿烂的笑着,赶紧走了出去,而后,一个一身翠绿色裙衫的女子从缓缓的走上了台。

“翠娘——翠娘——”

在台下阵阵的欢呼声中费,菲菲站上了台,轻纱蒙面,露出一双灿若星辰的明眸,透过那薄薄的轻纱,隐约还能看到她那娇艳欲滴的玉唇。

菲菲微微抬手,台下顿时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火热的双眼看着菲菲。

“许久未见,翠娘这厢有礼了,不过,今日的主角可不是翠娘,而且,跟今日参见拍卖大赛的几位美人来比,翠娘实在是粗陋不堪,好了,翠娘也不多说废话了,还是先请各位欣赏一番美人们的才艺吧。”

菲菲浅浅一笑,缓缓说道,那一副谦虚温婉的模样,让台下的人更是狂热了起来,而楼上厢房之中,却有着不一样的表情。

南宫琦看着台上似娇似羞的女子,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特别是看到台下那一双双恨不得把菲菲吃下去的目光,更是让他的身上露出阵阵的冷意。

然而,除了南宫琦之外,还有另外的二间厢房,里面的人神色也是颇为怪异的很。

其中一厢房之中,坐着的是一名蓝衣男子,愣愣的看着菲菲,嘴角淡上的是一抹无奈,至于另外一间书房,更是奇怪,因为那书房之中,有三个人,一老,一小,一少,而那一少,正是之前在那告示前被嘲笑的小厮。

“公子……快看快看,那就是传说中的翠娘了,果真是……果真是好看。”

那小厮摸了摸头,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一个形容词来,而那坐着的一小,却是一位十来岁的小公子,他淡淡的看着台上的翠娘,微微皱了皱,不知道为何,台上的女子,给他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

“公子……你说,待会儿要表演那些才艺的人,会比这翠娘还要好看么?”

小厮一脸兴奋的看着从台上渐渐走下去的菲菲,对着那小公子激动的问道,小公子摇了摇头,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实在是有些太小了,这些女子在他看来,都是一个样,唯有那翠娘的身上,才让他有了一种舒心的熟悉感。

身边的老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柔和的看着小公子,宛如看着时间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就连那台上的女子也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又重新将目光转到了小公子的身上。

随着翠娘走下台,消失在屏风后,那满堂的公子哥不禁好奇了起来,翠娘的魅力,他们是毋庸置疑的,那连翠娘都要甘拜下风的美人儿?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呢?

在大家期盼无比的目光下,一位体态娇柔的女子怀中抱着琵琶缓缓的走上了台,娇羞的看了台下众人一眼,立即低下了头,一副胆怯的模样,台下响起一阵唏嘘声,想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般稚嫩娇羞的青楼女子,以至于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其实这女子的容貌最多只能用清秀来形容而已。

“小女子含羞有礼了。”

怯弱中带着点点稚嫩的清脆声,让台下的众人不禁心中一颤,眼中渐渐火热了起来。

那名为含羞的女子,并没有直接走到了台正中央,反而是走到了台后,靠近边缘的地方,悄然而立,大家的眼中不禁升起了些许的疑惑,这……表演才艺不应该站在最中央么?

然而就在他们以疑惑的时候,含羞手指轻轻拨动,悠扬的琵琶声缓缓响起,楼上却是忽的下起了花瓣雨,大家抬头一看,瞬间痴迷。

一名身着白色衣裳的玲珑女子,就在那静静的坐在半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架秋千上,而那秋千正在缓缓的降落,女子轻纱蒙面,但那一身的气息却是犹如那仙女下凡一般唯美,在她的身边,还吊着二跟丝带,丝带之上,轻轻挽着二名女子的手臂,在她们的手上提着一个精致的花篮,而那漫天的花雨便是从她们的手上洒落。

这一刻,那一群公子哥已经完全傻住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般仙女一般的美人儿?

白衣女子缓缓飘落而下,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随着她的娇躯缓缓落下,可当他们再看那台上的时候,眼瞳一缩,天哪?他们看到什么了?王母娘娘吗?

只见白衣女子落下的前方,一名身着大红色华服,如同王母娘娘装扮的美妇,一脸冰冷的站立着,不知道是看那白衣女子,还是在看那满堂的公子哥,在她的身后,四名俏丽的女子静静的立着,其中一名,正是那之前就已经上台了的含羞,另外三名女子则是跟她一眼,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件乐器,不知不觉中,都已经在悄然弹奏着。

“仙子……王母……我看到仙子了……”

一个喃喃的声音响起,惊醒了那完全沉醉的一群人,只是,在那人群后面的一个稍显角落的地方,一名男子震惊的看着台上的所谓的仙子和王母。

因为,那二个人,他都认识,就在他震惊的看着台上二人的时,台上的“王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把眼神转了过来,身子瞬间僵住,脸色渐渐苍白了起来,微微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什么。

此时,她身边的手拿玉笛的女子似乎也发现了“王母”的异样,小嘴微动,一道细微的声音传进了“王母”的耳中,“王母”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起来,但眼神也从那男子的身上收了回来,继续一脸的冰冷,冷冷的看着台下的众人。

一首曲子终了,一身翠绿色衣裳的翠娘,却是再次的登上了台,娇俏的看着台下的公子哥。

“不知道,这才艺可对各位公子的胃口?”

悦耳的声音从菲菲的口中传出,带着点点的魅惑之意,台下那本就已经痴迷了的公子哥?除了点头之外,还有什么?终于,沉默了许久之后,一个弱弱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也惊醒了这满堂的人。

“她……她们都是参见拍卖大赛的美人儿?”

清醒过来的各位公子哥,眼中渐渐狂热了起来,盯着台上的美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好几口唾沫。

台上的这几位美人,当真是给他们耳目一新的感觉,先不说那白衣飘飘的仙子,可一身尊贵华服的“王母”,当时那些婢女们,也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格呀。

“不错,这台上之人,便都是参见拍卖大赛的,只要你们出的价钱,便可当场随你们而去,不过……这拍卖大赛出了价高着得以外,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听这台上的美人全部都是参加拍卖大赛的人儿,台下的公子哥已经一脸的狂热激动,恨不得立即冲上台去,将美人抢进怀中。

“每一位公子,只能拍卖这台上美人之中的任意一位,价高者得。”

“什么?!”

台下的人震住了,只能拍卖一位?那就是说,不管你有再多的银子,也只能拍卖一位美人?

“这是为何?”

“台上的女子,皆是独一无二的娇人,能够抱的一人,应该知足了才是,而且……再坐的公子这么多位,难道……你们就甘心看着她们皆落入别人的手中么?”

说道这里,菲菲还似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楼上的厢房,那大堂的公子哥们立即醒悟了过来,脸上再也没了一丝的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