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4章 二百五

第144章 二百五

“可还有人出更高价?”

沉默了许久,菲菲才清醒过来,赶紧问道,回答她的是满堂的沉默,菲菲已经是咧嘴大笑了,若不是还顾忌着自己这装出来的身份,当真是想要狂笑了,二万两银子呀?一想到二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菲菲的双眼不由自主的冒起了小星星。“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二楼的厢房之中,一身白衣的南宫默看着菲菲那银光闪闪的明眸,转过头,看着南宫琦。

“你们王府很缺银子?”

“轰”的一声,是南宫琦不小心把椅子捏碎了的声音,听的南宫默这话,他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这个女人!他真的很想,从窗户飞身而下,直接将她掳上来,但是一想到她信上所说的那些话,也只有继续坐在那里,看着,看着她继续拍卖,从始至终,他的眼光都未在那白色衣裳的柳玉儿身上停留半刻。

“好,我宣布,王夫人,就归楼上的公子了,来人,直接送王夫人上楼吧。”

“是。”

伴着菲菲的掩饰不住的兴奋声,二名婢女快步的走上了台,扶着王夫人走下台,直接向着楼上楼去,那王夫人在踏上阶梯的那一刻,顿了顿,看了那角落里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大步的上了楼。

直到王夫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大家才把目光全部收了回来,转到了台上剩下的最后一位白衣飘飘的仙子,而那角落里的男子,在王夫人看向他的时候,便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直到大家将目光全部都放到了台上的女子身上,他也抬起了头,眼中一片疯狂的火热。

想到王夫人刚才的拍卖价格,堂下那原本对柳玉儿还有些想法的人都不进有些沉默了,此时,他们已经见识楼上雄厚的财力,那之前抱得美人归的男子更是万分的庆幸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那个其实已经很高的价格而有一点的不快。

菲菲灿灿一笑,走到柳玉儿的身边,直接拉上了柳玉儿的小手,走到了台子的正中央,一副温柔的和柳玉儿好像是亲姐妹的样子,实在是让台下一些知情的丫头一阵敬佩,不愧是翠娘。

“仙儿美人,起拍价……二百五……”

“什么?!仙子的起拍价竟然比那些丫头的价格还要低?怎么会?!”

菲菲的价格一出,台下顿时哄闹了起来,而台上的白衣女子,扫向菲菲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愤怒的杀意,只是,眼底,还有着一抹顾忌。

“各位公子是没有听错,只是……二百五,是金子而已。”

“金子?二百五十两的金子,也就是二万五千两的银子,这个价格,倒也不算少了,毕竟那王夫人的成交价才二万两银子而已,只是……为什么是二百五?这个数字……”

听的菲菲的话,台下议论声便是一片片的响了起来,菲菲心中邪恶的笑了笑,她就要选二百五,出一口小恶气,竟然敢一次又一次的谋害她,当真以为她是软柿子?

而听的这价格的柳玉儿,已经是无数次想要将菲菲碎尸万段的想法了,但一想到,自己偷听来的消息,想到那个人已经到了这楼里,她的脸色便是微微变了变,恢复了一脸的淡然,甚至还有一丝的可怜?

不过,若是她知道,她所听的那些消息,只不过是菲菲故意让人不小心透露给她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想要把菲菲掐死,救活,再掐死的冲动。

“我出二百六百金。”

台下顿时有人出价了起来,不过,这还远远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接下来的价格,才让菲菲真正了解何为一掷千金!

“二白八百金。”

“三百金。”

“三百一金。”

……

“五百金。”

短短的半刻钟,柳玉儿的身价已经涨到了五百金,也就是五万两银子,此时,喊价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六百金。”

一个有些微弱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所有的人瞬间回头,看向了那个角落,菲菲也不另外,只是在看到那个人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趣味的笑意。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豁然就是刚才的王夫人,也就是原本的邓夫人的相公,邓大公子,难怪他刚才一直未出价,原来,他看上了柳玉儿?

楼上,厢房之中,邓夫人一身华丽的“王母”装扮,死死的盯着楼下角落里那刚才出价的男子,刻骨的恨意,迷茫了她的双眼,她双手紧握,长长的指甲刺破了皮肤,鲜血一点点的滑落的,她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

“我同意你刚才的交易。”

许久之后,邓夫人深吸了口气,转过身,看着房间之中那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眼中一片绝望的死寂。

“夫人果真是深明大义,只要夫人帮我完成这件事,我自会放夫人自由,至于她在你身上下的毒,我也可以立即给你解开了。”

男子低笑一声,站了起来,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瓷瓶,递给了邓夫人,又坐了回去,淡然的看着楼下台上那个因为大家价格出越来越高而一脸兴奋的女子,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

“七百金。”

又是一个喊价的声音,邓大公子脸色微微一边,却也是再次喊出了更高的价格。

“八百金。”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远远不是那些一般的公子可以参与的喊价了,这看似一百一百的涨,可你要知道,这不是银子,而是金子,也就是说,这一涨,就直接涨了一万两的银子。

“九百金。”

坐在最中间的那名锦衣华服的公子再次喊出了一个天价,周围已经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只有他们二个声音,在大堂里响起。

“一千金。”

邓大公子,咬了咬牙,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听的价格的柳玉儿也是微微抬眸,看向邓公子,稍稍皱眉,这位公子,似乎有些熟悉,可,也仅限于有些眼熟而已。

“邓公子……此等美人本公子势在必得,你是争不赢本公子的,而且……你身家全部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吧?”

那锦衣华服的男子竟然认识邓公子,那毫不留情的话,直接让邓公子脸上一片通红了起来,但是他看着台上柳玉儿的衍射没有丝毫的退缩。

“银子的事情就不劳你挂心了,既然出的起这个价格,我自然拿的出那些银子。”

“有骨气,没想到邓公子也是个风流之人,翠娘……我出一千一百两。”

那公子微微一笑,转过头,对着台上的菲菲笑道,此时那台下晕过去的月娘终于是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听着那公子的价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

“这……才一千一百两?不可能啊!”

这月娘话音刚落,她周围便是死寂,一个个低着头,一阵冷汗,没想到这月娘的胃口竟然比翠娘的胃口还要大?一千一百金呀!天哪,那可就是十一万两雪花白银啊,就是把她们连带整个春风满园楼都卖掉,都不值整个价格吧?

“月娘……是……一千一百两金子。”

终于,有个脑子灵活一点的丫头,听出了月娘的话中的意思,小心的凑到了月娘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是啊,才一千一百两……什么?!你说什么?!金子?一千一百两金子?”

“是。”

“轰”的一下,月娘很果断的再次晕过了过去,台上的竞价还在继续。

“一千二百两。”

“一千三百两。”

……

“二千两。”

终于,邓公子一激动,喊出了一个天文数字,这让那刚被婢女就醒了的月娘,一口气没缓过神来,第三次晕了过去。

“本公子倒是没想到邓公子竟是这般财力,甘拜下风。”

那公子站了起来,冷笑的看着邓公子,一拂袖,直接向着春风满园楼外走了走去,身边一群与那一同来的公子也都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邓公子之后,赶紧跟在那锦衣公子的身后大步的离开了。

“邓公子……奴家当真是佩服的紧,来人,带仙儿姑娘去梳洗一番,只要邓公子将银两拿来,仙儿姑娘便是邓公子的了。”

菲菲灿灿一笑,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几名婢女赶紧上前将柳玉儿带了下去,可此时的柳玉儿,眼中剩下的已然是一片死寂。

他来了,可是……他并没有出价。

这是柳玉儿脑海中唯一剩下的一句话,她的心阵阵刺痛着,看着台上的菲菲,恨意滔天!都是她!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她,琦怎么会不管他?若是以前,就算是倾家荡产,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一点的委屈。

柳玉儿将所有的恨意都指向了菲菲,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一股滔天的恨意,菲菲转过了头,冲着柳玉儿,灿灿一笑,恨她?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柳玉儿自找的。

菲菲的眼神一转,看向了二楼一个熟悉的厢房之中,粲然一笑,恍惚间,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这个台上的表演,当时,若不是他,自己怕还真的要被迫卖身了吧?

继而,她又想起了自己当初为了坑南宫琦的首饰,将那些破烂的首饰全部插满头,扑向南宫琦时,南宫琦那一脸抽搐的模样,心中阵阵暖意,双眸更是明亮了几分,如那皓月的星辰。

在菲菲看向那厢房的时候,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有多少惊艳的目光投在了她的身上,那样的笑容,究竟是一个怎能样的女子才会拥有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