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5章 拍卖自己

第145章 拍卖自己

“今日拍卖大赛就到此……”

“慢着,翠娘……你之前所说,台上之人,皆是皆可拍卖可是真的?”

一个坐在稍显偏僻的角落的一名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那洪亮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只是此时的菲菲已经完全沉醉在即将到手的几十万两的银子之中,于是,很疑惑的点了点了头,完全没有注意到那男子眼眸中闪过的一抹狡猾。(《奇》biqi.me《文》网)

“好,那本公子……要买的就是你,翠娘,不知道,你的身价是多少起拍?”

那男子的话落,整个大堂的人都兴奋了起来,目光烁烁的看着菲菲,楼上厢房,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菲菲的身上。

“我?”

菲菲愣住了,也终于从那几十万两的银子里抽出神来了,看着那男子脸上得逞的笑容,菲菲怒了,丫的,她竟然就这样被套进去了?

“难道……翠娘想来抵赖不成?大家可都在看着,若是翠娘你失言了,那刚才的那些美人,大家可不敢带回家,否则,平白花了那么多的银子,最后人财两空怎么办?”

“你……”

菲菲有些傻眼了,她自然不会让到手的银子再出去,而且,如今这柳玉儿和邓夫人容貌已经暴露了,难保不会惹上什么是非来。

菲菲顿了顿,小脑瓜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灵光一闪,菲菲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你……想要将奴家买回去么?”

菲菲眨巴了下双眼,带着点点娇羞的魅惑,忽的菲菲心中一冷,反射性的扫向了楼上那个熟悉的包厢。

此时那包厢之中,温度低的已经可以将杯中的热茶直接冻成冰块了,因为南宫琦此时的脸色,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他死死的盯着菲菲,似乎只要菲菲答应,他就立即从窗户跳出去,掐死她。

“这是自然,我看着在座的,包括楼上厢房都没有不想把翠娘你娶回家的吧?”

男子得意一笑,带着点点的调戏,楼上厢房猛地传来一声轰响,楼下的人一咯噔,那……好像是桌子直接被拍碎的声音?

菲菲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身子也往后缩了缩,看来,他是真的发火了。

“没想到翠娘的竟然还有这般的魅力,既然公子这般说了,翠娘也不能失信于人不是?只不过……要想将奴家买回去,只有钱财可不够,不如,我们就来点别的比赛如何?”

“什么比赛?赢了之后,就能将你娶回去?”

那男子听的这话,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赶紧问道,眼中光芒闪烁。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那本事喽,比赛的规则就是,将你们认为最能代表你们的真心的东西交到我的手中来,哪一件最能代表你们的真心,谁就是最后赢着如何?”

菲菲悄然一笑,缓缓的说道,台下顿时一阵阵的兴奋了起来,就连那厢房之中也是有了一种另类的温度。

“为何要这般生气?难道你觉得你会输给那些人不成?”

南宫默看着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南宫琦,淡淡的说道,说完那眼中也是光芒闪烁,这个女子,果真没让他失望,真是有趣。

“本王自然不会输。”

南宫琦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便是死死的盯着菲菲,不再说话。

“好,有翠娘这话,就算翠娘是要本公子的命,本公子也愿意。”

“哦?你说的可是真的?”

菲菲眼眸一闪,带有深意的问道,那公子微微一顿,大笑了起来,“自然是真的。”

“很好,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把这比赛再加上点风险如何?”

菲菲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瓷瓶,轻轻晃动,娇媚一笑,“这瓶中,放的乃是天下奇毒,服下之后,不会立死,但是身上会受一种如万虫噬心的痛苦,只要待会儿送上来的东西真的能代表你们的真心,那么你们就将这药吞下,谁坚持的最久,谁就是最后的赢家怎样?”

“这……”

“怎么?难道……你所谓的真心,都只是嘴上说说,或者一样东西可以代替的吗?”

看着那公子微微一愣,菲菲眼瞬的有些黯淡了下来,那一度可怜的模样,顿时把这满堂公子哥魂都给勾了去。

“好,我答应。”

那公子高喝一声的,大声的应承了下来,其他的公子哥也全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那公子的说话。

“那就请对奴家有意的公子,把东西送上来吧。”

菲菲轻轻招了招手,几名婢女立即向着那些公子哥走去,不一会儿,她们的手上都多了一些东西,随后,捧着走上了台。

“我家少爷也有一物,请翠娘过目。”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连续走下来四名小厮,他们的手上皆是捧着些许的东西,只是都用手巾遮盖了,并看出里面是些什么东西。

“请一并呈上来吧。”

菲菲娇俏一笑,那几名小厮顿时将手中的东西捧着走上了台,台下的议论声更是浩大了起来,都在猜测着那手巾下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不亏是翠娘,楼上厢房的公子也都是送了礼物下来,看来……我们讨不到好了。”

“哼,这又不是比身份,比钱财,比的是真心!”

“也对,这下可好看了。”

台下不乏看好戏的,虽说他们做梦都想着能跟这翠娘有点什么,但是,首先不说他们并没有什么准备,就算有,看着身边那些贵公子一样一样东西的呈上去,他们也拿不出手了,所以,除了那四名小厮以外,也只有十几名婢女手中呈着一些东西。

菲菲招了招手,所有的婢女,还有那四名小厮皆是站成了一排,手中捧着东西,对着珍整个大堂的人,此时那个月娘也已经又一次被弄醒了,在婢女们的解释下,快速的跑上了台,给菲菲充当主持来。

菲菲走到了第一个婢女的身边,伸出手,拿起了盘子里的东西,在那里面,放着一块玉佩,一看便知是极品。

看着菲菲拿起那玉佩,大堂之中站起了一人,对着菲菲解释开来,“此乃是我祖上家传的玉佩,只要翠娘愿意跟我,我定然会以正妻之礼相娶,就算是翠娘想要那正妻之位,也无不可。”

菲菲轻轻摇了摇头,放下了东西,那公子脸上也微微有点尴尬,坐了下去。

第二个盘子,里面放的是一把钥匙,在菲菲拿起来的时候,同样也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这是在下家中的钱库钥匙,只要翠娘跟了在下,这钥匙便放在翠娘的手中。”

这公子话一落,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唏嘘声,这可是钱库的要是,只要给了翠娘,那就是将整个钱库都交给呃翠娘管理,跟这个相比,刚才那块什么都代表不了的玉佩,实在是算不的什么了。

菲菲浅浅一笑,放下了手中的钥匙,看向了第二个盘子,里面放的是一张纸。

“这虽然只是一张白纸,但它不是普通的白纸,上面有在下的签字画押,但只要翠娘跟了在下,在下里面可以挥书一封,取翠娘为正妻,并将整个家族全交给翠娘管理。”

又是一阵唏嘘声,菲菲放下手中纸张,走向了下一个盘子。

“这是……”

就这样,菲菲每走到一个盘子面前,都会有人站起来解说一番,接下来就是一阵的唏嘘声,而菲菲一律都是微笑沉默,没说任何话。

就这样,这十几个盘子,转眼间就已经全部看完了,菲菲已经没有任何表态的话语。

最后只剩下几个盘子了,菲菲拿起了盘子的东西,微微顿了顿,因为,在那盘子里,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官印,将官印拿起一看,菲菲眼中闪过一道惊愕的目光。

此时,那最先的那位公子站了起来,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菲菲,脸上是满满的自信和得意。

“在下的身份,翠娘想来看了那官印便是已经知道了吧?只要翠娘答应,在下便会选取吉日,娶翠娘过门,为正室,这官印就是聘礼。”

“什么?官印?天哪!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把官印做聘礼?”

“我认识他,听说,他的父亲是大将军,曾经可是三王爷手下的猛将,而他也是小小的年纪便是坐上了副将的位置,建立了不少的功劳呢,听说,皇上前些日子还说要封他一个正式的将军呢,但是被他的父亲拒绝了,说是一门二将军,荣耀太大,受不起。”

“要是他真的做了将军,那翠娘可就是将军夫人了?当真富贵荣华享之不尽了。”

“是啊是啊,看他年少有为,总有一天会坐上将军的位子的。”

见的那官印,台下的人顿时三五个讨论了起来,这些公子哥虽然家中有权有财,但那都只是家中带给的荣耀而已,若真的论了本事,跟这位少年副将一比,可就是逊色了不少。

与看前些盘子不一样的是,菲菲竟是微微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官印,而那公子则是得意的坐了下去,周围的人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

终于,菲菲将那十几个婢女手中的盘子全部都看完了过去,最后剩下的,便只有那四名小厮手中的盘子了,而大家的目光也都变的火热了起来,因为这春风满园楼的二楼实在是不是一般的人能进去的,不是财大气粗,就是手握大权的,甚至有些厢房,不管你有再大的权和财,都不能进入的,早已经被人内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