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6章 各显真心

第146章 各显真心

菲菲伸出了手,打开了第一个小厮盘子上的手巾,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因为……那……只是一个馒头?

不是银馒头,也不是金馒头,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已经有些生冷的馒头,菲菲也愣住了,可是当她拿起馒头的时候,才看到,那馒头上还写着一行字:破庙之内,相救之恩,没齿难忘,愿,生死与共。【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我家少爷说了,这馒头便是代表了他的心意,若是小姐能少爷走,少爷便会好生呵护小姐,就算只剩下一个馒头,也绝对不会让小姐饿着。”

这一次,台下传来的,不是唏嘘声,而是哄笑声,像这个用来哄骗女子的话语,这些风流公子早已经说烂了,可是……菲菲的动作,却是让他们的如被瞬间掐住脖子的鸭子,伸长着脖子,哑嘴了。

菲菲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激动,拿着那馒头的小手竟是微微有些颤抖。

“你家公子他?”

“公子说了,小姐收下他的礼物后,就会知道他是谁了。”

听到菲菲询问,那小厮瞟了一眼大堂之中的人,得意的说道,台下更是有些哄闹了起来,能够让翠娘这般失态的?莫非是翠娘的旧情人?

“原来如此,这个礼物,我收下了。”

菲菲拿着馒头,递给了身边的婢女,好生的收拾好,站到了一边。

菲菲走到了第二个小厮的面前,揭开了丝巾,里面放的,是一张银票,台下的人也有些愣住了,拿银票来表白自己的真心么?这未免也太看低了翠娘了吧?

可是……当身边的月娘惊恐的将银票上的数字念出来之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十……十万两金?”

一个十万两,已经是让所有人惊愕了,可是,他后面跟着的,不是银子,而是金啊!如果换算成银子,那就是整整一千万两白银啊!这……钱庄的庄主?国库也他家的?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那银票的真实性,可是月娘的一句话,就打破了他们所有的猜想。

“这是真的,天哪,这么多的银子!够诚意,翠娘……这位公子可真的是够诚意啊!”

月娘拿着银票双手颤抖,此时她的脑海中已经完全忘记了菲菲如今的身份,激动的对着菲菲夸奖道,菲菲好不容易把那几乎钻进钱眼的眼神给抽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到了接下来的小厮面前。

爱财,是菲菲的本性,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菲菲也已经不是那刚穿越过来那个为了几枚小小的首饰也要激动半天的菲菲了。

人家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虽然……这银子的确很让她心动,但是,也得有小命花才行呀,要是自己选了那银子,她想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太阳,南宫琦一定会把她关进小黑屋的,说不定还一个变态,直接将她塞进坛子里,整成腌菜。

想到这里,菲菲浑身一个哆嗦,更是不敢再看那银子一眼。

菲菲哆哆嗦嗦的揭开了第三个盘子,唯恐里面又出一个让她眼馋的东西,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上面,只有一张纸,纸上写着几行字。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菲菲震住了,不只是因为这句话,还因为那字,那字她太熟悉了,因为,那是她临摹了无数次的字,那是……洛君的字。

菲菲什么话都没有说,缓缓的走到了最后一个盘子上,但是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菲菲身上忽的散发的一种不一样的情绪,就连楼上厢房之中的南宫琦也感觉到了,他猛地站了起来,依旧是死死的盯着菲菲,只是心中,忽的有了一种刺痛的感觉,在菲菲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叫哀伤的味道?

到底是谁送上的礼物?菲菲跟他是什么关系?

当菲菲揭开最后一个盘子的时候,身上那忽现的淡淡的哀伤瞬间消失,之间她嘴角微抽,看着盘子里的那样东西。

顺着她的目光,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盘子里的东西,再次傻眼,那是……白绫?三尺白绫?

菲菲很果断的选择了沉默,用脚丫子想,也能想到这是谁送上来的,台下的人都以为菲菲肯定是要生气要发飙了,可是没想到的是,菲菲只是默默的拿起了白绫,递给了身边的婢女,示意她接下。

月娘也是傻眼了,刚想出声问些什么,菲菲一个眼神,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手中的银票也如烫手的山芋一般,她赶紧放了下去。

见的月娘这样,台下的人已经完全是摸不着头脑了。

菲菲招了招手,台上剩下七名端着盘子的人,三名婢女,以及那四名小厮,那些东西也都已经回到了他们的手上。

“经过翠娘的筛选,这些礼物能够体现公子们的心思,所以……现在,请拿出这些礼物的公子到台上来。”

月娘扫了台上剩下的七个盘子,吞了口唾沫,对着台下的人笑着说道,随着她的话落,大堂之中激动的站起了三名公子。

随后,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从楼上走下来四名男子,更准确的说,是三名男子,加一名少年,因为那少年实在是太小了,俨然还未及冠。

不过,这四人之中,倒是有三人菲菲认识,此时她的心中,已经悔的肠子都快青了,天知道,他们怎么都会出现?

见到他们的真实容貌,周围那一群姑娘婢女们皆是痴迷了起来,这四人,无不是生的俊美无边,就算是那还未及冠的少年,也已经是颇有一番美男子的风味了。

特别是那最在最中间的紫衣男子,一身尊贵的紫色锦衣,加上那冷傲的神情,还有嘴角那若有若无的邪魅,让大堂那些公子都不禁为之羞愧,而他身边的蓝衣男子,生的俊美如妖孽,但是隐隐散发的气息,却是带着些许忧郁的美。

至于另外一名连菲菲也不认识的男子,脸上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最后一个就是少年了,他的变化当真是很大,但即使是这样,菲菲还是第一眼认出了他,李朝阳,看着菲菲的目光一直落在朝阳的神圣,某个人十分的不爽,脸色也是暗沉了好几分。

“哟……这是谁家的小公子?这毛还未长齐就想要娶媳妇了?”

台下的公子哥们,见到这四人出现,脸色各异,最后,都是将目光聚集到了朝阳的神身上,一道酸酸的尖锐声响了起来。

朝阳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那一副沉稳的模样,让堂下的人不禁哑了口。

当他们在台上站好之后,菲菲从袖中将那瓷瓶拿了出来,打开,倒出了七枚火红色的药丸,一看便是如同那剧毒一般的毒物。

“这里有七枚,你们一人一枚,若是坚持不住,便可到我这里领一枚解药,但……也证明着,退出了这场比赛。”

菲菲笑着走到了他们的身前,将药丸一粒一粒的放在了他们的手中,南宫琦手中也不另外,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手中的纱巾随意在南宫琦手上拂过,在南宫琦的手中,多了一枚白色的药丸,这一幕,并没有人发现。

南宫琦的身子微顿,眼中光芒闪动,身上的气息却是更是的冰冷了起来。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同时服下那药丸了,半刻钟之后便是会发作,到时候便是万虫噬心之苦,谁坚持的最久,谁便是这场比赛最后的胜利者。”

菲菲悄然一笑,转过身,看着那七名男子,七名男子看了看手中的药丸,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口中。

半刻钟之后,他们的额上开始有了点点的冷汗,特比是朝阳的小脸,已经有些苍白了,他的身子骨看起来比起这些公子来,可是要柔弱的多。

菲菲笑了笑,走到朝阳的面前,从袖中掏出了另一只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粒白色的药丸,递了过去。

“不需要。”

李朝阳瞪了菲菲一眼,似乎还有些不快,冷冷的吐出几个字,菲菲愣了愣,有些好笑了起来,难道他还当真是想要把娶回去?

一刻钟过去,终于有了个忍受不了,跌倒在地脸色苍白。

“快给我解药。”

在那疼痛面前,那些平日里过过惯了享受生活的公子面前,又怎么承受得了,菲菲走了过去,浅笑着,将手中的药丸递了过去,那公子一把结果药丸着急的扔进了口中,片刻之中,深深的吸了口气,脸色稍稍好转,但他看了一眼还在坚持的众人,脸色微微泛红,冲着菲菲拱了拱手,低着头,走下了台。

“轰”又是一名公子忍不住,脚一软,摔倒在了台上,看着菲菲,动了动嘴唇,菲菲微笑着走了过去,递过一粒白色的药丸。

那公子也是直接结果药丸扔进了口中,走下了台,台上,便是只剩下五人,朝阳的脸色已经极度难看了起来,当是他硬是咬牙撑着,看着菲菲一阵心疼,可是每次她刚拿着药丸走过去,朝阳都是小脸一偏,不理她。

终于,除了厢房里下来的那四人,只有一名公子还在坚持着,就是那位要将官印送给菲菲的年轻副将。

又是半刻钟过去了,李朝阳身子一颤,菲菲赶紧走了过去,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扶住了他,拿着药丸就要往他口中塞去,可是李朝阳却是紧闭着口,怎么也不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