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7章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第147章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吃下去!”

“不!”

李朝阳紧咬着嘴唇,倔强的看着菲菲,流落在外,破庙内的那短短相处,他的心中,已经把菲菲当做了很重要的人,这种人,这世上,也只不过三人而已,一是娘亲,二是才伯,三,便是她。(《奇》biqi.me《文》网)

“你……”

菲菲脸色很是难看了起来,在她最为落魄最为狼狈的时候遇到了同样落魄狼狈的李朝阳,在她的心里,她已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又怎么忍心他受这痛?

这噬心丸,是她当初在采花宫从婆婆那里看到的,当时觉得有意思便记了下来,炼出了一瓶药丸之后,她当场便是给柳玉儿和邓夫人服下了,而且还告诉她们只要不服下自己的解药,每日都会有那般的疼痛,所以,她们才会这般配合的被拍卖了出去,因为菲菲说只要她们被拍卖出去,领到银子后,便会给她们真正的解药,彻底解去让那药丸的毒。

当然,菲菲自然是骗了她们二个,这个药丸发作的时候,虽然会让人承受那百般的痛楚,那并不是**上的,而是心里上,稍有心智不坚的人,都会承受不住,而且,那痛楚会慢慢加剧,一旦你承受住了那最为痛楚那一段,那药丸就会失去了效用,也不会再发作。

二刻钟过去了,五人的脸上都是隐隐有着些许的汗珠了,终于……一名男子走上前来,菲菲赶紧走了过去,将白色的药丸递了过去。

那男子接过药丸,眼中是一阵惋惜,吞下药丸后,深深的看了菲菲一眼,转过身,看着那依旧还在坚持的四名男子,心中生气了一阵敬佩之意。

只有真正的服下了药丸,亲身感受那种感觉,才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痛,心中万般痛楚,没有丝毫可以发泄的地方,越痛却也是越加的清醒,越清醒也就越痛,就连晕倒都是一种奢望。

在副将公子下去后不久,又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出乎人家意料的是,那个人竟然不是那看起来就像是马上要晕倒的李朝阳,而是那个菲菲唯一不认识的公子,而他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只有额上那一层汗珠,方才显示着他所承受的痛楚。

那男子接过菲菲递过来的药丸,吞下,深深的看了菲菲一眼,转身离去,向着楼上走去,从出现到离家,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他从婢女手上拿走的,是那个让月娘几乎眼珠都要陷进去的十万两金的银票。

台上的人还在继续着,李朝阳的小手已经紧握成拳,脸上冷汗直冒,但是他依旧紧咬着发白的嘴唇不肯松口,此时,台下再也没有人奚落他,隐隐之中,有着一股敬佩,这般小小的年纪,竟然能承受那般连副将大人都承受不了的痛楚?

楼上厢房之中。

“主上……属下领罪……”

“好了,退下吧,原本我也没想着你能赢,我自然还有他计。”

“是。”

一身锦衣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在他的身后,邓夫人冷冷的看着台上浅笑着的菲菲,闪过一道刻骨的恨意。

而在另一厢房之中,才伯看着台上咬紧嘴唇硬撑着的朝阳,眼中阵阵的心疼,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

终于,李朝阳的身子狠狠的抖了抖,脚一软,摔倒在地,菲菲急忙走了过去,再也顾不得他的怒视,将他的嘴强行拨开了,将药丸塞了进去,又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让他吞了下去,此时的李朝阳已经全身无力了,他看着菲菲的眼神满是恼怒。

“好了,回去吧,放心,我会没事的。”

菲菲在李朝阳的耳边用只有二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说完一挥手,上来二名婢女,还有那小厮,也是着急的走了上去,扶起李朝阳,向着楼上走去。

“哼。”

就在菲菲看着李朝阳的背影,心中感慨的时候,一道冷哼声传入了她的耳中,微微一愣,转过头,才发现他的脸色漫步冰霜,看了菲菲一眼,而后将目光转到了李朝阳的背影上,眼中露出点点凶光。

菲菲嘴角一阵抽搐,他……他不会是吃一个小屁孩的醋了吧?

此时,台上只剩下二人了,一个紫衣冷傲,一个蓝衣妖孽,台下的人死死的盯着他们,猜测着胜利者会是谁。

菲菲转过头,看着二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在给南宫琦药丸的时候已经给了他解药,洛君又怎么会赢,而且……就算赢了,她也不会跟他走吧,只是她很好奇,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

犹记得,当初洛府之中,他为了一名青楼女子,离家出走,还让自己做那代罪羔羊的事情,再见之时,他的眼中已经有了自己轻易能够读懂的情意,一个人的感情,当真是可以如此变幻吗?

看着洛君的脸色渐渐苍白,汗珠一滴一滴从额角滑落,菲菲走了过去,摊开手,手中一粒药丸。

“你走吧。”

洛君的身子一颤,噬心丸都不能让他有一丝动摇的心,在菲菲这三个字中,颤抖了,他深深的看着菲菲,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凄然的笑。

菲菲的心尖忽的一点刺痛,冲着洛君笑了笑,“就算你坚持到最后,我也不会跟你走的。”

淡淡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般安静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心中顿时明悟,原来,她,早已经有了选择,只是给他们一个放弃的理由而已?

“是吗?一点机会……也没有吗?”

洛君自嘲的笑了笑,在菲菲的点头间,他的眼神彻底的黯然了下去,他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他的心中,还是抱了一点点的希望。

他转过身,看着南宫琦,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嫉妒,是的,他嫉妒他,深深的嫉妒,若她最先遇到的是自己,又或者,那日大婚之后,他不让她离开,又或者洛府之中,他不用顾忌那么多……是不是最后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了?

但,那都只是或者而已,而世上没有或者,也没有如果,过去了的,便再也回去不了。

“我真的……嫉妒你,当初……”

“当初我不同意,这次也一样!她是我的,谁也带不走。”

南宫琦冷冷的看着洛君,一伸手,直接将菲菲拥进了怀中,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菲菲一头雾水,刚想要挣扎,却忽的感觉南宫琦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菲菲眼中升起一抹疑惑,快速的抓起了他的手腕,触及,他……没有服解药?

“好好对她,若是有一天,你伤了她,我会带她离开。”

看着菲菲那着急的模样,洛君心中还是忍不住一痛,对着南宫琦缓缓说道,深深的看了菲菲一眼,转身离开。

“等一下,解药……”

菲菲急忙叫住了洛君,伸出手,递过一颗解药。

“不用,这样……挺好,还记得我给你的礼物吗?只要你想要离开,就算死,我也会带你走。”

洛君回过头,对着菲菲温柔一笑,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吧,自己是什么时候爱山她的?他只知道,洛府之中,与她相处,是他最开心的日子,即使那个时候的她,失了声,伪装了丑颜,还说怨他。

他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可是,他怎么舍得她走?他想要娶她,陪她一辈子,可是……那时的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他的父亲又怎么会答应?

所以,他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情,也是那件事情,让他一错再错,与她永远的擦肩而过。

他听了朋友的建议,跟青楼的一名女子故意纠结不清,还以放弃一切来威胁他的父亲,就是想要让他父亲失望愤怒,然后,他再跟他父亲提,要娶她为妻,想来,那个时候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娶那青楼女子,就能接受她了。

更傻的是,他还找到了南宫琦,跟他要一份休书,交换的条件便是,他说服父亲帮助他达成他的是目的,他以为,在江山面前,他定然会签下那份休书。

南宫琦没有签,但拿他也没有办法,只是在他离开王府的时候,派出了人跟踪他,但那些人又怎么跟的上他呢?

可是……当他终于得到父亲妥协的消息,回到家,她已经没了踪影,看到的,只是大红的花轿,抬着自己的二妹进了王府,南宫琦,用了另一种办法,依旧是得到了他要的支持,再见菲菲,看着她的倔强,她的哀伤,他根本不敢面对她,可是,等他想清楚,放下一切去跟她表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日,客栈之后,她离去,他到邓府的时候得知,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她重新回到了南宫琦的身边。

菲菲愣愣的看着洛君缓步离开的背影,是那么的孤寂,哀伤,一个用力的臂弯,拥住了她,“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

扬起头,看着熟悉的脸庞,粲然一笑,狠狠的点了点头,她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