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8章 陪你一起痛

第148章 陪你一起痛

“各位公子,这位公子就是本次大赛的最后的胜利者,翠娘以后便是这公子的人了,今日的大赛到底结束了,姑娘们……好好的伺候各位公子,定要让各位公子开心。(《奇》biqi.me《文》网)”

“是。”

随着月娘的话落,一群莺莺燕燕从后院走了出来,春风满园楼,霎时间恢复了往日的热闹,那些原本因为没有拍买到美人的公子,在身边的娇滴滴妩媚的姑娘身上也是重新燃起心情,抱着自己相好的姑娘,嬉笑了起来。

在大家嬉闹之时,台上的人儿已经不见了。

“琦……乖……把解药吃了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呜……”

菲菲小心翼翼的拿着解药,哄着那把她带回王府后就一脸冰冷不理他的南宫琦,就差跪个搓衣板,再顶个水盆了。

“拿开。”

南宫琦冷冷扔下一句话,坐在椅子上,看着菲菲那一副讨好的模样,他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恼。

疼痛如万虫吞吞噬着他的心,可他一点也没有去接那解药的意思,他手一动,将菲菲狠狠的抱进了怀中。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南宫琦低沉着声音,喃喃着,他竟然再次让她受到了伤害,被人拐子拐卖?若不是卖到了春风满园楼,他无法想象会是怎么样的结果,这点痛跟比失去她所带来的痛比,又算的了什么?

菲菲的身子微微一僵,原来,他是故意要承受这痛的吗?算是惩罚自己吗?

“不,我也有错,我不该没跟你说,就随便跟着别人出府的,我要陪你一起受罚。”

说完菲菲快速的掏出了一粒红色的药丸就要往嘴巴里塞去,南宫琦手一动,立即将她手中的药丸抢了下来,脸色铁青,怒视着菲菲。

“你以为是糖?乱吃!你不知道会痛吗?”

“那你知道你痛……我也会痛吗?把解药吃了好不好?不然……我就也吃一颗噬心丸,跟你一起痛。”

菲菲脸上的笑缓缓的散了去,认真的看着南宫琦,眼中是满满的心疼,坚决。

南宫琦心中一震,缓缓的接过了菲菲手中白色的药丸,吞了下去,她又怎么忍心让菲菲陪她一起痛?

“喂……我把你的夫人给卖了。”

沉默了片刻,菲菲想要找点话来打破这宁静,结果那话一出口,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这帐我还没跟你算,你还敢跟我提吗?”

果真,菲菲这话一落,南宫琦一个翻身直接将菲菲压在了书桌上,大手一扫,桌上的东西全部都扫到了地上。

“我……我……你……你想怎么样?反正卖都卖掉了,大不了……大不了你去把她抢回来好了。”

说到后面,菲菲的话语里已经带上了一种酸酸的委屈,南宫琦邪邪一笑,把菲菲完全压在了身下。

“既然你卖掉了本王的夫人,那以后本王夫人要做的事情,你就全部接收吧,我来告诉你第一件事是什么。”

南宫琦很快就行动来“惩罚”菲菲了,菲菲小脸酡红,微微推了推南宫琦,迎接她的是火热的吻。

皇城邓府之中。

“你……你饿了吗?我让人去准备吃的。”

邓公子看着身边心中念了几千遍想了几万遍的柳玉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柳玉儿抬起头细细的观察起这个男人来。

“你认识我?”

沉默了片刻,柳玉儿淡淡的问道,带着三分的肯定,邓公子身子微微一僵,却是摇了摇头,笑了笑。

“你……你……不就是仙儿吗?”

“我是琦王府的夫人。”

柳玉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显然一点也不相信他的话,邓公子脸色一变,脑海中响起那日她在书房外等候的孤傲。

“不,你……你是我买来的,你……你是我的。”

邓公子的双眼有些疯狂了起来,他用了自己全部换来的梦中人,他又怎么会将她送回去?而且,王爷根本就不爱他。

“你……”

“少爷……夫人回来了。”

门外响起了管家的声音,邓公子的脸色大变,几乎跳了起来,他惊慌的看了看柳玉儿,快步的向着门边走去。

“看住她,决定不能让她离开。”邓公子叮嘱着管家,回过头,看了柳玉儿一眼,“不要告诉夫人。”

说完,邓公子快速的离开了房间,从始至终,柳玉儿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她的脑海里,只剩下那最后一场的拍卖。

看着她竟然也被逼上了拍卖的大赛,她是多么的狂喜,可是……他出现了!

当自己被做物品拍卖的时候,他一直都在,甚至一直都在看着,可是,他却没有出现,最后,他终于出现了,可却不是为了自己。

他就那样丢下她,带着那个女人走了,连问都没有问她一声,这还是她的琦吗?这还是那个宠她爱她的琦吗?

不,不是了,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一切都变了,她不甘心,不甘心!

“你怎么回来了?”

邓公子走到厅堂的时候,邓夫人豁然就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她,犹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跟那个人说,我的相公是三王爷的手下,那人,便让人送我回来了。”

邓夫人说的很风轻云淡,就像是闲话家常一样,她的眼中一片淡然,不带一点点的情意,情意?早在他任由她被别人卖去,而他却是倾家荡产买下别人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嗯,回来就好,来人,带妇人下去休息。”

邓公子有些不敢对视邓夫人,拍卖大赛上,是他对不起她,但是……他不后悔。

“慢着,你们都下去吧,我还有事情跟相公说。”

邓夫人一挥手,打断了上前的婢女,也止住了邓公子的脚步,当奴婢们应声退下之后,邓夫人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邓公子的身边。

“你是想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吗?”

邓夫人冷冷一笑,带着点点的讥讽,邓公子的脸色大变,阴冷的看着邓夫人,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的相公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她的心狠狠的一痛,她以为,她已经绝望了,不会再在乎了,可是,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还不抵不过一个陌生的女子?

“不要紧张,我还没有蠢到把这件事说出去。”

“你想怎么样?”

邓公子冷冷的看着这个看了多少年的夫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同床共枕多年,可是,他的心,一直都平淡的,如同完成一个任务,直到,见到那个女人第一面,他心动了,他第一次觉得,人生除了前程之外,还有更美好的东西。

“把菲夫人骗出来!我要报仇!我想……她应该也是恨不得那菲夫人千刀万剐的吧?也许……你帮她报了仇,她会渐渐喜欢上你也不一定。”

邓夫人冷冷一笑,缓缓的说道,眼中透露着刻骨的恨意,若不是那个女人,自己现在还安安稳稳的在邓府做自己的大少夫人,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邓公子深深的看了等夫人一眼,冷冷的问道,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他又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女人?

“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很简单,自然是想要保住我邓夫人的位子,至于其他的,我可以一概不管,就算是你现在要我回去,我也可以马上收拾行装,只要你能帮我报了这个仇。”

邓夫人冷冷一笑,她还有什么奢求么?

“来人,给夫人收拾行装,送夫人回去。”

“只要你准备好了,把这块玉牌送到来福酒楼,给展柜的,便是你应了我的要求。”

邓公子沉默了片刻,眼中的犹豫渐渐散去,结果邓夫人手中的玉牌,最后看了邓夫人一眼,转身大步的走出了厅堂。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厅堂里,邓夫人的脸色终于是开始苍白,踉跄几步,跌坐在椅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

邓夫人仰天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便流了出来,是她,是她亲手将自己的相公送到了别的女人的身边,如今,还要替他着想,委屈到这般地步?怎的不可笑?

“夫人……”

身后的小厮哆哆嗦嗦的叫道,邓夫人止住了笑,看着小厮手中的一个简单的包裹,缓缓的走了出去,院子外,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上了马车,接过包裹,心中一阵冷笑,爱着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这就是接过,不过,那个男人不也跟自己一样吗?守着自己不爱的女人?想到这里,邓夫人嘴角的笑更加的绚烂了起来。

“送我回去。”

柳玉儿冷冷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邓公子,桌上摆着美味佳肴,她不屑一顾。

“府中的厨娘以前在大酒楼中做过事,味道很不错,你尝尝。”

邓公子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夹起一筷子菜,放在了柳玉儿的碗中,看着她,温和笑了笑。

“啪”的一声,柳玉儿手一挥,直接将碗扫到了地上,裂成碎片,邓公子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来人,给仙儿小姐换一副碗筷。”

“是。”

婢女小心翼翼的重新摆上了一副碗筷,柳玉儿冷冷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这几日,不管她怎么发脾气,说什么,他都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