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49章 他受伤了

第149章 他受伤了

“他不爱你。“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看着柳玉儿坐着,什么都不吃,也不再说话,邓公子终于沉默了半响,淡淡说道,话音落,柳玉儿脸色大变。

这是邓公子这几日第一次从她的脸上看到这样疯狂而受伤的表情。

“我也不爱你,甚至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何要把我留在身边,只要你送我回去,我可以让他给你更多的钱。”

“若是他要的话,那天,他就已经出价了。”

邓公子冷冷一笑,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柳玉儿脸色猛地一沉,邓公子的话,深深的刺伤了她最为软弱的地方。

她不能就这么回去!不能!她猛的抬起了头,看着邓公子。

“帮我!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柳玉儿冷冷的看着他,一片坚决,邓公子身子微震,看向她的双眸,点了点头,在那一双明眸里,他拒绝不了她任何的要求,或许,她要他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抹脖子吧,邓公子心中想到,一仰头,一杯酒倒进了口中。

“帮我杀了她,杀了那个女人!我要她死!”

“好。”

一个字,但是邓公子知道它的意义,王爷对菲夫人的宠爱,是众人皆知,若是菲夫人死了,凭借王爷的手段,就算找不到证据,但自己也绝对难辞其咎,所有的前程都会毁于一旦。

“我要亲眼看着她,生不如死!”

柳玉儿紧咬着嘴唇,冷笑着,只有菲菲死了,她才有希望回到琦的身边,重新获得他的宠爱,她会陪在他的身边,一天,一年,十年,总有一天,他会忘记菲菲,想起自己的好,所有一切想要阻止自己的人,都要死!

“来人,伺候仙儿小姐梳洗。”

邓公子站了起来,吩咐完婢女,转身走了出去,她是恨自己的吧?她眼中的那疯狂的杀意,应该不只是那个女人吧。

王府之中。

没有人问菲菲为何又消失了几天,还有柳玉儿,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已经不在王府之中,只有紫云苑的一名婢女,在见到菲菲出现在紫云苑后,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当她低着头,菲菲自然是没有注意到。

菲菲在紫云苑中安静的呆了几天,又有些不安分了起来,响起自己跟南宫琦的保证,小脑瓜子又开始转动了起来。

“小云……你让人出去给我打听个事情。”

菲菲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把小云招呼了过来,耳语了几句,小云一脸的疑惑,但是看着菲菲那兴奋的模样,也不多问,便是跑了出去,让人按照菲菲的话去做。

“夫人……夫人……”

门外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一名小婢,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的叫唤而来。

“怎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

菲菲愣了愣,看着面前的这个婢女,这婢女她自然是认识,听小云说还是这王府资格算是很老的婢女了,而且平日里似乎都不太爱说话。

“夫人……刚才……侍卫来报,说……说……”

“说什么?”

菲菲脸色微微一变,侍卫?南宫琦出事了?可是怎么会,今晨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呀。

“说……说军营来报,王爷被遇刺了。”

“什么!”

菲菲猛地站了起来,脑海中一片空白,小云赶紧走了过去,搀扶着菲菲,但是眼中却是多了几分警惕。

“你……王爷那般厉害,怎么会遇刺?”

小云的声音也提醒了菲菲,菲菲一愣,也终于是清醒了几分,前几日的事情她可还是记忆犹新。

“这……奴婢也不知道,是侍卫前来禀报的,那侍卫奴婢认识,是王爷军营的人,奴婢……夫人……奴婢敢以性命担保,那侍卫绝对不会骗夫人的,夫人……若是你不相信,奴婢愿意以死明志。”

那婢女从衣袖忽的抽出了一把匕首,对着自己小腹就刺了下去,大家全部都呆住了,再看的时候,那婢女已经是闷哼一声,倒了下去,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衣裳。

“啊……夫人……她……她……”

小云尖叫一声,小脸瞬的苍白一片,她没想到只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她竟然,以死明志?

“来人,叫大夫。”

菲菲大喝一声,向着门外大步走去,婢女鲜红的血刺激着她的双目,她无法想象,若是倒在血泊中的是南宫琦,她该怎么办?

紫云苑中的人也惊呆了,急忙去叫大夫,而那名看着菲菲离开的惊慌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夫人……王爷有令,若是夫人出去,定要我等跟随。”

菲菲还未走到府门前,几名侍卫快步的出现在了菲菲的面前,恭敬的说道,菲菲微顿,也顾不得说什么,大步的走了出去。

“夫人……”

“是你?王爷他怎么了?”

菲菲一眼就认出了那马车身边的人影,竟是邓公子?此时的菲菲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知道,他真的是王爷的人。

“王爷鱼刺了,侍卫来报,情况很不好,在下知道,王爷最想见的定然是夫人,所以便自作主张来接夫人过去军营。”

“邓公子,王爷受伤,为何我们没有得到消息?”

听的邓公子的话,那几名跟随者菲菲一起出来的侍卫也是震惊了,那其中看似领头的侍卫,疑惑的看了邓公子一眼,冷冷的问道。

“王爷的事情,难道都需要跟你一个小小的王府侍卫并搞不成,夫人……属下话已经带到了,若是夫人觉得是属下在撒谎,还请夫人立即回府。”

邓公子脸色一变,拱手施礼,转身就要上马车。

“慢着!我跟你去!”

菲菲叫住了邓公子,说完,大步的跨上了马车,小云也是着急的跟上了车。

“夫人……我陪夫人前去军营,你们骑马赶上。”

那领头的侍卫见的菲菲那般坚决的模样,知道自己阻止也无用,一招手,跳上了马车,坐在了车夫的身边,其余的侍卫急忙转身离开,片刻之后,几匹马快速的向着马车的方向追去,菲菲心中虽是有些疑惑,但是她不敢赌,也不想赌,只要有一点的可能,她都绝对不能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