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50章 又是陷害?

第150章 又是陷害?

菲菲心中焦急万分,马车快速的向前奔着,身后还跟着一匹匹的骏马,菲菲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着急了起来。“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邓公子,什么时候到?”

“马上就要到了。”

“啊——”

门外车夫忽的一身惨叫,马车急速的停了下来,车帘外的侍卫首领一掀帘子,直接拉着将菲菲和小云飞身而下,邓公子也是惊慌失措的跟在了侍卫的身后。

身后马匹嘶吼,几名侍卫飞身而来,将菲菲和小云,还有邓公子挡在了中间。

在他们的周围,几十名黑衣人手拿武器,冷冷的看着他们,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你们是谁?为何要挡我去路?”

菲菲斜了一眼,满脸惊慌的邓公子,疑惑一闪而过,难道这只是巧合?

“这话,你还是去问阎王爷吧。”

菲菲额角一阵滴汗,为什么每次追杀她的人都是这一句话?他们都是一个师傅教的不成?

“保护夫人!上!”

那领头的侍卫看了菲菲一眼冷声喝道,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冲着黑衣人直接杀了过去,身边其他几名侍卫也都是直接冲了出去,俨然是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小云紧紧的靠着菲菲的身边,菲菲的手中也是多了几包药粉。

就在菲菲将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周围的黑衣人身上,手中的药粉随时准备出手的时,一邓公子那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猛的冲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向着刺去。

“啊——小姐!”

寒芒一闪,小云脑子一片空白,就如那条件反射一般直接挡在了菲菲的身前,锋利的匕首,直接插进了小云的身体里!

“小云——”

菲菲一声凄厉的吼叫,抱住了小云,看着小云胸口的匕首,菲菲眼疵欲裂,手中药粉铺天盖地的撒了出去。

随着菲菲药粉落下,周围顿时倒下一片,那邓公子首当其冲,当他似乎早就有了准备,捂住了鼻子,快速的躲到了一个黑衣人的身后,躲过一劫。

“夫人……”

那领头的侍卫看到了菲菲这边的情况,挥舞着长剑冲了过来,可是当他的到菲菲只有一步距离的时候,长剑一挥,竟是直接向着菲菲刺去,此时的菲菲手无寸铁,身上的药粉也已经全部撒了出去,怀中抱着小云,一动不动。

“不……小姐……不……”

小云瞪大了双眼,忘记了身上的伤,挣扎就要挡在菲菲的面前,可是菲菲紧紧的抱着她,让她不能挣扎。

“小云……看来,我们要一起走了呢。”

菲菲低着头看着小云,心的忽的静了下来,这就是濒临死亡的感觉吗?自己就要死了?不知道自己死后,会不会再重新穿回去呢?

“小姐……”

小云怔怔的看着菲菲,嘴角溢出一丝一丝的鲜血,但她忽的笑了起来,这个世上,菲菲是她最为亲近的人,也是对她最好的人,最后能跟小姐死在一起,也是最好的宿命了吧?

“哐”的一声兵器结交的声音响起,在菲菲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蓝衣飘飘的男子,菲菲一愣,看清楚来人之后,只想要挑起来破口大骂,为什么你丫的总是要到最后的关头才出现?只要你再晚出现一秒,可真的要去阎王殿救她了。

“跟在我身后。”

洛君长剑在手,挡在了菲菲的面前,菲菲吃力的搀扶着小云站在洛君的身后。

“小姐……放下我,小云不想拖累你……小姐……”

“住嘴!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你给我好好的保住你这条小命,有个闪失,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菲菲恨恨的瞪了小云一眼,洛君回头,微微皱了皱眉,伸出手,在小云的身上快速的点了几下,暂时封住了小云的穴道,然后一把,将匕首拔了出来,扔到了一边,菲菲心一痛,小脸瞬的苍白了起来。

“又是你?!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们的事?大家一起上!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见的洛君出现,愤怒的吼道,洛君浅浅一笑,“又是你们?真是冤家路窄啊。”

洛君蓝衣飘飘,一把软件如银蛇,护在了菲菲的身前,周围无人敢靠近。

“走,去树林。”

洛君瞟了一眼身后的树林,神色肃然了起来,因为,所有的黑衣人都停了下来,一名青色衣裳的面具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看那轻盈脚步,定是武功不俗之辈。

“好。”

菲菲咬了咬呀,费力的搀扶着小云,向后退去,听的洛君那慎重的话,菲菲点了点头,快速的后退着,很快就退到了树林边。

“进去,躲起来。”

洛君对着菲菲叮嘱道,软剑一挥,直接向前冲了过去,将黑衣人全部都逼退开来,面具男子一挥手,所有的黑衣人皆是点头,而后四散开来,快速的窜进了树林之中,向着菲菲追去,洛君身子一动,刚想要去拦住那些黑衣人,却是被一把长剑挡住了。

洛君脸色一变,手中的动作越发的凌烈了起来,菲菲扶着小云,定是跑不了多久,他也没想到,这群黑衣之中,竟然还有这般的高手。

“小姐……放下我,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小姐……”

“别说话!”

“小姐……”

“闭嘴!”

“菲菲!”

“在说话我就不走了。”

菲菲直接顿住了脚步,瞪着小云,身后已经传来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急忙闭上了嘴,不再出声。

“在那里!快追!”

身后响起了黑衣人的声音,菲菲脸色一白,刚想动,一个小手顿时将她拉到了树后,顺势捂住了她的嘴,菲菲刚想叫喊,却是立即被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面孔给吓住了。

“嘘——不要说话,我已经让人把他们引开了,跟我走。”

李朝阳小声的说道,说完小脸一红,松开了捂着菲菲小嘴的手,帮着菲菲搀扶起小云,快步的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少爷……菲菲姑娘……”

“才伯,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李朝阳带着菲菲快速的走出了树林,那在小道上停着一辆马车,马车边站这一名老头,见的李朝阳出现,赶紧走了过来。

“先上车。”

才伯扫了一眼周围,赶紧伴着菲菲和李朝阳,扶着小云快速的向着马车走去,上了马车,一挥马鞭,马车快速的向着城中奔去。

“朝阳……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

“我这条命是你救得,就算是为你死了也应该。”

菲菲一震,看着一脸冷意的李朝阳,心中阵暖意,遥想当初破庙相遇,当她被拐卖之后,又怎么会想到,他们还会再相遇呢。

“坏了……我还有个朋友在那里,我……”

“不用担心,那个人功夫那么好,不会有事的,而且,已经有人去通知王爷了。”

李朝阳看着菲菲那后知后觉,一惊一乍的模样,有些不屑的说道,菲菲一愣,一阵迷茫,难道,他一直都跟在自己的身后不成?

“我回去之后,让人查了你的身份,顺便让人多留了点心,谁知道,这才几天,你又出事了,若不是那个人紧跟着你而去,你这次可就真的要去见阎王爷了,同样的谎话,你竟然会被骗二次!笨女人!”

李朝阳一副鄙视的神色,菲菲一怒,几乎跳了起来,只是她的身子刚一动,小云就痛哼了一声,菲菲再也不敢乱动了,只是紧紧的抱着小云,不再说话,眼光确实渐渐泛红了起来,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太笨了,总是连累自己身边的人受伤。

“喂……你别哭啊,我……我……不是故意说你的,其实……其实你还挺聪明的,你……你别哭啊。”

李朝阳慌了,他刚才只是随意的一句话,谁知道菲菲竟然会气的哭了起来,他摸了摸头,手足无措,好在车外才伯的声音,解救了他。

“少爷……到了。”

“嗯,你快去叫大夫。”

李朝阳对着才伯说道,听的才伯的话,菲菲用衣袖擦了擦脸,现在可不是难过的时候。

“帮我把小云扶进去。”

此时的小云在这一路颠簸中,已经晕了过去,菲菲和朝阳合力搀着小云下了马车,很快,几名侍卫模样的男子跑了过来,恭敬的行礼。

“少爷……”

“把她抱进去。”

李朝阳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生硬的吩咐到,那侍卫一愣,脸上升起一片惊喜,赶紧走了过来,一把抱起小云,。快速的向着前方的院子走去。

菲菲等人一进去,顿时迎面跑出来几名婢女,恭敬的行礼,将小云抱进了房间中,房间内,以为老大夫已经在等候了。

“大夫……小云情况怎么样?”

看着大夫给小云把完脉,菲菲赶紧问道,大夫看了菲菲一眼,摇了摇头,菲菲眼前一花,几乎晕倒,难道……小云不行了吗?不……不会的。

“菲菲……大夫,到底怎么回事?她……不行了吗?”

“回少爷的话,这位姑娘没事……她的伤口在右边,又加上有懂武之人点穴止血,并没有大碍,多休息几日就好了。”

“什么?小云没事?那……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摇头?”

菲菲一把拉着大夫的衣袖,唯恐大夫只是安慰她的话,那大夫也是微微有些愣住了,原本想要甩开菲菲的衣袖,但一感觉到李朝阳的那泛着冷意的眼神,顿时止住了自己的动作,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解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