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51章 李朝阳的身份

李朝阳的身份

< >

?“老夫摇头……自然是说这位姑娘没事……”

菲菲嘴角抽了抽,敢情是自己会错意了,李朝阳看了菲菲一眼,神色也有些怪异了起来。

“既然她没事,我们就先出去吧,不要打扰她休息了,会有人好好伺候她的。”

“嗯。”

菲菲看了小云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这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幽静的院落,虽然不大,但却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院落。

“你饿了吧,我让人准备了吃的,一会儿就好了,先进去吧。”

李朝阳走到了菲菲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周围听见这话的婢女脸上皆是一阵惊愕,这还是她们那个冰冷的少爷吗?

“嗯,好,我一惊一吓的,我还真饿坏了。”

菲菲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肚子,冲着朝阳笑了笑,朝阳微微一愣,嘴角微微上扬,淡上了一抹浅笑,这一下,周围的婢女瞬间石化,少爷……少爷竟然笑了?原来,少爷还会笑?天哪,这天上下红雨了么?

进了厅堂,只是一会儿,便是端上了满桌子的佳肴,菲菲有些傻眼了,这些佳肴,可一点也不比她在王府中吃的差呀,这还是当初被父亲赶出门,沦为乞儿的朝阳么?

“朝阳?你到底是谁?这……”

“先吃饭。”

李朝阳夹起一块鸡肉放进了菲菲的碗中,淡淡的说道,看了看碗中香味扑鼻的鸡肉,菲菲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也不跟他客气,大口的吃了起来。

“慢点吃,有很多,不够,再让她们去做。”

此时,周围的那一群婢女已经完全被朝阳今日的举动给傻眼了,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少爷,平日里,就算是见到老爷,他的脸上也不会有一丝的笑容。

“我吃饱了。”

吃饱喝足,菲菲放下了碗筷,接过朝阳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嘴,好奇的看着他,当初在破庙相遇,她便是看出来他的与众不同,今日才发现,那与众不同就是那与生俱来的气质,一个乞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般的气质了。

“把东西都收下去吧。”

“是,少爷。”

“喂……看来你的身份不错嘛。”

看着那群婢女恭恭敬敬的模样,菲菲笑了笑,心中更是好奇了起来,李朝阳看了菲菲一眼,缓缓的说了起来,可是他的第一句话,就把菲菲给彻底的震住了。

“我的父亲,就是当朝的右相。”

“什么?你的父亲竟然是右相大人?你是右相大人的公子?天哪!原来那个被郡主夫人赶出门的小少爷就是你?”

菲菲惊叫一声,几乎跳了起来,听的菲菲提起郡主二字,朝阳的脸色瞬的阴沉了下去,菲菲一顿,立即捂住了最,沉思了片刻,眼中却是渐渐染上了一抹惊喜,太好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今晨,她让小云叫人去查看的,就是查看那右相大人的小少爷住在哪里,打算从他那里着手,进而说服右相大人成为王爷的暗棋,可是没想到,那右相府的小少爷,竟然就是朝阳!难怪朝阳竟然能够出现在春风满园楼里。

“朝阳……对不起……我……”

菲菲有些尴尬的看着朝阳,李朝阳沉默了半响,抬起头,收起了脸上的阴沉,笑了笑,只是那笑显得那么的苦涩。

“不关你的事,这本就是事实。”

“这……放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金榜题名高中状元的,不过,我还真没想打你的身份这么大。”

菲菲赶紧安起朝阳来,李朝阳摇着头,笑了笑,他宁愿自己的父亲不是宰相大人,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

“你的身份也不简单。”

李朝阳脸色微微变了变,淡淡的说道,春风满园楼相遇之后,他便是让人调查了一翻,知道了那个将她带走的人的身份,更是知道了她的真正的身份,也知道了她为何会落入了春风满园楼,这就是做为宰相家的公子的好处,只要你一句话,什么消息都可以直接摆在自己的桌子上。

“啊?你都知道了啊?”

菲菲惊愕的看着李朝阳,但是转而一想,他既然能让人在王府外留心着自己,自然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嗯。”

“少爷……院外有个鬼鬼祟祟的人想要偷溜进院子,被我们抓住了。”

门外忽的走进来一名侍卫,恭敬的禀告着,菲菲脸色一变,难道那些人这么快就找来了吗?不行,她绝对不能留在这里连累他们。

“朝阳,让人送我走,我绝对不能连累你。”

“把人带上来。”

李朝阳看了菲菲一眼,冷声道,完全没有把菲菲的话放在心上。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坏人。”

门外响起的竟然是一个女声,菲菲不禁愣住了,就连李朝阳也是微微一顿,随后,一名清秀的女子被二名大汉,压了进来,她奴婢的挣扎着,小脸上一片惶恐,可是,当她看到那坐在椅子上菲菲时,瞬的瞪大了双眼,傻住了。

“是谁派你来的?”

李朝阳冷冷的看着那女子,只见那女子脸上的惊恐,瞬间变成狂喜。

“夫人……夫人,快救奴婢……”

“你认识她?琦王府的人?”

李朝阳看了菲菲一眼,惊惑的问道,菲菲也是傻眼了,她认识自己?还叫自己夫人?脑子里猛地响起自己早晨吩咐小云去做的事情,额角一阵冷汗,这……这不是自己派出来查探宰相府中少爷地方的婢女吗?

菲菲小脸有点通红了起来,就像是做贼,当场被抓住了一样。

“夫人……奴婢是紫云苑的婢女呀,是小云……是小云姐姐让奴婢来找宰相府的少爷的,说是……说是……”

那奴婢一着急直接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菲菲的小脸更是通红了起来,李朝阳瞟了菲菲一眼,一挥手,大汉松开了,婢女此时也是愣住了,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都下去吧。”

李朝阳一挥手,大汉婢女们皆是行礼退下,看着那站在堂上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婢女,菲菲当真有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

“你也下去吧。”

“是,夫人。”

听的菲菲这话,婢女的心终于是松了下来,满面惊喜,赶紧俯身行礼退下。

“是你派出来的人?”

李朝阳看着菲菲,那婢女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小云是菲菲最贴身的婢女,她让人做的事情,自然就是菲菲要人做的事。

“嗯,是……是我,我……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绝对没有让人爬进你院子啊。”

菲菲急忙点头解释,但看着李朝阳那有些疑惑的神色,又赶紧摆手,最后,连她自己都快被弄糊涂了,天知道,她真的是冤枉,她只是想要知道宰相府公子住的地方而已,谁知道,这个婢女竟然胆大包天了,偷溜进来查看吗?

“你找我有事?”

李朝阳看着菲菲,脸上并没有责怪的神色,只是更多了几分疑惑,她让人来查探自己住所之时,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啊……这……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菲菲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李朝阳微微愣了愣,有些好笑了起来。

“你不说,我怎么帮你?”

“啊?你愿意帮我?”

菲菲猛的抬头,瞬间暴露了自己让人查探的目的,看着她小脸上不停变幻的神色,朝阳端起了身边的茶,轻酌一口,一副悠闲的模样。

“那就要看什么事了。”

“我……我……唉,好吧,我跟你直说好了,我想要你帮王爷说服宰相大人,帮王爷做事。”

菲菲深吸了口气,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李朝阳脸色微微一沉,但也没有立即拒绝,菲菲心中一喜,有戏?

“朝阳,我……我迫不得已的,就算王爷不动手,皇上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菲菲低着头,无奈的说道,她也不想将朝阳牵扯进来,可是……她真的需要他的帮忙,邓公子已经背叛了王爷,必须要有暗棋,才不至于完全陷入被动之中。

“我知道了,让我考虑一下,来人,带夫人下去好好休息。”

李朝阳看着菲菲,缓缓的说道,菲菲抬起头,看了李朝阳一眼,点点头,跟着婢女走了下去。

看着菲菲离开的背影,李朝阳陷入了沉思,若是可以,他当真不想要再见那个男人,不想踏宰相府一步,可是……他又怎么舍得破灭了菲菲眼中的希望?

他年虽小,但是,跟着娘亲上皇城的路上,在宰相府中卑微的日子,被出去后凄惨的日子,那一切的一切,已经已经让他过早的长大了,他很明白,如果自己答应下菲菲的事情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少爷……”才伯拖着有些苍老的身躯,微笑着走了进来。

“才伯……朝阳这辈子在乎的,只三人而已。”

朝阳看着才伯,笑了笑,嘴角带着点点苦涩,才伯心中一疼,他知道朝阳话中的意思,破庙相遇,那是他们最为狼狈的时候,而菲菲就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从少爷的眼神中,他便是看出了,少爷,已经将她藏在了心里。

“才伯知道,只要少爷开心,不管少爷做什么,才伯都会赞成的。”

才伯走到了朝阳的身边,微笑着看着他,他这一辈子,无儿无女,早已经把朝阳当做了自己的亲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