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52章 右相大人

第152章 右相大人

“才伯……让人去宰相府一趟吧,我要见他。“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李朝阳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他的脸上,已经没了那份执着的倔强。

“好,我这就让人去。”

才伯笑着应承了下来,这处院落是宰相大人最为偏远的一处院落,自从朝阳住到这里之后,宰相大人来过很多次,但是每次,朝阳都是冷颜相对,从未跟他说过半分软话。

其实,才伯知道,并不能怪那个人,他,毕竟是朝阳的亲生父亲,从小看着朝阳长大,他知道朝阳其实有多么的渴望父亲在身边,可是……因为这个爹爹,他失去了娘亲,所以,他怎么也原谅不了宰相大人,但更多的是,他无法原谅自己。

若不是他无数次的吵着要爹爹,夫人又怎么会变卖家财,上皇城?其实,在接到那封休书的时候,夫人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天气渐暖,李朝阳站在树下,看着嫩绿的树叶,不言不语。

“阳儿……”

一个略带沧桑的低沉声响起了起来,隐约中,还带着点点的兴奋,李朝阳没有转头,却已经知道了是谁。

朝阳没有说话,那身后一身锦袍的中年男子也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他的侧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骄傲,跟自己年少,一模一样。

“你终于肯见爹了吗?”

沉默了许久之后,中年男子缓缓的说道,他是一朝之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么的成功,但他,是一个失败的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无法保护。

脑海中闪过他第一次在宰相府见到他的时候,那一身的素布麻衣,冰冷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

他想尽办法去挽回,去挽救,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每次自己不在府中,他的郡主夫人都会找各种的借口去辱骂他。

这一切,都是在他被她赶出宰相府后,从婢女的口中得知的,他平生第一次对夫人发了怒火,从此,再也没有踏进她的院落,然后四处寻找,可是他没想到,等他找到他的时候,他一身破烂,成了乞儿,他,一个堂堂相国,竟然让他的儿子沦为了乞儿?这是多大的讽刺?

“我可以跟你回去。”

李朝阳转过身来,看着他,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人,他的心中一片复杂。

“什么?你愿意跟我回去?真的吗?太好了!我们……我们……”

宰相大人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根本就是一场梦呢?

“是,我愿意接受你安排的一切。”

右相脸上发自内心的真诚,让李朝阳的脸色稍稍暖了几分,继续说道,这一下,宰相大人的脸上已经无法用惊喜来形容了,终于,仰天大笑。

“哈哈哈……阳儿……你终于想通了么?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培养成最出色的人。”

“不,我只是想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朝阳看着他,恢复了一脸的冷色,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冷的嘲笑,最出色的人?像他一样吗?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却连自己的妻儿也保护不了?

在他那冷笑中,右相大人的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心中一阵刺痛,是的,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原谅自己呢?就连自己,也不能原谅吧。

“什么条件。”

右相大人深吸了口气,看着这个如同自己当年一般倔强的儿子。

“做三王爷的人。”

“什么?”

右相大人脸色猛地沉了下去,冷冷的看着他,“是今天那名女子?”

这院子里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他的,李朝阳刚把菲菲和小云带回来,他便是接到了消息,听下人禀报说,他竟然对那名女子笑了?

笑,这个字,他似乎很多年很多年没有见到了,只记得很小的时候,他会笑着叫他爹爹。

“是,她是三王爷的夫人,当初……若不是她,我早已经死在了外面,我这条命是她救下的,我,就是她的人。”

李朝阳没有否认,缓缓的说道,眼中一片坚决,定定的看着右相。

“你……”

“你什么时候答应,我什么时候回府。”

李朝阳冷冷的扔下一句话,重新转过头,看着嫩绿的树叶,不再说话。

右相看着他,眼中暗芒闪动,朝中之事,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甚至,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了。

“处子之外,别无他法了吗?”

“是。”

李朝阳没有一丝犹豫的应承,让右相大人心微沉,他的性格跟自己太像了,若是自己不答应,那他,真的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吧?

“好,我答应你。”

李朝阳猛地转过头,脸上还有未收起来的惊愕,右相大人笑了,走到了他的身边。

“跟爹回家。”

看着那伸出手,微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身子僵住了,他瞪大了双眼,犹如看到多年之前,那个和蔼温和的父亲跟贪玩的自己所说的话,在他的身边,还有一脸幸福的娘亲,家?没了娘亲,他还有家吗?

“好。”

李朝阳淡淡的答道,转过身,向着房间走去,贴身侍卫走了上来,恭敬的站立在右相大人的身边。

“大人……”

“告诉三王爷,本相同意他的条件。”

“是。”

右相抬头望了望天,笑了笑,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其实,前几日,三王爷便是亲自去找了他,与他谈了一笔交易,只是,他还为考虑好而已,否则,他又怎么会如此随意的就答应了朝阳呢?要知道,他要做的,可不是普通的效力啊。

“怎么了?朝阳?大家则么都开始收拾东西起来了?是不是他们追来了?”

菲菲刚从房间走出来,却是发现大家竟是在收拾东西,她脸色一变,赶紧找到了朝阳,着急的问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边,还有着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打量着她。

“不行,朝阳,你还是把我交出去吧,凭借你的身份,他们一定不会乱来的,只要……只要你照顾好小云,然后……然后告诉王爷……让王爷给我报仇。”

菲菲一脸决然,浑然不知,李朝阳的脸色,越来越低沉。

“你就是三王爷最为宠爱的菲夫人?”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菲菲循声望去,之间一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她。

“你……你怎么知道?你是?”

菲菲好奇的看着他,再看周围,婢女们皆是手中拿着包裹,恭恭敬敬的站着,却没有丝毫慌乱的模样,难道……不是他们追来了?

“我是阳儿的父亲。”

“朝阳的父亲?右相?你是右相大人?”

菲菲惊愕的看着那一脸微笑的中年男子?这就是朝阳的父亲么?在她的脑海中,他的父亲应该是一个类似面瘫一样的人,没想到惊会这般温和的对她笑。

“大人……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门外侍卫走了进来,恭敬的行礼,菲菲一头雾水,准备好了?

“夫人,我是来接阳儿回府的,也想邀请夫人能够入相府一叙。”

“回相府?好呀!可是小云她……”

菲菲又是一震,狐疑的看了看脸色依旧冰冷的朝阳,他肯回府了?那就是说,他跟宰相大人和好了?那自己事情,就更容易完成吧?想到这里,菲菲的顿时高兴了起来,立即应声答道,可是一想到小云身上的伤,不禁微微有些犹豫了起来。

“夫人放心,相府中的大夫虽比不上宫中御医,但也差不多了多扫,小云姑娘定然会没事。”

“真的?太好了!”

得到右相大人的保证,菲菲最后一点的顾忌也是完全的消失了,高兴的笑道,右相大人浅浅一笑,站了起来,侍卫婢女们赶紧跟了过去。

“阳儿……走吧。”

右相走到了朝阳的身边,轻声说道,见的菲菲那兴奋的表情,李朝阳的脸色柔和了几分,点了点头,跟着右相的身边,大步的向着门外走去。

院子外,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菲菲,右相,朝阳三人上了前面的马车。

马车缓慢的行驶在路上,菲菲只是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就有些不安分了起来,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直到进了那熟悉的城门,她的心才终于放松了下来,那些黑衣人总不敢在皇城之中,追杀自己吧?而且,自己的身边,还有着当朝的宰相大人呢。

“大人,到了。”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侍卫撩开了车帘,右相点了点有,走下了马车。

菲菲跟在身后下了马车,随后便是看到后面马车里婢女搀扶着走了出来的小云,小云有些慌乱的看着四周,看到菲菲之后,脸上终于是挂上了一抹笑容,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夫人,还请府中歇息。”

右相一脸温和的说道,菲菲也不拘谨,笑了笑,跟在右相的身边,走了进去,在右相的另一边,是朝阳,当他看着菲菲笑着走上前去的时候,脚步顿了半响,跟了上去,右相眼角瞟了朝阳脸上的表情,脸上笑越加的温和的起来,看来,自己的儿子对这个菲夫人还当真是很在乎呢。

“奴婢参见大人,少爷……夫人……”

菲菲三人一路走进去,路上婢女皆是低头行礼,菲菲笑着看着相府之中的美景,全然忘记了,自己在半日前,还在鬼门关走了好几圈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