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53章 安然回府

第153章 安然回府

“相公……你回来了……”

菲菲询问望去,之间一名身着淡红色衣裳的贵妇走了过来,当她看到右相大人身边的朝阳时,眼中闪过一道犀利,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缓步走了过来。“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相公……我……”

“来人,送夫人回房休息。”

右相感觉到朝阳的身上忽的变换的气息,冷冷的扫了一眼贵妇,淡淡的说道,说完再也不看她一眼,带着菲菲和朝阳从她的身边走走过。

贵妇的脸上的笑僵住了,眼中染上了一抹疯狂,转过头,对着右相大人怒吼道。

“给本郡主站住!好,好个忘恩负义!若不是我,你能有今日的富贵吗?你现在就为了跟一个贱女人的野种就这般对我?”

菲菲震住了,她没想到,刚才看起来还一副温婉模样的女子,竟然会说出这般尖酸难听的话来?

李朝阳的脸色瞬的完全阴沉了下去,他转过身,抬起头,死死的瞪着宰相夫人,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你说什么?”

阴鹜的脸色死死的盯着郡主,她的忍不住退了半步,这……这还是那任她大骂的贱种吗?在他的眼中,郡主感觉到一种浓烈的杀意,似乎,只要她敢再开口说一个字,他就像恶狼一样扑上去,将她咬死。

“把夫人带回院去,没有本相的命令,不准踏出院门一步!”

右相冷喝一声,走到了朝阳的身边,看着朝阳一身的冷意,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朝阳,算了,难道狗咬了你,你要再重新咬回去么?走吧,别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气坏了身子。”

菲菲忽的走到了朝阳的身边,拉住了照样的衣袖,瞟了那郡主一眼,冷冷的说道,说完,在大家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拉着朝阳的后转身就走。

“你……你个贱……”

“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郡主瞪大了双眼,捂住自己的瞬间红肿的脸颊,怎能也不敢相信,平日里那个事事顺着她夫君,竟然打了自己?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去告诉皇叔,我要你们……我要你们全部陪葬!”

郡主醒悟过来,眼泪“哗”的就直接流了下来,她疯狂的吼叫道,吼完,转身就向着府外跑去。

“踏出这个门,你就再也不要回来。”

右相大人冷冷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带着菲菲朝阳向着厅堂走去,只剩下身后浑身僵住的郡主。

“夫人……夫人……回去吧,大人肯定说的是气话,可是……要是夫人真跑出去了,大人说不定真的会……”

一个年纪稍大的嬷嬷走到了郡主的身边,安慰起郡主来,郡主脚步一软,直接跌倒在地,眼中一片死灰。

“他……他竟然敢打我。”

身为郡主,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夫人……现在可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大人他……”

郡主冷冷的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充满了恨意,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周围所有的宠爱,就如当年,她明知道他已有家室,还是让皇叔赐婚,成为了他的夫人。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皇恩浩荡,他竟然还想着要把那个贱妇接到府中来,还有他们的儿子?她如何容忍?

于是,她又哭又闹,以死相逼,逼他写下了休书,可她最后等来的,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便是那个女人死了,再也不会跟她抢他了,坏消息就是……他们的儿子找来了相府。

她用尽最尖酸刻薄的话去侮辱他,要他自己离开,可是他竟都忍了下来,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趁右相不在,将他赶了出去,原本以为右相大人知道之后,最多只会说她几句而已,毕竟那个时候她还怀有身孕。

可她没想到的是,右相竟是怒斥了她一顿,并且再也没有进过她的房间,还派人四处去寻找他。

现在,竟然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扇了自己的耳光?还威胁要休了她吗?她如何甘心?

“夫人……”

“扶我回房。”

郡主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嬷嬷怔了怔,赶紧扶着郡主,回了房间。

“阳儿……你们饿了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吃的。”

“右相大人这一说,还真的有些饿了呢,朝阳,走吧,一起去吃东西。”

看着右相大人那有些尴尬的神色,菲菲立即走到了朝阳的身边,笑着说道,李朝阳抬头看了菲菲一眼,点了点头,走进了厅堂。

“大人……三王爷有事来了。”

菲菲他们刚坐下,门外就响起了侍卫的声音,一个着急的身影忽的出现在了厅堂,菲菲抬头,微微发愣。

“微臣参见王爷。”

“不必多礼,菲儿……你没事吧?”

南宫琦一挥手,直接大步走到了菲菲的面前,一把将菲菲拉了起来,看了个仔细,右相大人一震,他什么时候见过王爷这般模样?看来,传说说这菲夫人最受王爷的宠爱,果真不假。

“我……我没事,你……你呢?我听邓公子说……”

“同样的谎话你竟然会相信二次!你把本王的话都放到哪里去了!”

见的菲菲没事,南宫琦那一刻挂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脸色也猛地阴沉了下去,完全将一边的右相大人给无视了。

“我……我……他……他说你受伤了。”

菲菲有些委屈了起来,眼光也有些泛红起来,见她这模样,南宫琦所有的怒火担心全部都化作了绕指柔,什么都顾不得,一把将菲菲抱紧了怀中。

“王爷和夫人果真恩爱非常。”

沉默了许久,一边的右相终于有点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缓缓的说道,菲菲小脸一红,顿时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赶紧从南宫琦的怀中挣扎了出来。

“我……”

“让右相大人见笑了,本王这夫人就是爱闯祸,这次多亏了大人的公子,不然,本王可真就见不到她了。”

南宫琦转过头,看着右相,缓缓的说道,右相大人又是一惊,赶紧回礼。

“王爷客气了,小儿能够救的夫人,也算是缘分,王爷风尘仆仆,定还没有用膳吧,来人,给王爷准备一副碗筷,若是王爷不嫌弃,就请一同用膳吧。”

“那就多谢右相大人款待了。”

南宫琦缓缓的说道,而后便是直接坐在了菲菲的身边,手却是一直都没有松开,也丝毫不在意周围那震惊的目光。

“王爷……”

“吃饭。”

南宫琦直接二个字打断了菲菲的话,脸上的着急已经不见了,恢复了他平日里的那股冷傲,好像刚下那个担心的抱着她,怒吼她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感觉到周围各种震惊好奇的目光,菲菲偷偷掐了南宫琦一把,才把小手给抽出来,低头吃饭。

一顿饭,就在那种怪异的气愤下结束了,王爷却是和右相大人去了书房,商量什么事,而菲菲则是在婢女的陪同下,无聊的在府中闲逛,好在相府的风景还不错,等菲菲逛完了整个相府的时候,王爷和右相大人的事情也谈完了。

菲菲很想问问朝阳,右相大人会不会答应给王爷办事,但由不好意思开口,不过,她相信他,既然他答应了自己,定是能成的。

“微臣恭送王爷夫人。”

宰相府门前,右相大人微笑的看着王爷和菲菲,缓缓的说道,南宫琦点了点头,转身拉了菲菲上了马车。

“王爷……小云呢?她……”

“放心,小云身子还未好,留在宰相府中养伤,右相大人一定会让人好生照顾她的。”

“哦……”

菲菲哦了一声,将头靠在了南宫琦的胸前,感觉到南宫琦那跳动的心,双眸不禁有些湿润了起来,“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身上手臂一紧,南宫琦紧紧的抱着菲菲,什么话也没说,可是他的双眼之中,却是渐渐染上了些许的嗜血的冷色。

“不会的,没有人能够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嗯。”

菲菲点了点头,就那样靠南宫琦的胸前,宛如靠在了最安全温馨的港湾,闭上眼,嗅着那熟悉的味道,竟是缓缓的睡着了,当她再睁开眼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紫云苑。

“夫人……奴婢伺候您梳洗。”

一名婢女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菲菲从**爬了起来,看了看天色,已是黄昏时候。

“不用了,准备好东西,你们全部退下吧。”

菲菲揉了揉有些迷糊的双眼,看清楚了那婢女的容貌,并不是小云,摇了摇头,低低的说道,不知道小云怎么样了。

“是。”

婢女应声退了下去,赶紧去准备梳洗用的东西,今日,当王爷亲自抱着熟睡的菲夫人回到紫云苑的时候,即使已经很是习惯王爷对菲夫人的宠爱,依旧是被狠狠的吓了一跳。

菲菲坐在浴桶之中,清洗着一身的疲惫,头微转,瞟到了背后那红色的一角,不禁皱了皱眉,好像……还是长大的呢?

清洗完后,穿好衣裳,擦干了头发,菲菲走进了院子里,忽的就觉得饿了,可是……她不是才吃完饭回来么?

“来人……我饿了。”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婢女赶紧退了下去,不一会儿,一桌子的美味盛了上来,菲菲拿起碗筷吃了起来,可是……刚吃一口,便是觉得味道有些不对,看着碗中平日里喜欢的紧的鸡腿,竟是觉得格外的油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