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71章 神秘刀痕

第171章 神秘刀痕 ^?日 ?7(7 07)

次日清晨,菲菲起来格外早,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菲菲皱了皱眉,穿上衣裳打开了房门。【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小主……”

菲菲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伺候晚间伺候的婢女依旧是快速的赶了过来,见的菲菲一身着装,惊疑的叫道。

“都退下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菲菲淡淡的扫了她们一眼,手提着灯笼,缓缓的走出了院落,身后的婢女迟疑着,疑惑的看着菲菲。

出了院门,菲菲努力的回忆着昨日里大长老带她走过的路途,提着灯笼,小心的向着望阳台走去,身后,一个黑影,小心的尾随了上去。

当菲菲看到一颗树上绑着的白色绸带时候,微微一愣,脸上的担忧终于是消散了去,看来,大长老也是知道她识路不清,这才让人绑上这白色绸带的吧?

提着灯笼,顺着白绸,向前走着,当菲菲看到那熟悉的断崖之时,心终于完全的松了下来,吹灭了灯笼,走到了昨日大长老让她盘膝坐下的地方,盘膝而坐,只是当她调运内息的时候,并没有昨日那种感觉,这才停止了调戏,睁开了双眼,微微皱眉。

抬头看了看天,依稀还能看到点点的星光,今日的天气并不很好,天上星辰并不多,只是稀稀落落的散着几颗,但也能看出来,她来的有些过早了。

菲菲缓缓站了起来,四周看了看,发现一块较为圆滑的大石头,缓缓的走了过去,坐下,看着空旷的山谷,愣愣出神。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树后,一个人,一直在注视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淡淡熟悉的气息传来,菲菲猛地惊醒,凝神,才发现,已经是晨曦初露,便赶紧盘膝,径直坐在那大石之上,调息。

一刻钟后,菲菲睁开了双眼,却没有从从石头上下来,直直的看着那初升的太阳,眼中一阵恍惚,许久之后,才从缓缓的从石头上下来,转身,顺着白绸带向着山下走去。

刚下山,便是看到了一边着急等候的奶娘,心中一暖,菲菲快步的走了过去。

“奶娘……你怎么来了?”

“我听婢女说,小主半夜便是出门了,可把奶娘跟吓到了,小主……一切……都还顺利吧?”

奶娘拉着菲菲的手焦急的问道,只是那眼角却是似无意的向着菲菲的身后瞟了一眼,快速的闪过一道亮光,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

“奶娘放心,只是上个山而已,而且……大长老还让人将路上绑了绸带,只要顺着绸带走就是了。”

菲菲侧脸看了一眼那绑在树上的白色绸带,笑着安慰道,奶娘却是微微一愣,看向那白色的绸带,嘴角勾起了点点的莫名的笑意。

“那就好,走,我们回去,奶娘给去给你准备好吃的,大晚上的出去肯定累坏了吧,日后,不必起的太早,让婢女按时叫醒你便是了。”

奶娘心疼的看着菲菲,半夜之时,她便是听到了菲菲院子里的婢女来报,说菲菲半夜便是出门了去,奶娘赶紧跟了过来,知道菲菲上了山,心中便是一阵担心,可她也知道菲菲上山修炼,是需要绝对的安静的。

“好。”

菲菲娇俏一笑,陪在奶娘的身边,回到了院落中,婢女们伺候菲菲泡药澡梳洗,奶娘则是高兴的去给菲菲做糕点去了。

魔宫的另一个院落之中,一名妖媚的女子,看着伏地颤抖的婢女,眼中一片怒火。

“啪——”

妖媚女子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扫落在地,摔成碎片,那伏地的婢女身子颤抖的更是厉害了起来。

“望阳台?!她竟然去望阳台了?贱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付出了那么多,却始终抵不过她的身份?!滚……你们都给本宫滚下去!”

“是,宫主。”

婢女们颤抖着身子快速的退了下去,李媚看着满地的碎片,她不甘心啊!她为了魔宫付出了这么多,却是中国抵不过她身上流的血脉吗?不!她绝对不会允许!

望阳台修炼,有多危险,李媚自然不会不知道,想到这里,李媚脸上的愤怒渐渐变得阴冷了起来,这是菲菲修炼的机会,又未尝不是她除掉菲菲的机会呢?

“来人……去给本宫好好的看住她,她的一举一动,本宫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

“是!”

奴婢应声赶紧退了下去,李媚缓缓的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房间,一抬眼,看着墙上那一副背影图,眼中的怒火全然化作了一汪柔情。

“为什么,你不懂我的心呢?”

眉宇间染上了一丝的忧伤,李媚叹息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很快,整个魔宫,都知道了菲菲上望阳台修炼的事情,那些原本处于中立的长老护法,见到菲菲的眼神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啪——”

又是一道瓷器摔碎的声音,李媚的妖媚的双眸之中,尽是嫉妒的火焰。

“小主……您……您起来了……奴婢伺候你梳洗。”

婢女走进了菲菲的房间,才发现菲菲竟是已经起来了,赶紧走了过去,伺候菲菲梳洗,菲菲点了点头,梳洗完后,便是出了门,婢女跟进其后,菲菲微微皱了皱眉,原本她是不想让任何人跟随在身后的,但拗不过奶娘的再三要求,菲菲终于是同意了婢女们伺候她到上山路口。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是……”

菲菲挥了挥手,抬脚便是向着山上走去了,但她一抬脚,便是发现了不对,抬眼看去,脸色顿变,而伺候在她身后的婢女也是感觉到了一样,顺着菲菲的目光看去,脸色唰的苍白,因为,那原本给菲菲指路的白色绸带,竟是不见了?

“小主……这……奴婢立即去禀报大长老。”

一个机灵的婢女最先反应了过来,赶紧说道,说完转身便是要跑开。

“不用了,大长老昨日便是离了宫,看来……”

菲菲出叫住了那跑开的婢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来,这魔宫之中,也有人不待见自己呀?是不想自己登上宫主的位子吗?想到这里,菲菲的脑海中瞬的闪过了一个身影,“这……这可怎么办?”

“奴婢……奴婢去禀报……”

身后的婢女一听,脸色更加苍白了起来,可忽的,菲菲眼眸一闪,像是发现了什么,向前走去。

“慢着!”

菲菲伸出手摸像了一边的树上,触手一道刀痕,还有点点粘稠的树浆,显然是刚才才划上的。

“小主……”

“不准跟上来。”

菲菲止住了后面跟随的婢女,向着那被刻画上印记的大树走了过去,借着手中灯光,菲菲很快就发现了旁边另一棵树上的痕迹。

顺着那痕迹走去,又发现了前方的刀痕,那些刀痕皆是新划的上去的,菲菲微微一顿,不顾婢女们焦急惊慌的眼神,顺着那些刀痕的树,向着前方走去,就连菲菲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就这样跟着这刀痕走了,只是一种直觉,告诉她,顺着这个刀痕,能到达自己要去的地方。

“这……怎么办?”

“我们赶紧回去禀报花婆婆,这……定是有人故意要害小主。”

看着菲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树林之中,那些婢女更是慌乱了起来,那颇为机灵的婢女赶紧的说道,说完,一行人快速的向着花婆婆的院落跑去。

就这样,走了大约与平日里差不多的时间,眼前一顿,菲菲看到了熟悉的断崖,大石,不禁愣住了,这……真的是有人在帮助自己?大长老不在宫中,这件事,奶娘和婆婆想来也不知道,否则的话,肯定会事先告诉自己吧?而且……从菲菲后来知道的消息,这望阳台,可不是一般人能随意上来的,没有大长老的允许,就连是一般的护法长老也是不能随便踏足的。

菲菲缓缓的走到了大石上,盘膝坐下,闭上眼,双耳却是仔细的听着周围的一切声音,自从在四方阵和这望阳台修炼之后,菲菲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不但身子比以前好了许多,就连耳目,也是清晰了许多。

一刻钟后,菲菲缓缓的睁开了眼,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树林,还有那树上的刀痕,嘴角微微苦笑,看来,这人,还当真是不愿意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吧。

当菲菲吸收完晨曦,顺着刀痕走出山林的时候,看到的,是眉宇间点着点点焦急的奶娘,菲菲微微一顿,不禁升起了点点的疑惑。

“奶娘……”

“小主……你……你没事吧?奶娘就知道小主一定会没事的。”

见的菲菲出现,奶娘赶紧迎了上去,笑着说道,菲菲眼中的疑惑更盛,不禁顿住了脚步,“奶娘……你……你怎么知道我会没事?难道……这刀痕……”

“啊?这……这刀痕不是奶娘……我……我也不知道,小主……你一定累了吧?奶娘让人准备了好吃的……”

听的菲菲疑惑的声音,奶娘脸色微微一变,便是赶紧笑着转移的话题,菲菲心中更是疑惑,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笑着跟在奶娘的身边,向着院子里走去,不管是不是奶娘让人做的,都没有关系,那人,定是要帮她之人。

在菲菲消失之后,一个身影,从山林中缓缓走了出来,淡淡的扫了周围一眼,初升的眼光照耀在他的脸上,反射着青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