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72章 不要动她

第172章 不要动她 ^?日 ?她(7 07)

“什么?有人在那些树上划上了刀痕,给她指路?混蛋……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本宫养你们何用?这点小事都办不成!”

李媚一脚将跪在地上的侍卫踢开来,双眸中熊熊怒火燃烧,双手紧握,在手心掐住一道道深红的痕迹。“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你们去给本宫查清楚,那些刀痕,到底是谁划上去的!立即跟本宫禀报!”

“是,宫主。”

侍卫赶紧退了下去,一室之内,只剩下李媚愤怒不甘的呼吸声,菲菲没有猜错,那树上的白色绸带果真是李媚让人解了去,而且,还费劲心计,好不容易把大长老给骗出了宫,可是没想到,这宫中竟然还有人在暗中帮助她。

“哼……没想到……啊……青……青龙?”

李媚咬着牙齿狠狠的想到,眼神一道身影闪过,李媚猛地抬头,发现,面前多了一个人,心中一惊,脸色顿变,只是在看清楚眼前那人的相貌之后,脸色瞬的变得惊喜了起来。

“不要动她。”

青龙淡淡的看了李媚一眼,但就是这随意的一眼,李媚顿觉自己的身子如坠入那冰窖一般,瞬间冰冷,脸上的惊喜,也是完全的僵住了。

“这……这是为何?你……你不是说要我坐在那宫主之位?那……”

“她,不能死。”

青龙冷冷的打断了李媚的话,李媚脸色一白,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受伤,嫉妒。

“是,我……属下知道了。”

李媚低头答道,这是她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自称属下,那地下的双眸之中,已经是一片血色,就连声音,也是颤抖着。

片刻之后,李媚都没有听到青龙的声音,一抬头,才发现,青龙竟是没了身影,李媚愣愣的看着青龙刚才站立的地方,双手已经是血迹斑斑,指甲掐入了手心,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原来……那个人……竟然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我决定不能放过她,你是我的,我一定会坐在宫主的位子,只有向你证明,只有我,才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

李媚摇着牙齿,一句一句,狠狠的说道,如同一个诅咒,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上。

看着镜子里的青色面具,青龙有些微微愣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去跟李媚说上那句话,原本,他根本就可以不关她的事情,甚至,还期望着她的失败,那么李媚就会掌管整个魔宫,到时候,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不是吗?

可是……在看到李媚派去的人,将那白色绸带解开的时候,他竟然是鬼使神差的,用匕首,在那些树上划上了痕迹,虽然,当初他答应了花婆婆的请求,保护在菲菲的身边,但一开始,他,想要的,正好相反。

青龙的眼中渐渐染上了阴霾,似乎,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的行为都会变得古怪起来,甚至是……情不自禁?她到底是谁?

“青龙大人在吗?”

门外响起了花婆婆的声音,打破了青龙的沉思,青龙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只见花婆婆正一笑容的看着他,身边跟着一名婢女,手中提着一个精致的食盒。

“青龙大人……老妪是来感谢你的,若不是你,小主这次怕就……这……这是老妪做的糕点,特定拿点来给你尝尝。”

花婆婆微笑的看着青龙,从小在魔宫长大的她,对青龙自然很是熟悉,虽然他们不爱说话,喜欢安静,但身手和忠诚,却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不必了。”

青龙看了那食盒一眼,淡淡的回到,转身便要回房,熟知青龙性子的花婆婆脸上没有一丝的改变,依旧是笑容满前,只是她身边的丫头,倒是被青龙的话给震住了,一窜小火苗唰的就冒出来了,脱口而出道,“你这人怎的这般不识好歹,这可是小主最喜欢吃的糕点……你……”

“放肆!怎可对青龙大人无礼?青龙大人……这……老妪……”

“那就放下吧。”

淡淡的声音传来,花婆婆瞬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龙,这……按照青龙的性子,应该根本就不会理会这婢女说的话才是吧?为何?

此时,那婢女也是反应了过来,脸色苍白,她自然是知道青龙大人在魔宫中的地位的,怕是丝毫不下于花婆婆,只是,花婆婆的糕点在魔宫之中可是出了名的,也是小主最为喜欢的,他可是第一个拒绝花婆婆糕点的人,所以,她才脱口而出了那话。

“那就多谢青龙大人赏脸了,还不把糕点放下,青龙大人……老妪告辞。”

婆婆掩去脸上的惊愕,温和的笑道,领着婢女转身向着院外走去,心中却是不免思量,难道……这青龙大人当真喜欢上小主了?

青龙大人的性子在魔宫之中可是最为淡薄的,花婆婆来请求青龙保护菲菲的时候,便是没想到他会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应承了下来,而这次……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吧?毕竟,这青龙跟小主才见面未久,而且……小主的身怀有孕……花婆婆不禁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想法给抑制住了。

看着桌子上的食盒,青龙的脸色愈加的阴沉了下来,他缓缓的站了起来,不再看那食盒一眼,直接走回了房间。

有了那些树上的划痕,菲菲每日依旧是独自一人上望阳台修炼,就算是雨天也不例外,头上戴着斗笠,毫不迟疑,菲菲的这一番努力也全然落入了魔宫有心之人的眼中,那些中立的长老护法,看着菲菲的眼神愈加尊敬了起来。

一晃,二个月过去了,如今已经到了修炼最为紧要的关头了,只要一步错,不但所有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菲菲的身子也将受到致命的打击,容不得一点的马虎。

整个魔宫似乎都因为菲菲这紧要的修炼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花婆婆更是直接住进了菲菲的院子,每日里将菲菲叫醒,将菲菲送到那山口。

当菲菲看着熟悉的大石头后,脸色也变得慎重了起来,她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在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了。

坐下熟悉的大石头,闭上眼,忽然……菲菲感觉到一道道“兹兹”声从周围传来,菲菲猛地睁眼,脸色瞬变。

在她的周围,竟是忽然出现了几十条蛇向着她游来,棱角分明的脑袋,一看,便是知道是剧毒只蛇。

菲菲猛的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可是,那些蛇很快就围了上了来,眼看就要窜上大石头了,抬眼望去,晨曦初露。

菲菲的心猛地沉了下去,难道……她今日就要丧命于此了吗?

菲菲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小腹,脸上没了一丝的血色,眼中一片绝望,忽然,一道黑影闪过,菲菲猛地闭上了双眼,顿觉身子一轻,再睁开眼时,才发现,她已经离开了那大石,稳稳的站在了一边,而后一道红光闪过,一声轰响,偌大的石头,连同那些毒蛇,瞬间化为粉末,消失不见。

菲菲身子一僵,缓缓的抬头,入眼,青色的面具,菲菲心中猛地一痛,呆呆的看着她。

“运功修炼。”

冷冷的声音,惊醒了菲菲,抬眼望去,脸色微变,顺势坐下,运功调息,可不知为何,今日心怎的也定不下来,一股燥热渐渐涌上心头,猛地一痛,一口鲜血从菲菲的口中直直的喷了出去。

“守住!定心!”

冰冷的声音如魔咒,霎时涌入菲菲的脑海中,一股冰冷之意猛地从背后传来,将她心中的燥热瞬的平息了下来。

“谢谢你。”

许久之后,菲菲才睁开眼,将内息调稳,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男子轻声说道,今日,若不是他,自己便是要命丧于此了吧?

“不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青龙的声音依旧冰冷,菲菲一愣,脑海中忽的闪过奶娘那支支吾吾的神色,忠人之事?那人,应该就是奶娘了吧?那……在树上划上刀痕为自己引路的便是他了吧?他是用刚才那出手的武器?菲菲只见到红光一闪,却连什么武器都没有看清楚,可不知为何,她隐约觉得那红光有些熟悉?

“救命之恩,菲菲定然不忘……这……你一直都在暗中保护我?”

“该走了。”

菲菲的话一出口,小脸便是染上了几丝尴尬的红晕,只是,青龙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冷冷的扔下三个字,便是向前走去,菲菲一愣,赶紧跟了上去,也不再说话,一路上,二人皆是沉默。

“小主……你可下来了?怎么回事?这……”

当菲菲走出山口的时候,看到的,是焦急无比的奶娘,若是平日里,菲菲早已经下了山,可今日,却是过了这般久,在快到山口之时,青龙便是直接几个闪步,离开了,并没有同菲菲一起出来。

“奶娘……我……”

“血?小主……你受伤了?快让奶娘看看,来人,赶紧去禀报大长老!”

菲菲还未说话,奶娘便是看到了菲菲衣袖上那一点殷红,脸色顿变,惊慌的说道,身后的婢女也是全部慌乱了起来,在菲菲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是快速的跑开了。

“小主……”

“奶娘……我没事,不用担心,只是有点乏了。”

菲菲拉着奶娘的手,摇了摇头,奶娘将手指从她的脉搏上移开,狐疑的看了菲菲一眼,点了点头,赶紧陪着菲菲向着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