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1回 鹤上美人

第一回 鹤上美人

神州浩土,有数不尽的仙山奇谷,神岛魔窟,这其中有一座仙山最为奇特。

此山不高,却终日有祥云环绕于山腰,其七座主峰,犹如仙岛般位于云海之上,与北斗七星之位相应。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传说当年天倾西北,女娲便是从此处取五色石补天,由于取的匆忙挖漏了地气。于是七座主峰之上各有一眼仙坑,坑中不断的飞散出天地间的灵气。

或许是受了灵气的滋养,山上的草木也生长的分外高大苍翠,将半山的祥云都映照成了碧绿之色,于是人们便称此山为碧云山。

六百年前,业已半仙之体的紫玄道长游历天下至此,发现碧云山乃天地灵气交汇之所在,仙坑中散发出的灵气对于修真得道大有裨益。于是便不曾离开,直到百年之后,他参破天机,化做一道虹光而去。而其亲传弟子便在此处继续修真,渐渐的人丁兴旺,为感念紫玄祖师化作虹光而去,故而取名为虹光派。又有第四代掌门天云道长,归纳前人修练的精髓,结合道家仙法,从北斗七星四季方位变化中获得灵感,创出两套剑法: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以及一绝世剑招。与其说是剑法,不如说是仙法,只因天云道长得到了一把旷世仙剑--天愁剑,故而将所汇总出的仙法以剑为载体,教习座下弟子修练。自此,虹光派便凭两套仙法纵横于江湖,历经500余年长盛不衰,如今更是与法相寺、无忧谷、天龙帮并称天下正道四大支柱。若非17年前惨遭重创,上辈高手全部战死,如今早已成为天下第一大门派。

由于虹光派的壮大,碧云山下的一座无名小村庄逐渐发展成了一座小镇。而这小镇因位于碧云山下,便被人们叫作云下镇。故事便是从这里下开始的。

毛毛细雨让云下镇看起来有些蒙胧,仿佛与不远处祥云缭绕的碧云山融为了一体。

丝丝细雨打在青瓦之上,一粒粒的小水珠好像千百颗的珍珠,终于,这下“珍珠”相互的合并,变成了大水珠顺瓦而下,砸在了地上,也砸到了柱子的头上。

柱子顿时高兴了起来,他喜欢下雨,因为他是云下镇李记米店的小伙计,只有下雨之时,他才能休息片刻,坐到米店对面茶馆的门槛上,听着说书的王瞎子讲着仙魔法术的故事,看着不远处祥云环绕的碧云山,向往着那仙境般的地方。

“修道,便是修真,修真便是修心。一个人资质的高低,除了其本身努力之外,便是看其心了。不论是仙术魔法,若想有成,必需有一颗强大的心。”王瞎子说到这里,突然眉梢微微一跳,空洞的眼睛向空中看去。

空中一声的鹤鸣,忽然风云突变,一阵风过,居然吹散了云下镇上空的雨云,片刻之间便露出了太阳。在太阳的照射下,一条巨大的彩虹自碧云山脚而起,直飞向远方。

镇上的人们纷纷走出房屋,惊讶的看着空中的异像。

此时,祥云之上飞下来一个小黑点,接着传来了几声鹤鸣,一只体型巨大的仙鹤从云上飞下,沿彩虹飞来。飞近之时,大家又是一阵的惊呼,原来鹤背之上还骑着两人,一对少男少女。

不知何时,王瞎子也走了出来,愣了片刻,自语道:“虹光派以天虹迎宾,必是来了十分重要的人物,看来山上有大事发生了。”

柱子听到王瞎子的自语,连忙回头看去,只觉身旁轻风一扫,哪里还有王瞎子的影子。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就在柱子惊讶之间,忽听鹤上的少年一声的轻喝,巨鹤居然停在云下镇上空。鹤上的少男不停的向远处张望,果然在迎候什么人。

鹤上的女孩不似男孩那般的严肃,而是不时的朝下看看,而趁此时机,众人看清楚了她的容貌,忍不住齐声的惊叹。

仙女!

那一对男女大概十七八岁的年龄,男子玉树林风、女子花容月貌,而且二人举止亲密,任谁看过一眼后只会有一种感觉: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片刻之后,山外的方向出现了十几个光点,原来是一群人踏剑飞到。他们个个身着白衣,虽然飞在空中,但是长幼有序、队形整齐,而且个个都相貌不凡,特别为首的那位40来岁的男子,隐隐给人一种一代宗主的气度,其身后背一件东西,包的严严实实,显然十分珍贵。

仙鹤突然不明所以的一阵躁动,鹤上少女连忙抱住少年的腰,少年则在仙鹤颈上轻拍,仙鹤才安静了下来。

接着骑鹤的少男在鹤上抱拳道:“虹光剑派秦弄玉,在此迎候无忧谷众位朋友。”

为首的那个白衣人上下打量下秦弄玉,抱拳道:“虹光三杰果然名不虚传,在下无忧谷叶孤云,率师弟师妹讨扰了。”

那个叫秦弄玉的少年微微一笑,做个请的姿势,与无忧谷众人沿彩虹直入云端。

渐渐的,彩虹淡了、没了,湛蓝的天空中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从茶馆里跑出来的那群人都揉揉脖子,各忙各的去了。只剩下柱子依旧愣在那里,心,“咚咚”的跳着。

因为刚才,那鹤上的女孩在等待之时向下张望,正好面对着柱子。于是柱子看清楚了那张如花的笑脸,再也无法从心中抹去。

“当”的一下,一件东西打在了柱子的头上,柱子清醒了过来,发现打中自己的,只是一根支窗的木棍。他抬头向上看去,却见茶楼二层的一个窗口,有个少女向下望望,看到柱子之后,“啪”的一声关上了窗户。那是茶馆老板的女儿小英子。

柱子的目光越过窗户,升上了空中。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少女,那个少年要是我,该多好呀。

可惜他只是米店的一个小伙计,而且是老板15年前从外地运米回来,在路边捡到的弃婴。当年他赤条条的被扔在路边,浑身是血,至今背后还有两道长长是伤疤,经常莫名的疼痛。米店老板见他可怜便捡回了他,养育了他,直到今天,他应该是16岁了吧。

“柱子,柱子。”米店李掌柜叫了两声,于是柱子连忙跑回米店,利落的装好了两大车大米。这是虹光派要的,他们马上会派人来提货。这几日他们要了比平时多一倍的大米,显然是山上来了许多客人。于是他又想起了那个漂亮的骑鹤女孩。

“掌柜的。”随着声音,进来一个壮实的虹光派弟子。

柱子认识他,他姓杜。每次都是他带人来买大米的,不知他能否像那些人一样在空中飞行。

“杜少侠,您来了。”掌柜的忙迎了上去,同时吩咐柱子上茶。

“杜少侠,今天就您一个人来了吗?”掌柜的朝门外望望问道。

“是呀。山上最近来了许多客人,我们派人手比较少,所以这次只我一个人来提货,这是货款。”他说着,将两锭银子放到了掌柜的手里。

掌柜的嘴里说着不急,却连忙把银子收好。

“李掌柜,能不能请你派个伙计帮我把大米运到山上?我还要买些别的东西。”

“好好好,这个好说。”米店一半以上的生意都是与虹光派做,掌柜的答应的很痛快,“柱子,你就帮杜少侠把米运上碧云山。”

“哎。”柱子习惯性的答应一声,忽然反过味儿来,“掌柜的,你说什么?上碧云山?”

“啰嗦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见见碧云山顶的风景和虹光派的大侠吗?还不快去套车。”

“好的。”柱子高叫一声跑了出来。

柱子按杜少侠所指的路,心情忐忑的向碧云山上走去。在天色将晚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碧云山的山门,也是是云山相交的位置。云上会是什么景象呢?柱子想着,此时守卫山门的几个人已看到了他,不时的张望而来。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