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2回 误入仙洞

第二回 误入仙洞

忽听空中一阵风过,然后有一人落到了柱子的身旁。

“呀,杜大侠。”柱子惊道,然后看看空中。

一柄宝剑飞回到杜少侠的背后,他对着柱子笑笑道:“小兄弟走的不慢,已到山‘门’了。”

“杜师兄。”守‘门’的几个弟子远远的招呼道。

“几位师弟好,这位小兄弟是云下镇米店的,今天要帮我们送米上山。”那几人听后连忙让路。

于是杜少侠带着柱子,赶着车进了虹光派,到了祥云之上。

一过云线,柱子突然感觉一阵的神清气爽,于是四下的张望,只见云海之中耸立着七座山峰呈星斗状排列,夕阳的彩霞此时正将七座山峰染成了金‘色’,而七座山峰之间,居然有吊桥连接。一阵风过,云海起伏,吊桥摇摆,那七座仙峰似乎也动了起来。

杜少侠看着柱子忍不住笑道:“小兄弟,头一次上碧云山吗?”

柱子红着脸点点头。

“这一阵子忙,不然我派个师弟带你多转转。”

柱子明知道这是客气话,但心里还是一阵的感动,特别是刚才杜少侠叫他小兄弟。

刚入云端,又需下云端。行不多时,杜少侠带领柱子到了一座山峰之顶。顶上空间很大,本以为峰顶会有什么巍峨的建筑,没成想只有若干间普通的房子,而且似乎常年受烟熏火燎,这几间房子显的十分的陈旧。这里便是天权堂,也是整个虹光派开火做饭之所。杜少侠,便是这里的大师兄。

卸完了大米,天‘色’已晚,杜少侠硬要留柱子吃晚饭,柱子推辞,却被他硬拉了过去。晚饭就是在厨房外面的一个小厅里吃的,这厨房里的五个人柱子都见过,因为平时去买米就是他们。柱子跟大家点点头,端过一碗饭在旁边胡‘乱’地吃着,那边的五个虹光弟子向杜少侠说着事情。

“大师兄,本派和无忧谷众人的晚饭都给上齐了。过一会儿收拾碗筷后,我们把菜叶剩饭清理掉,今天也就无事了。”

“好,大家手脚利落点,天龙帮和法相寺也就在今明两天到达。”正说到此处,忽听山‘门’方向一阵梵音,是一群僧人齐声诵经,竟从山‘门’传到了山顶。

“好修为。”杜少侠说:“法相寺不愧为四大‘门’派之一。”

“他们未何不直接飞到峰顶?而是要到山‘门’?”旁边一个弟子奇道。

“这便是法相寺对本派表示尊敬,而从山徒步而上。”杜少侠道。

“是了‘色’大师吗?”忽而一个清亮的声音由远处的一座山峰传出,杜少侠他们一脸的‘激’动。

“是司马空师叔。”

“正是老衲。”上山的僧人应了一句,声音洪亮。

“快,咱们别吃了,趁着司马师叔迎接法相寺众僧之机,咱们去把食具剩饭菜收拾了过来。一会儿可能要做斋饭。”

果不出杜少侠之所料,在他们还没收拾完毕的时候,前殿传过话来要准备20人的素斋。

素斋不难准备,问题是厨房的剩饭剩菜已堆得满满的,无处可放。本来虹光派平时很少剩饭的,但是法相寺众僧来的正是用饭之时,众人只吃了一半便去迎接,再加上无忧谷众人十分挑剔,饭菜只用了三分之一不到,于是今天产生了大量的剩饭,平时装泔水的木桶早已爆满。

众师弟站在成堆的剩饭菜跟前看着他们的大师兄,杜少侠皱了几下眉头刚要说话,前殿又派人催促尽快准备斋饭,晚上掌‘门’人和了‘色’大师有事要谈。

“这个?”杜师兄扫了一眼众师弟,最后把目光落在蹲在墙角的柱子身上。

“这位兄弟,还要请你再帮个忙。”

柱子拉着满满的一车泔水沿路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此时天‘色’已晚,根本看不出是云上还是云下了。杜少侠给他指路说沿路一直走,在一个山‘洞’里有一个无底大坑,把泔水倒进去就可以了。

可是这是弯弯曲曲的山路,并非直路,柱子又是第一次来,于是没过多久,柱子‘迷’路了。虹光派本来就没多少弟子,如今都去前山招待客人,后山空无一人,又走了一会儿,柱子脑‘门’上冒出了汗,因为他把回去的路也忘了,他看见一座吊桥,心中在想,刚才是过的是这一座吗?

他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又走了很久,他此时已到了另一座仙峰之顶,可是因为天黑,他还以为自己在天权峰顶。穿过一座院落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天‘色’已晚,‘洞’内更黑,‘洞’口也很小,于是柱子提起一桶泔水‘摸’着黑走进了山‘洞’。可是刚走几步,柱子就感觉呼吸困难,身体发热。他不知自己的难受的原因是否与与这山‘洞’有关,于是只顾提着捅继续前进。

没走多久,柱子看见不远处有亮光。难道这里面有人?柱子想着,又转过了一个弯,柱子看清楚了亮光之所在:居然是地面一个坑中不断喷‘射’出七‘色’的彩光。

见到了这七‘色’的彩光,柱子身上的不舒服也加重了几成,不光是身体如火烧般的热,而且‘胸’中气息翻滚,更要命的是他背后的那两处伤疤钻心的痛,有如被什么东西炙烤一般,似乎皮‘肉’已被烤的翻盖。

莫非这就是杜少侠说的无底坑?柱子心中奇怪,居然还想朝前走去,可是他哪里知道,眼前的光坑根本不是杜少侠说的无底坑,而是虹光剑派七大堂之一‘玉’衡堂的核心所在―‘玉’衡‘洞’。虹光剑派七大堂,各守一仙坑,并各以北斗七星之名命名,他们是:天枢堂、天璇堂、天玑堂、天权堂、‘玉’衡堂、开阳堂和摇光堂。

柱子哪里知道这些,他只想着完成杜少侠‘交’托的事情,于是擦擦头上的汗,抱起泔水桶硬着头皮向‘玉’衡坑走去。他的身上越来越热、‘胸’中越来越闷、背上的上伤疤痛的就要炸开。眼见已到‘玉’衡坑十丈的范围内,柱子忽听身后有声音,心中一惊。

他转身一看,只见不远的石壁前居然有一个人呈盘膝状,身体发出的白光,一柄宝剑旋在那人身前三尺之处,剑身发出白光,不停的旋转。只是柱子一出现,宝剑空中旋转输势突然一顿,那人随即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盯着着柱子。柱子与那人眼神一碰,心下一惊,手上一松,泔水桶“咚”的掉到了地上,里面的泔水撒了一地,向那人流去。

那人脸上表情突然‘阴’晴不定,身上白芒忽大忽小,然后突然消失,终于“当啷”一声,宝剑从空中落了下来,坐到了泔水里面,不知是闻到了泔水的臭味还是别的,突然脸‘色’一变,“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柱子只觉一股腥气扑来,自己心口也突然一热,口一张,吐出一口血,然后晕倒在地,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