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3回 上 同上碧云

第三回上 同上碧云

等到柱子醒来之时已是天光大亮,身上的炙热已经消失,‘胸’口暖暖的,口中居然有些淡淡的甜味,好像是被人喂了蜜制的丹‘药’。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房间里,‘床’对面的有位长者席地打坐,身上白光流转不停。好像是山‘洞’里吐血的那个人。

柱子不敢动‘乱’动,老实的躺在‘床’上看着面前的长者。没过多久,长者身上的白光大盛,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终于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白光消失,睁开了眼睛。

他走到‘床’前把了把柱子的脉‘门’,面上微‘露’惊讶之‘色’,然后打量了几下问道:“你是何人?怎么会闯入‘洞’中?”

“我叫柱子。”

柱子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长者听到是那个“杜少侠”请柱子帮忙去后山倒泔水时,张口骂了声“胡闹!”

柱子知道自己把泔水撒到了这人的身上,自己犯了大错。而看这人的气度,在碧云山上必定地位不低,于是不敢正视,只好低头等着挨训。

没成想那人只是一阵的苦笑,摇了摇头。自己原本想趁师兄、师弟们迎接各大‘门’派贵宾之时,在仙坑前修炼一会儿道法。没成想在紧要关头闯进了个小子,还提着满桶的又酸又臭的泔水洒向自己,大惊之下险些走火入魔,但即便如此,自己也受了内伤,还搭上了几年的修为。

但是令他奇怪的是,这小子居然能走到仙壳十丈以内。要知道这仙坑内的灵气极强,连虹光派中的掌‘门’与首座也不过敢到九丈左右修炼,还需以仙法护体。于是惊异压制了他的愤怒。

“你如今感觉如何?”

“我……‘胸’中感觉疼痛。”柱子低头道。

“没有别的了?”那人又问。

“没有。”柱子道。

那人听了一奇,又摇了摇头自语了一声“可惜了。”

然后带柱子直奔天权峰。厨房‘门’外,长者突然转头对柱子说:“昨晚之事,不可对别人提起。”

“是。”柱子有些疑‘惑’的点点头。

“你可知昨晚你闯进了我派圣地吗?”

“啊!”柱子一惊。

“他们问起,你便说昨夜‘迷’路,被我收留了一晚。”

“好。”

柱子一夜未归,杜少侠和他的师弟们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上面安排的活多,还没功夫去找人,正在这时他们看见柱子回来了,被一个人带着。

“马师叔。”众人齐抱拳道。

“嗯。”马师叔点了下头,问道:“大宝,是你让他帮忙的?”

“是”,原来那个杜少侠叫“大宝”,全名应该是杜大宝了。

“以后这种事不能让外人来做,他山路不熟闯了禁地出了差错,你可担当得起?”

“师叔教训的是。”

“好了,车在我‘玉’衡堂外,你马上派人去取。”马师叔说完看了柱子一眼,转身走了。

后来杜大宝告诉柱子,送他回厨房的那位“马师叔”乃是虹光派‘玉’衡堂首座马万冲,而杜大宝他们六人则是天权堂的入室弟子,负责虹光派的勤杂事务。

虹光派‘玉’衡堂首座!柱子心道,自己可见到大人物了。

“掌柜的,我回来了。”中午之时,柱子赶回到了云下镇,柱子放好马车后,回报掌柜的。

“怎么去这么久?”

“我帮他们干了点别的。”柱子说:“掌柜的,他们要我明天再送一车米上山,这是米钱。”柱子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交’给李掌柜,李掌柜大喜。这几日只是虹光派的采购便让自己大赚了一笔,而且他们买东西是从来不还价的。李掌柜的收好银子,哼着小曲到对面喝茶去了。

翌日,柱子装好一车大米准备出发的时候,对面茶馆老板叫住了他。

“柱子,你这是去虹光派送大米吗?”

“是的掌柜。”

“那好,你带上小英子一块上山吧。”话音刚落,小英子抱着一大包的衣服从茶馆出来。

“柱子帮忙接着呀。”小英子自小跟柱子一起长大,十分的熟络。

“好。”柱子答应一声,连忙接过大包扔到了车上。

原来这冯掌柜虽然经营着茶馆,而其妻‘女’却也没有养尊处优,而平时做些‘女’工,虹光派中摇光堂全是‘女’‘性’,其中许多衣物便是在小英母‘女’这里缝制的。前几天她们在这里订做了七八件衣裙,要小英子今日送上山去,说明天有什么仪式要穿。头日李掌柜到茶馆喝茶聊天时说明天柱子还要送米上山,冯掌柜便让柱子顺便带上小英子。

小英比柱子大一岁,长的还算端庄,虽是‘女’儿身,却没有别家‘女’子的扭捏,做事利落果断。

“柱子,虹光派的米不都是自己来取的吗?”小英子问道。

“他们山上来了许多人,人手不够。”

“是呀,他们摇光堂平时都是过年才来做一身衣服的,现在不年不节的却一下子要了八件衣裙。”她说着整整包袱。包袱‘露’出白底黄线的长裙,柱子一愣,想起了鹤上的那少‘女’的笑脸。

“你看什么呢!”小英子看柱子盯着自己的‘胸’口,于是怒道。

柱子连忙转过头,脸有些红了。

小英子看了看柱子,突然道:“那天打疼你了吗?”

“啊,哪天?”柱子突然想起了那天被支窗棍打中,于是笑道:“没事,没事。”

小英子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走了许久,两人远远的看到了山‘门’。山‘门’之前站定了七八人,摆开阵式,似在迎接谁。

柱子和小英子知道不是在迎接自己,他们正想是否马上过去,忽听身后一阵喧哗之声,一群人迅速的由远及近,虽是步行,但是脚上生出烟雾,比飞还要快。转眼间便超过了柱子他们,直奔虹光派的山‘门’而去。这群人穿着各‘色’的衣服,但是这些衣服有个共同之处,便是在前‘胸’上锈着一条巨大的龙。

“啊!天龙帮也来了。”柱子自语道。

“你怎知道?”小英子问道。

“听王瞎子讲过,天龙帮弟子每人‘胸’前都锈一条金龙,而且他们现在号称天下第一大帮派。”柱子道。

“哼!做工真差。”小英了子用她的专业知识道。

柱子听了一吐舌头,但愿别让天龙帮的听到,据说除了无忧谷,便是这天龙帮最为富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