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5回 未分胜负

第五回 未分胜负

“掌门师兄,我请战本内容为狂魔5章节文字内容。”司马婉茹道。

被邪教逼到这种地步,虹光派纷纷请战,徐正甫心中虽有隐情,也只好与之一战了。

“好,司马师妹小心。”

“师兄放心。”司马婉茹左手掐个剑诀,大叫一声“破军!”众人只觉光芒一闪,只听一声剑鸣,一柄长剑凭空飞出,裹着红芒,悬空停在主人身旁,直指白眉诸人,“谁来战我?”

“我来领教。”白眉身后的美妇答应一声,身形缓缓飞起,飘到了阵前,一股黄气渐渐生于身上,衣襟飘动,不时露出雪白的肌肤,附近居然有年轻男子把持不住要冲进场去。

“阿弥陀佛。”了色大师高诵一声,接着动佛经,那些年轻男子们才恢复了正常,个个臊得面红耳赤。

“且慢。”白眉老祖道:“你派若败该当如何?”

“若有万一我派失手,师兄自会让你看那神剑天愁,不必啰嗦。”司马婉茹说着,破军宝剑上的红光跳动,按捺不住。

“师妹,你……”司马空急得大叫一声。

“就按师妹之言。”徐正甫突然高声道。

“好好。”白眉老祖说罢后退几步道:“司马首座小心了,你的对手我是圣教圣女堂堂主逍遥仙子,你身为女子可是占了大便宜的。”

司马婉茹哼了一声,心道这妖妇媚术极强,若是定力不够的男子,必定会着她的道。想着右手剑指,破军宝剑突然化作一道六色彩虹飞击而出。逍遥仙子脸色一变,不知虚实不敢硬接,连忙躲闪。

破军剑一击而空,凌空反转,司马婉茹左手掐诀,右手双指回撤,彩虹学生,破军回撤,准备第二击。却见逍遥仙子左手一甩,一条黄色软鞭化出一道的黄光,婉若游蛇直扑面门。破军剑剑尖一抖,众人只见场中出现一道十字剑光,击中了黄蛇的七寸之处本内容为狂魔5章节文字内容。黄色软鞭只是微微一挫,继续向前,司马婉茹大惊,连连后退。只一回合,双方都已不敢小视对方,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战在一起,顿时场中彩虹与黄光不停是闪过,转眼间已有60多回合。司马婉茹喘息之声越来越粗,而逍遥仙子脸色却越来越白。

八十回合过后,逍遥仙子挥鞭荡起一片的黄光,逼得司马婉茹接连后退。

逍遥仙子以为得势,手中蓄力,欲下杀招,黄色软鞭攻势稍微一缓,司马婉茹已大喝一声,空中闪过一道六色彩虹直刺而来。

逍遥仙子无处可躲,一道黄光护于身前。

“轰”的一声巨响,二人同时后退七丈,胸脯起伏,说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司马婉茹深吸了一口气正欲再战,却被徐正甫拉住,“师妹。”然后徐正甫转身对白眉教主道:“这一场算是打平吧。”

“好。”白眉也看出打下去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剑煞果然名不虚传。”

司马婉茹哼了一声走归本队,摇光堂众弟子正要上前问询,司马婉茹强吐出两个字“有毒”便抛开破军宝剑,盘膝坐打坐,身上发出微微的白光,其中青气不断被逼出。而那边逍遥仙子是被人搀回去的,刚入本队,就“哇”的吐出一口黑血,连忙从怀中取出一粒解药吞下,少许才低声道:“虹光派法力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能将毒气逼回。”旁边一蒙面男子冷笑一声,逍遥仙子本要发怒,可看看那男子背后的剑,又忍了下来。

此时白眉老祖身后一身高过丈之人走上前来,每个脚步,都踏碎几块石板。四周之人皆惊此人力道非凡。白眉老祖点点头,那个巨人走到了场中,然后用半生不熟的中原话道:“我是圣教圣刀堂堂主忽尔善,谁来是我的对手?”声如洪钟,震的四周房屋掉下土来。忽尔善说着,从背后取下一柄六尺多长的巨刀,刀青光闪过,寒气逼人。

“我来。”开阳堂首座马空走入场中,袍袖一抖,一柄神剑散发着紫气飞出,这便是紫薇剑。

“好。”忽尔善一声怪叫挥刀便砍,刀未到,刀风已吹起了司马空的胡须和衣袖,周围之人连连后退。连躲的远远的柱子和小英子都感觉到一阵的风过,此时一人居然退到了柱子的跟前,看见柱子一愣。

“是你,你怎么还没下山?”

柱子识得此人,这也是天权堂的弟子之人,好像姓林本内容为狂魔5章节文字内容。“林……林大哥。”柱子叫道。

此时场中上光一闪,紫薇剑上紫芒突盛,一道十字剑光很小但很亮。忽尔善一刀劈空,身前五丈内石砖尽被震成粉末,腾到空中。待到灰尘散去,司马空已回归本队,紫薇剑消失。忽尔善则一脸的冷汗,鲜血从他的脸上流下,原来司马空一剑竟然削下了他的半个耳垂。

“十字剑仙不愧为虹光第一高手。据闻虹光派两大剑法: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虹光剑法修为越高,彩虹颜色越多,刚才剑煞的虹光剑法起码已是六虹境界。而十字剑法与之相反,修为越高十字剑芒越小,刚才司马首座的十字剑芒只有鸡蛋大小,莫非已到传说中的七层境界?”白眉道。

“哼。”司马空没有说话。

“怪了。”柱子看着场中的争斗,自语道。

“有什么奇怪的。”那姓林的弟子说着挤挤柱子,“麻烦你们向那边一点,广场上那些人法力太强,这石头后面安全一些。”

柱子和小英子连忙给他让出个地方。

“大开眼界了吧。”

“是呀,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们的剑是从何出飞出的,又飞到了何处而去?”柱子奇道。

“问的好。”林姓少年笑道:“这便是修为高深了。修真之人法力的强弱,一是看其本身修为的高低,二是看其法宝的强弱,三便是看人与法宝之间是否灵感沟通。这自身的修为为除了看自身的努力之外,便是资质;而法宝过强,是本身所不能控制的,而太弱又影响法力的发挥,是个两难的问题;至于人与法宝之间的灵感,需要在修炼自身的同时,与法宝共同修炼。象前面那两位,都与修炼至人剑合一的境界。平时神剑遁入体内,需要之时只需念动剑诀,便可凭空出现。”

“宝剑遁入体内?”柱子和小英子听的目瞪口呆,心道那样不用和别人打,自己便先被自己捅死了。

此时场中的白眉教主道:“看来要想不败,只有老夫亲自出马,再领教徐掌门的天愁剑和七虹境界的虹光剑法。”

白眉说着便要上场,刚才那个背剑蒙面人叫声“教主。”走了出来。白眉老祖看着蒙面人炯炯的目光点头道:“也罢,第三战便由我圣剑堂堂主代我出马了本内容为狂魔5章节文字内容。”

蒙面之人走到场中拔出剑。那是一柄血红的剑,通体暗红却充满危险,此剑一出,场中顿时笼罩上一股的血气,正派高手连忙运足了法力,才将血气逼开,而蒙面人持剑之人居然也在血气中微微的颤抖。

柱子看了场中的情形,于是问道:“林大哥,这人为何不将宝剑遁入体内?”

林强看了一眼血剑,摇头道:“看来这柄红剑是十分厉害的法宝,以那人的修为,尚不能控制。”

“哦。”柱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突然看到了“林大哥”腰间的剑,于是问道:“林大哥,你这柄剑也是厉害的法宝吧?”

“林大哥”听了脸上一红道:“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钢剑,是我修为尚浅。别乱说了,看比武吧,这场不知我们虹光派谁上场。”

“啊,血魔剑!”正道前辈有人识得此剑,惊呼之后都把目光向虹光派看去。有些少年弟子不明故里,四下询问,于是有前辈讲道:“17年前剑魔血洗虹光派,所持的据说就是一柄血色长剑。”

徐正甫脸上的肌肉跳了几下,终于稳下了心神,旁边一人早跳了出去大叫声“我来战你。”

只见马万冲不等徐正甫答应,古剑廉贞已凭空飞出,一道七色虹光,向那蒙面人击去。

血光一闪,七色彩虹突然消失,“当啷啷”古剑廉贞掉落到到,马万冲闷哼一声倒飞出去,徐正甫在他后背轻轻托了一下才止住了他的来势。马万冲一口鲜血喷出,徐正甫连忙点中他胸口几大穴道,手摸到他的脉门微微一惊,“马师弟,你……”

马万冲伸手指指血剑主人,便晕了过去。

“朋友且慢。”司马空大叫一声道:“敢问朋友大名?”

血剑主人停住脚步,目中杀气大盛。

白眉老祖干咳一声道:“此乃我圣剑堂堂主,前三场正好打平,司马首座不服可与他比试一场,以决胜负。”

司马空拔剑欲战,徐正甫却飞到了场中,直到白眉面前道:“白眉教主,今日比试三场打平,你我双方更有人重伤,我看就此罢手吧。改日我派到西域拜访贵教。”徐正甫说着,身上赤芒大盛,白眉老祖岂肯示弱,摇摇手中枯木杖,杖顶水晶球流光异彩。

狂魔5, 第五回 未分胜负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