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6回 岂能无忧

第六回 岂能无忧

“徐掌门,何必他日。今日我们便比试一场。你若胜了我,我便30年不入中原。”

二人说着,四目圆睁,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在中间相遇,腾起一股旋风,飞沙走石。旁边之人纷纷以袖摭面,只有了色、司马空等高手能以自身的法力在是前形成一个光罩,那些沙石近不得身。

原来是他们因为刚才那水晶球的异彩一照,都以法力护体,此时两股法力已呈胶着。

只见徐正甫身上赤芒如游龙,白眉老祖枯木杖头水晶散发的流光异彩愈加的诡异。围在周围的年轻弟子顿时胸中气血翻滚,纷纷后退。不过多时,赤芒与异彩已笼罩了整个广场,连了色大师、司马空、金棒贺长老等人都已退到了十丈以外。又是片刻,了色大师等又退后若干丈,打座调息,各自以本派的法力护体。

“啊!”虽然离的很远,可是小英子已喘不过气来,她叫了一声,想拉柱子向后退去。可是柱子去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场中的那发光的水晶球。

“掌门与那白眉都是法力超强,你们还是快退吧。”“林大哥”说了一声,自己先跑了。

小英子终于坚持不住,自己向马车的方向跑去。然后有各派的弟子也纷纷的跑过柱子的身旁,柱子动了,却不是后退,而是向前走去。他觉着那发着异彩的水晶珠似乎十分的亲切,在召唤自己,吸引着自己。

整个广场,已被两大高手发出的光芒笼罩,根本没有人能看见柱子正一步步的向中间的二人走去。

柱子感觉自己后背的伤疤奇痒难耐,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长出来,而心中却是痒痒的,他的心情也有些烦躁,想马上结束眼前两人的争斗。

二人都是绝世高手,如此全力施为即便分出胜负也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大家都明白可是谁也制止不了。徐正甫和白眉教主也明白,可是他们停不下来。

法力的比试已到最高峰,忽的场中徐正甫一声长啸,白眉看去他的二目似要变成赤红,白眉突感压力倍增,已陷入劣势。但即便是在此时,他也不敢完全催动那水晶珠的全部法力。

徐正甫当然发现了这个情况,于是想一鼓作气拿下白眉。

柱子渐渐的走近,身上渐渐的发出了光光,将那两人的光芒分开。

此时三十丈外发生了一件事情。血剑主人本正凝神打坐,忽觉背后血剑躁动,似要离他而去。他连忙施法压制,而血剑反抗之气反而更大。终于嗖的一下飞进了场中。血剑主人大惊,因为他深知血剑个性,它总是找魔性最强的人作为主人。当年自己为了能掌控血剑才甘心入魔道,如今场中二人竟有比他魔性还高之人,是徐正甫?还是白眉老祖?

没有任何声响,场中的赤芒和流光异彩都消失了,只剩下徐正甫和白眉老祖愣在当场。而飞进的血剑和白眉老祖枯木杖上的水晶球居然同时失踪。

“呵呵”,白眉老祖干笑两声转头便走,众弟子见他脸色难看只好紧紧跟上。走在最后的血剑主人怅然若失,根本没注意到司马空关注的目光。离开天枢殿一段距离后,白眉勉力御杖而起,邪教之中能飞行之人连忙跟上。只是刚过云线,白眉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直栽下去。旁边之人连忙将其拉住,缓缓落了下来,正是云下镇街口。“大师兄。”司马空等人跑回广场围在徐正甫身旁。徐正甫没有理会众人,连忙凝神打坐,脸上赤红之气流转不定。

司马空见状忙招呼其他门派之人道:“各派朋友,今日之事突然,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包涵,我掌门师兄大战之后需要调养,还请诸位先回房休息,明日之仪式照旧。”

众人正欲离开,忽有人高喝一声:“且慢。”众人看去,原来是无忧谷带队的那个中年男子。

“叶兄弟,还有何事?”司马空皱眉道。

“今日正好法相寺和天龙帮诸位前辈都在,还请诸位给我们无忧谷做主。”说话的乃是无忧谷大弟子叶孤云,他突然发难,颇令众人惊讶。因为当下虹光派算是受了重创,掌门与两位首座受伤,此时无异于乘人之危。但平时并未听说过无忧谷与虹光派有什么过节。

“了色大师,您是前辈高人,法相寺乃武林正道支柱,此事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叶孤云说话间竟有悲愤之色。

“叶施主不必客气,贵谷与虹光派若有恩怨武林同道必定主持公道,只是如今虹光派三人受伤,你们两派的恩怨是否可等到明天再说?”

“不行。今天既然说开,只怕明天便会将我们灭口。”

天龙帮与法相寺众人纷纷侧目,司马空强忍着怒气,而中间的徐正甫面上赤气阴晴不定,似乎情况比刚才更糟糕了。

叶孤云忽然一挥手,无忧谷弟子居然都拔出了兵器,而且刚才看似三三两两散乱站着,如今看来竟是摆出了无忧谷的看家阵法“合欢阵”。此阵由六对男女组成,将虹光派的天璇堂首座玄真子、天玑堂首座丁引还有司马空和徐正甫围在当中。

司马空大怒,大喝一声虹光派众二代弟子也纷纷拔剑,天枢堂、天璇堂、天玑堂21位入室弟子摆出三个七星北斗阵,将无忧谷众人围在中间。七星北斗阵、合欢阵与法相寺的罗汉阵、天龙帮的屠龙阵并称天下四大名阵。除罗汉阵外,其余三阵皆以杀戮见长,眼见一场血战难于避免。虽然无忧谷人数较少,但个个视死如归,似乎真有天大的冤屈。

“阿弥陀佛。”了色大师诵声法号,身形一闪站到了司马空和叶孤云的中间,其他法相寺弟子也都站在了合欢阵和七星北斗阵的中间,隐隐大罗汉阵的模样。

“叶孤云,无忧谷乘人之危却是为何?”司马空怒道。

“司马空,你别假仁假义了,凝碧涯大战之后虽然无忧谷所存精英最少,但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今日便为我们谷主讨个说法。”

“阿弥陀佛。”了色道:“听说风老谷主闭关多年,莫非出了什么事吗?”

“正是。”叶孤云道:“师傅他老人家已然去世了。”

在场众人听之都是一惊,那无忧谷主风轻摇,年轻时号称天下第一美男,而且武功高强。十年前凝碧涯一战,无忧谷精英尽出,但同时也是损失最为惨重。老辈人物只有风轻摇一人活了下来。但世人尽知风谷主七年前开始闭关,至今未出。

“师父他老人家,正是被这奸人害死。”叶孤云一指地上的徐正甫。

“休得胡言!”司马空大喝一声祭出紫薇剑,玄真子、丁引也祭出了宝剑。

“阿弥陀佛。”了色用狮吼功诵了声法号暂时稳住局面,问叶孤云道:“叶施主,话不可乱讲,可有证据否?”

“证据?不用我拿,你让他们拿出天愁剑,一切就会明了。”

司马空听罢眉头一皱,又听叶孤云道:“他们能拿出天愁剑,便是我胡言,我当场自裁谢罪,若是没有,哼哼……”

“司马施主。”了色道:“方才邪教让你们拿出天愁剑时,徐帮主似乎就有难言之隐,如今之事关系到贵派500年的声誉,还是快快请出天愁吧。”

“了空大师。”徐正甫刚刚稳住了些气血,站了起来。

司马空等人纷纷搀扶,徐正甫摆摆手。

“不瞒大师,天愁……丢了。”此言一出众人大乱,连虹光派的二代弟子的都是一愣,虹光剑派的镇派之宝神剑天愁居然丢了。

“当啷啷”,叶孤云打开背上的包袱,半截宝剑掉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