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7回 美人酥胸

第七回 美人酥胸

“天愁?”虹光派众人都是一惊。

徐正甫一惊,手中掐个剑诀,那半截宝剑起轻的飞起,“不错,果然是天愁。”

“怎会在你那里?”司马空道。

“你可知我们从何处找到此剑?是从我师傅的尸体上。我师傅八年前闭关修真,而自三年前便不进饭食,我们以为师父修真大成不食人间烟火了。可是时间一长师傅我们发觉不对,我等进去查看时,师傅早已离开了人世,而这半截天愁,正插在他老人家背上。”

天下群雄皆惊!

徐正甫捧起只有三分之二剑身的天愁剑,轻声道:“此剑乃本派祖师采碧云山七处仙坑内的玄铁石精练而成,据说出世之时天上风云突变、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故名天愁。虽说不上天下无双,却可以将我派虹光剑法发挥至极致。”

徐正甫话音未落,突然催动剑诀,右手二指一指,只见天愁剑轻舞,一道绚丽无双的七色彩虹从天而降将叶孤云罩住,众人大惊,都以为徐正甫要对叶孤云痛下杀手。可是剑虹又消失了,等众人看清楚时,天愁剑停在叶孤云喉咙前五寸之处,剑芒不停的颤动,似欲破剑而出。

叶孤云脸色惨白,他没有想到徐正甫已到如此境界,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饶是利刃在前,他还是抬起剑尖指着徐正甫。

徐正甫突然正色道:“你无忧谷勾结邪教,盗取我派神剑天愁,又趁我派与邪教两败俱伤之时突然发难,栽赃陷害,邪教突然重回中原和这半把天愁剑便是证据。”

徐正甫说的义正词严,天下群雄皆有恍然之色。

“你……你胡言。”叶孤云急道。

“请问叶兄弟可亲眼看见徐某刺杀风老谷主?即便是我所为又为何又将镇派之宝天愁折断,留给你们做把柄?再有一切情况皆是你等猜测而来,若一切局面都是有人刻意安排,你岂不是放过杀死风老谷主的真正凶手?”

徐正甫说完收剑,转身进了天枢殿,只留下众人发愣。

“叶施主,徐掌门所言有理,今日之事蹊跷,还需慢慢商议。”了色道,“还是请叶施主先回住处休息。”

无忧谷的突然发难,分散了众人注意力,众人一时没有时间去想方才徐正甫与白眉老祖的恶斗,还有他们不知道的,血剑和水晶珠的下落。

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人就是柱子。

再或者,他也不知道。

再回头说徐正甫与白眉老祖大战之时,二人全力比拼不能分神,而其他人在两大高手全力施为之时,只能躲得远远的凝神打坐以求自保,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广场中居然还有第三个人。二人法力都发挥到极致之时,腾起一阵旋风,将柱子卷起。而此时柱子后背的奇痒已散至全身,不单是痒,而是又痒又痛。

旋风越来越大,柱子在旋风中非但没有被吹跑,反而被中间一股无名的力量吸引,离二人越来越近,最后竟站到了二人身旁。徐正甫与白眉老祖虽然全神贯注,但身边多了一个人还是感觉得到。二人心中都是一惊,以为是对方的帮手。但片刻之后这第三人却没有任何动作,二人又是诧异,连了色大师、司马空这样的高手,都要躲在三十丈外,此人却可站到一丈的距离,除非是法相寺之不世神僧了空大师、无忧谷老谷主风轻摇,再或者传说中的南疆魔尊。但肯定都不是,因为上述三人不是闭关多年,便是在万里之外,还有业已死去。

徐正甫与白眉老祖想着,身上劲力去不减反增,忽得一声轻吟,一柄血剑飞来,本欲飞入圈中,但被枯木水晶的异彩照射后剑身微颤,不敢入围。忽的徐正甫怪叫一声,双目变的赤红,法力暴增。白眉老祖只凭多年的修为苦苦支持,已然有心催动枯木杖上的水晶珠,与徐正甫拼个鱼死网破。

柱子此时全身的疼痛已麻木,神志不清。忽听旁边血剑一声轻吟,似要入阵,柱子随手一抓,竟然将血剑抓在手中。血剑忽的发一阵哀鸣,挣扎几下,居然暗淡了下来。柱子感觉抓剑的左手火热,似要将他烧化,而那相斗的二人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是凉丝丝的,于是伸手抓来,突然眼前异彩一闪,一股凉意突然自手臂传到了心头,胸口突然有些发闷,似乎一下子挤进去了什么东西。他闷的要大叫,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似乎自己碎成了千万片,而这下碎片在空中飞行了一段之后,在另一地方重新拼成了自己,接着……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山坡之上的杂草堆里,身上的感觉都已消失,只有心中有些不舒服,柱子正欲起身,全身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又倒在了地上。

心里多了件东西。柱子是这样想得。他用力的收一下胸口,突然一股凉意竟好像知道他的心意,从胸口轻轻的流出,在他的眼前形成了一个水晶珠,有碗口大小,流光溢彩。

“啊!”柱子大惊,他认出这是那白眉教主杖头上的水晶球,它怎飞入了我的体内。柱子正在惊讶,他发现水晶珠一出,旁边的草木立刻发生了异变--五丈内的草俱已发黑枯萎。

此时水晶球发出一阵的轻鸣,围在柱子周围不停的旋转,四周的草木纷纷的枯萎。柱子被眼前的奇象给吓着了,只是半躺着一动也不敢动。

“柱子,柱子。”远处的传来了小英子的声音,看来柱子还在碧云山上。

“英子姐,英子姐。”柱子叫了两声,突然心道不好,此珠如此怪异,若是英子姐被其一照,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看自己无事,柱子放心了一半的心。

小英子闻声过来,远远地看到了柱子,但当她看见一颗放着异彩的水晶球在柱子身旁不停的旋转时,她放缓了脚步。看柱子并无异状,于是慢慢靠近。

“柱子,你没事吧。”小英子问着,走进了那枯萎的草木圈圈,忽的脸色微变,本要后退,去晕倒在地,柱子看去她的脸色竟然渐渐的发黑,似乎生命在慢慢的流失。

“英子姐,英子姐。”柱子大叫几声,忽然想到了罪魁祸首,他指着水晶球喝到:“不许害她,不许害她。”水晶球异彩微敛。

眼见小英子手臂也变成了黑色,柱子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起,猛地起身一巴掌打在水晶球上,水晶球突然消失,柱子只觉着心中一紧,似乎又多了件东西。

他已顾不上这些,连滚带爬的到了小英子身前,小英子只是眨着双眼看着柱子,却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身上的肌肤不再变黑。

“英子姐,英子姐。”柱子叫着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在小英子的脸上手上轻轻的揉着,想把上面的黑色擦去。

小英子的手被柱子揉了几下,上面的黑色居然真的淡了许多。柱子见状大喜,连忙把小英子的手捧起来,慢慢的揉着。渐渐的,小英子的手恢复了白皙,还露出了红晕。

柱子又如法在小英子的脸上揉揉,小英子的脸也渐渐恢复了红润,这时爬在小英子身上的柱子却愣住了。他头一次如此近的看着一个女孩,睫毛、嘴唇、呼吸都是这么的清晰。英子不能动,只能任由柱子在自己身上揉捏。不过柱子揉捏之后,身上的乏力之赶顿时好了许多。她感觉出来是柱子救了自己,于是双颊微红的闭上了眼睛。柱子虽然只有16岁,但也略懂男女之事,柱子的脸红了。只是他也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小英子身上的黑还没有尽数散去。

透过小英子的衣领,隐约可见她的身上还是黑的。柱子去解小英子的领扣,可是平时灵活的手指今天却颤抖的不听使唤。终于他解开了她两三个扣子,小英子身上没有变黑,可是那对白皙丰满**跳了出来。柱子不敢多看却忍不住不看,他在小英子发黑的脖子上揉着,脸却转到了另一旁。

小英子身上的黑都已消失,肤色不但红润而且似乎比平时更红。柱子的手还在她的脖子上揉着,直到听见小英子不同平常的喘息声。柱子转回头时,小英子早已满脸绯红,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柱子连忙住手,爬到一旁。”英子姐,我……”

小英子红着脸坐了起来,扣上扣子。柱子看着英子的动作,心道英子姐是刚刚恢复,还是早已恢复了?

此时东方微白,英子看看柱子道:“我去赶车来。”然后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