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9回 没有师父

第九回 没有师父

早晨时分,本应是云下镇开始忙碌的时候,可是今天的云下镇却是一片死寂。若不是有一人无力的哭声传出,大家还以为这是一座死镇。

空中闪过数道光彩,徐正甫、司马空、了色、叶孤云以及四大门派的长老们落到了云下镇街口,虽然都已是得道的高人,但他们还是被眼前的惨状给震惊了。原本有四五百人的云下镇,如今只剩下两个活着――柱子和小英子。

“阿弥陀佛。”了色大师与众法相寺弟子见状念起了佛经。

“什么人干的?”司马空问先到的虹光派弟子。

“报掌门师叔,昨夜邪教曾在这里驻扎。”秦弄玉道。

“哼。”司马空怒哼了一声,袖子一甩,一个瓦鑵应声而碎。

“大家四处找找,看有没有需要救治的人。”了色道。

于是四大门派的弟子四下搜索,最后只把柱子和小英子二人带了过来。

“柱子?”杜大宝上前扶住柱子

“英子姐。”徐若琪也跑了过去。

“你们认识他们?”司马空道。

“禀掌门师叔,柱子是云下镇米店的伙计,小英子是裁缝,昨日二人上山送米送衣。”

“你二人可曾看见是何人所为?你们又是怎样活下来的?”司马空问道。

“我……我……”柱子被吓得不轻,脑海中只想着李掌柜被劈成两段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大米,一时说不出话来。还有已哭地死去活来的小英子紧紧地搂着他的胳膊,仿佛这是天地间唯一的依靠了。

“柱子兄弟,这是我们司马掌门,他会给你们做主的,他问你话呢。”杜大宝道。

“司马……掌门。我们也未曾见是何人行凶,我们昨晚在山上没下来。”柱子断断续续道。

“锵”的一声响,空中闪过一道红光,摇光堂堂主司马婉茹祭出了神剑破军,高声道:“掌门师兄,不必多问,除了邪教谁又能下的了如此毒手,正好四大门派齐聚于此,咱们不防一路追去,将一干妖人杀的片甲不留。”此话一出,四大门派中人纷纷响应。

“司马师妹,你可知邪教逃往何处?再或者是否有强援,设下埋伏等我们入圈套,难道你忘记十年前凝碧涯之战正道人士之惨状了吗?”

“难道师兄就任由邪教残害百姓吗?”司马婉茹反问。

“师妹,仇是一定要报的,且等我们查清邪教之所在,再聚齐天下正道人士,一举剿灭邪教。”司马空说着看看旁边的徐正甫,只见他脸色忽红忽白,显然又是内法不调。

“快送大师兄回山。”司马空道。

司马婉茹收回破军,带人把徐正甫搀扶着上山了。

此时叶孤云与几个师弟商量了一下冲司马空抱拳道:“司马掌门,无忧谷今日虽不计较,但恩师之死必与贵派有所关联,还望司马掌门得闲到无忧谷,我恩师仙逝的现场查看查看。今日便告辞了。”

“好

。不送。”司马空还礼。

“阿弥陀佛。”了色大师道:“司马掌门,我等也告辞了,此处之事就交与贵派处理了。”

司马空点点头。

“那我天龙帮也不再打扰了。我天龙帮弟子遍天下,必会查出魔教藏匿之处,再召集大家共破之。”说话的是天龙帮的柯长老。

于是三大门派之人纷纷散去,司马空安排天玑堂和天璇堂弟子在此清理现场,自己转身要走。

“掌门师叔,他们怎么办?”杜大宝指着柱子和小英子。

“暂且带回山上安顿吧。”

于是柱子被安排到了杜大宝所在的天权堂,小英子被安排到了徐若琪所在的摇光堂。

几日之后,山下之事基本收拾的差不多了,柱子和小英子被叫到了天枢殿。

大殿上七把椅子,却只坐了五个人。

正座是新任掌门司马空,左手徐正甫,右手玄真子,其他还有天玑堂首座丁引,摇光堂首座司马婉茹。

“两位,云下镇发生如此惨案,我虹光派也有保护不利之责,目前看来应是邪教所为。你们的亲人都已亡故,不知你们以后做何打算?”司马空问道。

“司马掌门。”没等柱子开口,小英子抢先道:“我父母兄弟都死于邪教手下,我与邪教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想加入虹光派修习正道仙法,它日有成再找那邪教报仇雪恨。”小英子说的咬牙切齿。

“好!”摇光堂首座司马婉茹听罢此言大喜道:“你虽是女儿之身,气概却不亚男子。”然后她转身对司马空道:“掌门师兄,按我虹光派祖制,七堂各应有七名入室弟子。前年我那三徒弟流水山庄庄主卓不凡之女卓亭亭嫁为**,下山出室。如今我便收这女娃为徒吧。”

司马空点点头道:“你既有此意,我等没有异议。”

“还不叫师父

。”剑煞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师父。”小英子倒地便拜。

旁边的柱子有点蒙,心道英子姐什么时候会说这些话。天枢殿外徐若琪她们几个女孩子却乐成一团,她们自一见小英子就十分喜欢,而且小英子一手好的针线活会做出十分漂亮的衣服,于是便教了小英子投其所好的说师父爱听的话,如今果然成了摇光堂的七个入室弟子之一,她们自然高兴。

“小伙子,你呢?”司马空问柱子。

“我?”柱子想说我也想加入虹光派,这就是他多年的梦想,可是梦想就在眼前,如果人家不答应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说?

旁边的小英子弄出一些动静,柱子看去是她期盼的目光。他想起在山坡上他为她驱毒,他们两人又在马车上紧紧搂在一起,加入虹光派便是和她在一起,于是咬了咬牙说:“我想加入虹光派。”

司马空没有马上回答,他与其他几位首座对视几眼又都看看柱子。这几天他们都已观察过柱子,在他们看来柱子的根骨十分平庸,非可造之才,而每堂只有七名入室弟子,名额自是十分珍贵,并且他们如今七名弟子已满,如非遇到奇才,自是不会轻易更换的。他们显然已商议过此事,于是司马空对柱子道:“小伙子,我虹光派七大堂,每堂皆有七名入室弟子,如今只有天权堂少一名弟子,你便加人此堂如何?”

“好,谢谢掌门。”柱子听到虹光派收了自己自是十分的高兴,至于什么堂他哪里明白。他看着椅子上的四个男人,不知哪个是他师父。

最后司马空干咳一声,指着一把空椅子道:“天权堂曹师兄前几年出门办事至今未归,你便冲着他的椅子拜上三拜吧。”

柱子对着椅子拜了三拜,司马空又道:“杜大宝是你们堂的大师兄,以后就听他的吩咐,等马师兄伤好了,他会代曹师兄带你们修习武功。”

杜大宝进来带走柱子,而司马婉茹刚带小英子出了殿门,就被她的徒弟们团团围住,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英子只是应付着点着头,却不时的向柱子那边看去。徐若琪看到此景莞尔一笑,悄悄道:“英子师妹,咱们各堂是可以相互走动的,你们会常见面的。”

小英子脸一红,低头跟着师父师姐们走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九回 没有师父)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