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10回 全能高手

第十回 全能高手

杜大宝带着柱子回到天权堂,给柱子一一介绍了各位师兄:三师兄郑桐、四师兄江默林五师兄汪小轩、六师兄林强。前面几人都比柱子大上三四岁,只有林强与柱子同岁。他高兴的拍拍柱子的肩头,笑道:“小师弟,你以后就跟着我混了。”

杜大宝给柱子安排好住处后,简单的介绍了虹光派的情况。虹光派的真正名称是虹光剑派,由七大堂组成。因为碧云山上七座仙坑与天上北斗七星相应,故而虹光派七个堂便取北斗七星之名曰:天枢堂、天璇堂、天玑堂、天权堂、玉衡堂、开阳堂、摇光堂。而虹光派除了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还有一套天下闻名的阵法:七星北斗阵。此阵需七人才能驱动,而各堂只收七名入室弟子也是因此,若遇强敌,七个弟子也可以摆出七星北斗阵。同是七星北斗阵,也有所不同。由各堂弟子摆出的叫小阵,由七位首座摆出的阵法叫大阵,另外还有中阵,是由挑选而出的七名武功最高的弟子组成的七星北斗阵,一般情况下是每天堂出一名弟子。

杜大宝讲的这些事情,有的柱子听说过,而有些却是头一会听说,特别是有关七星北斗阵之事。柱子听着,突然问道:“大师兄,咱们堂是谁在中阵?”

“嗨”杜大宝长叹一声道:“中阵选拔赛已多年未举行,若二师弟在话或许能入选中阵,可是他与师父失踪多年了。小师弟,以后就看你了。”杜大宝道。

“是,大师兄。”柱子没有听出调侃之意,又问道:“师傅和二师兄是怎么回事呀?”

“这个……”杜大宝愣了一下道:“你即已入我天权堂便不是外人,三年前当时的掌门徐师伯派师父与二师弟出门办事,至今都没有音信呀。这是掌门师伯与司马师叔的说法,似乎还有什么内情我们也弄不明白。”

然后杜大宝又给柱子介绍各堂首座谁是师伯,谁是师叔。突然一下子听了这么多的名字,柱子一时已记不清楚,只是不停的点着头。最后杜大宝见吴天听得居然睁不开眼了,才停住了口,让他早点休息,因为明天要起大早的。

寅时刚到,柱子便被杜大宝唤醒,要准备早饭了。杜大宝带柱子来到厨房,那里其他几位师兄早已来到。

“你会做什么?”杜大宝问道。

“我……我会煮米饭。”柱子道。

“对了,你是米店的。”杜大宝自语道:“别的还会什么?烧水、洗菜、蒸馒头、切菜、炒菜,你会几样?”

柱子听杜大宝一气说了这么多,搬着指头一一数着。

杜大宝和其他几位师兄看柱子半天不说话,心里一阵的紧张,他不是只会煮米饭吧?

终于,柱子搬完指头道:“大师兄,这几样我都做不太好。”

“嗨!”众人一阵的长叹,被猜中了。记这几件事情都要搬手指头,看来不是什么机灵之人。林强更是一拍大腿道:“原我是什么也不会干,没想到来个比我还笨的。”

柱子看着大家的表情,知道是自己让大家失望了,于是低下了头。

杜大宝见状拍拍他的肩头道:“小师弟,不会就慢慢学来。好吧,先不给你安排具体的事情,谁需要帮忙你就帮谁吧。时间不早了,大家开工了。

于是大家开始忙碌起来。

柱子感觉杜大宝对自己很好,于是先接过他手中盆,熟练的淘米、下锅。

杜大宝看着点点头,心道不愧是卖米的,煮米饭手法纯熟呀。他在另一口锅内打满了水,不停的放着柴火,柱子看到了连忙过来,看看锅中水的多少,然后捡出几根柴火放到了灶下,对杜大宝道:“大师兄,这里不用管了,柴火烧完,水正好开。”

“你怎么知道的?”杜大宝疑惑的看着柱子,其他人听到他们对话,也纷纷看来。

“大师兄,米店对面是家茶楼。我无事的时候,经常帮他们烧水。”柱子低头道。

杜大宝还是将信将疑的点点头,自语道:“对呀,米店对面是家茶楼。”

于是其他人又开始忙活,柱子四下看着,不知给去帮谁。忽然一片水珠溅了他一脸,其他师兄也纷纷叫道:“三师兄,你小心点,水溅我们身上了。”

只见三师兄郑桐正黑着脸,对着手下的一大堆绿菜生气。“这菜力气小了洗不干净,力气大了就揉碎了。好不容易洗干净甩了下,你们还嫌溅上水了。”

柱子四下打量,看见屋内有几个盛水的大缸,其中有一口是专门盛洗菜水的。于是连忙走了过去道:“三师兄,让我来。”

他说着将几样菜按顺序统统放入了缸中,然后在缸内先刷再抖水,最后后拿出来时,菜已洗好,而且不失本色。

众人看着他熟练的样子,又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看过来。

片刻的功夫,柱子便将几样菜洗的干干净净,摆到了郑桐的跟前。

郑桐检查一下,这菜洗的既干净,又没有象自己那样揉坏。于是惊道:“这个你也懂?”

“三师兄,我们米店每年端午前要卖粽子叶,为了成色好一点,都是由我先洗干净的。”

“原来你洗过粽子叶。”郑桐道。

此时杜大宝揉好了面,四师兄江默林正揉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馒头,放到锅屉上。柱子走了过去,从盆中取了一块面,三揉两揉便揉成了一个光溜溜的馒头坯子,放到了屉上。

江默林和其他人都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柱子。

馒头刚揉好,突然屋内红光一闪,汪小轩叫了一声。原来他只顾看柱子了,忘记锅里正烧着油,此时温度太高,油烧着了。柱子见状拿了一个锅盖,在油锅上一盖,片刻之后火便灭了。然后他拿起旁边的佐料,下锅炒香,顿时厨房内香气四溢。没过多久,一锅色香味俱全的菜便炒好了。

众人闻闻菜,再吃惊的看看柱子。柱子担心的看着几位师兄,见众人只是瞪着自己不说话,终于弱弱的问道:“师兄,我炒的不好,我重炒,你们别生气。”

“你不是说你这几样都不熟吗?”众人问道。

“是呀,都做不太好。我们李掌柜说,我烧水不如茶楼里的小麻子,洗菜不如英子姐,蒸馒头比不上镇上的馒头李,炒菜不如老板娘。”柱子说着。

听了柱子的话,几位师兄面面相觑,突然高兴的大笑起来。

柱子看的直发愣,连忙问道:“师兄,你们怎么了?”

“你小子,太好了。”几位师兄将柱子的肩头拍的“啪啪”之响,柱子险些被他们拍到。

“我们以为堂中来了个什么也不会干的,可是你比我们做的都好,这下我们可以轻松点了。”郑桐高兴道。

柱子也笑了,他终于明白师兄们是因为他而高兴了。

“小师弟。”六师兄林强道:“你都帮他们干活了,也给帮我切切菜吧。我去趟厕所。”

“好。”柱子答应一声,跑到了林强让开的案板前,伸手便要拿起菜刀。可是手一接触菜刀,身体突然如中电一般一颤,柱子连忙松手,一愣之下想再次拿起菜刀。

“咦?”柱子奇了一声,只见这把菜刀与普通菜多有不同,不仅是刀身比普通菜多宽了许多,而且是两面有刃,更奇特的是这把菜刀牵重无比,柱子一拿之下,居然没有拿起来。

“哈哈。”林强从厕所回来,看见柱子拿着菜刀摇摇晃晃的样子笑道:“终于有你不会的了。这把菜刀非有一定的功力是用不了的。这两面刃一面切素菜,一面切浑菜。”

“哦。”柱子应了一声,终于用两只手把菜刀拿稳,在案板上切了几下,已是满身大汗。

杜大宝也笑笑道:“这切菜的活还是别让柱子干了,等他内法有所小成后,才能使动这把菜刀。”

在柱子的强力加入下,距离预定的时间还有两刻,天权堂众人已做好了全派的早饭。

看时间尚早,于是杜大宝召集本派的师弟们先吃饭。其实不用他招呼,其他人闻着柱子炒出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早都忍不住的咽着口水,不时的伸手偷吃一口。

风卷残云,没到一刻的时间,一桌子的饭菜就被大家吃得干干净净。杜大宝边帮柱子收执着碗筷,边高兴道:“自师父和你二师兄储志宏走后,咱们这里便没有了作菜的能手,以至于摇光堂的师妹们都以距离太远而另起了炉灶。还好其他堂的师兄师弟们对饭菜要求不高,否则也不在咱们这里吃饭了。”

“哦。”柱子答应一声,心道原来摇光堂不在这里吃饭,如此一来便见不到英子姐和徐师姐了。

柱子将碗筷收拾好后,距离开饭的时间只有一刻了,而几位师兄却跑到了饭堂之外,远远的看着一座吊桥,争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