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一回逢八竞速

十一回 逢八竞速

柱子慢慢的走近,只听三师兄郑桐道:“四师弟、五师弟,你们今天押谁先到?”

“我押李玦赢。”四师兄江默林道。

“我押薛师兄赢。”五师兄汪小轩道。

“哈哈,那这样还押秦弄玉了。”郑桐笑道:“他可是连赢三次了。”

三人说着,纷纷拿出了银两,交到了林强手中,原来林强才是庄家。

“小师弟,你押不押?”林强捧着银子问柱子。

“押什么?”柱子问道。

“对了,你刚来,还不知这里的事情。”林强道:“每月初八,在早饭之前,各堂的师兄师弟们便会比试一下御剑术或者轻身之术,从各峰延吊桥索链或飞或跑赶到咱们天权峰。”

“还有这样的事情,不知本派中何人最强?”柱子奇道。

“当然是虹光三杰了。”杜大宝道:“这项比赛也是他们发起的,自从他们三人都学会御剑飞行起。”

“大师兄,你不押注就别多说话。”林强等三人齐道。

杜大宝摇摇头,不再做声。

“现在除了上述三位,其他的师兄师弟们也都跟着起哄。但是不论他们是御剑飞行还是施展轻身之术,都比不过虹光三杰。”林强道。

“虹光三杰?”柱子记着当日在云下镇,那无忧谷之人似乎说出个这个词。

“不错。咱们虹光派二代弟子中,天枢堂秦弄玉、天璇堂李玦和开阳堂薛不才三人最为出色,于是江湖中便将此三人并称为虹光三杰。”林强解释道。

柱子点点头,朝远处看看,突然问道:“上述三堂距咱们天权堂距离不一,他们如何比试呀?”

“问的好。”林强说着,拉柱子向前走了几步,指指天枢峰、天璇峰、天玑峰和天权峰组成的斗中间的位置。只见那里若隐若现的有一座峰头,在上述四峰居然和有一条吊桥连到那里。

“那座矮峰叫做思过峰,凡是本派有错之人,便会被罚到那里面壁思过。有人测过,从那里到天权堂的距离,和从开阳堂到这里的距离相当。所以李玦和秦弄玉便从思过峰出发,薛不才从开阳堂出发,三人的距离是差不多的。”

林强正说着,突然听到天枢峰方向传来了三声钟响,郑桐等人一阵的激动,纷纷叫道:“早钟响了,他们来了。”

果然,不久之后,便见从思过峰的地方飞来两点白光,从开阳堂的方向飞来一点白光。当然,这三人是打头的,后面还跟着他们不少的师弟。

四师兄江默林左右看看道:“今天我要赢了,似乎是李玦领先一步。”

郑桐和汪小轩没有做声,显然是江默林说对了。

片刻之后,已经可以看清楚那三人的样子,杜大宝、郑桐等人连忙后退,离开吊桥一段的距离。吴天只顾看那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已退到了后面。

杜大宝发觉柱子还战在桥前,连忙叫道:“小师弟,快退回来。”

为时已晚。

两道劲风,李玦和秦弄玉已率先冲了过来。果然如决默林所说,李玑领先半步。

“啊!”柱子一声的惊叫,因为李玦正向自己撞来,而李玦脚下那寒光闪闪的剑尖,正好刺向自己。

李玦只注意着旁边的秦弄玉,当发现柱子挡在身前之时,距天权峰不过几丈的模样。他情急之下身体向旁边一跃,同时脚下用力一蹬,将脚下剑蹬开。

“咚”的一声,李玦脚下剑击到了旁边的一块巨石之上,将巨石击成了几段。而李玦身体在空中连续的旋转,终于在天权堂的正门之上踏了一脚,才安全落地。

只是此时,秦弄玉和薛不才早已收起了宝剑,笑呵呵的看着他。

“李玦,你又输了。”秦弄玉嘲讽道。

李玦被气的脸色通红,他瞪了一眼被吓坏的柱子道:“你怎站在那里,你不知我们每天从那里上来面?”

“我……”柱子不知给说什么。

“李师弟。”杜大宝上前道:“柱子师弟是新来的,还不知道咱们派的事情,你可不能跟他计较。”

李玦看了柱子一眼,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对秦弄玉和薛不才道:“今天的不算,若没有这位师弟阻挡,我定是第一。”

“狡辩。”秦弄玉道:“前次、上次都没人阻拦,你为何在我之后?”

“你什么意思!”李玦大怒之下一伸手,一声的轻吟,原本插在地上的宝剑凭空飞起,落到了李玦的手上。

“你想打架吗?”秦弄玉也拔出了剑,两人怒目而视。

“慢慢,两位师弟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动手吧。”杜大宝连忙站到了两人的中间劝道。

两柄剑已发出了白芒,显然是二人运上了内法。杜大宝见自己的归劝没有起作用,急的满头是汗,突然他看见了旁边冷笑的薛不才,于是叫道:“薛师兄,你别笑了,快帮忙劝劝他们吧。”

“哈哈。”薛不才又笑了两声道:“此二人迟早要拼个死活的,你劝又有什么用?你打的过他们吗?”薛不才顿了一下道:“况且他们打架也不是为了赛跑之事,而是为了徐师妹。”

薛不才一句话出,秦弄玉和李玦二人同时转身,对他怒道:“你休得乱讲。”

薛不才见二人脸有些红了,居然笑了。

此时其他各派的弟子也纷纷赶到,拉人的拉人,劝架的劝架。只是在劝的过程中,不知是谁突然提了下鼻子,然后转脸向饭堂看看,接着目光落到了杜大宝的脸上。

“杜师兄,难道是曹师叔回来了?”

“哈哈,师父还没有回来,今天是柱子师弟的手艺。怎么样?香吧。”杜大宝笑道。

突然“哗”的一声,众人化成了若干股的旋风,冲进了饭堂之中。

外面除了天权堂弟子,只剩下那虹光三杰。虹光三杰吃惊的看着空空的峰顶,自语道:“原来他们的轻身之术也不错。”

“走,吃饭去吧。”薛不才说着也走进了饭堂。

那二人同时收剑,冷哼一声也跟了进去。

三人达到饭堂之内时,被堂内的景象惊住了。只见那些师弟们一个个狼吞虎咽,盆中桌上的饭菜已所剩无几。

终于,薛不才大叫一声道:“他们太没规矩了,掌门与首座们未到,你们居然……”说到这里,他提了下鼻子,也发觉今天的饭菜与往日不太一样,然后转脸看着杜大宝,杜大宝则正与众位师弟死死守住六位首座的那张桌子,防止那些饿狼们偷吃了这里的饭菜。

突然,饭厅中一半的弟子都安静了下来,连忙低头坐下。他们都是面朝着饭堂门口坐得。

而另一半弟子见对手少了,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的吃起来。

薛不才干咳一声,高声道:“参见师父、参见几位首座。”

饭堂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后一半弟子有的口中赛满了菜,有的刚喝下去一口的热汤,听到薛不才的提醒,都老实了起来。或是鼓着嘴,或是捂着胃。

丁引和玄真子城府较深,没有作声。司马空虽然面有怒色,但是不便发作,最爱发火的司马婉茹不在,于是便轮到马万冲吼叫了。

“你们这帮兔崽子,眼里还有师长吗?”

众弟子纷纷站起来,低头不语。

马万冲看着众人的狼狈相,还要发火,突然旁边的徐正甫笑了起来。“哈哈哈,看来今天的饭菜不比平常呀,咱们也快去尝尝。”说着首先走到了杜大宝等人护着的那桌饭菜前,在正座的上手位坐了下来。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块,放入口中。脸上突然笑成了花。

“好好好,大宝呀,你们难道是从摇光堂偷师去了?”徐正甫道。

“禀报师伯,没有偷师。”

“那今日的饭菜怎如此好吃?”

“师伯,今日的饭菜,是本堂柱子师弟的手艺。”

“是吗?”徐正甫大喜,“看来以后大家都有口福了。”说着司马空等人也坐了下来,纷纷动筷,品菜,然后赞不绝口。

大家见掌门和首座不再生气,于是才放心来,低头吃饭。可是桌上的饭菜,已所剩无几。可是有三人,心里着急,可是放不下架子去抢剩下的饭菜,于是挨饿,那便是“虹光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