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三回虹光三杰

十三回 虹光三杰

天权堂的日子有些单调,所以日子过的飞快,转眼间又逢初八。柱子做好了饭菜,早早的来到了吊桥的之旁。他并非是要赌钱,而是对虹光三杰御剑之术十分的羡慕,心中想着自己何时能学会。

“今天你押谁?”三师兄郑桐、四师兄江默林、五师兄汪小轩又开始押注了。

“我还押李玦胜,上次若不是柱子师弟阻挡,我早赢了你们二两银子了。”江默林道。

“昨天只是凑巧,我今天押秦弄玉胜。”汪小轩道。

“我要押秦弄玉的,你怎么抢到前面的了?”郑桐急道。

“那好说。”六师兄林强抢过二人手中的银子道:“你们合伙押秦弄玉,赢了你们平分四师兄的银子,输了都给他。若是薛师兄赢了,除了我的抽成,剩下返回本金。”

“好。”三人答应道。

钟声响过,赌钱的三人都开始不停的左右张望。柱子有了昨天的教训,退到了三人的身旁,仔细的看着。

果然如昨天一样,钟声一响,那三点白光从远处飞来,而其他弟子则紧跟在他们之后,居然有几人能跟的上,只被落开了十几丈远。而其他人则大呼小叫的加油起哄,惊的山峰间的仙鸟们振翅而飞。

“我要赢了。”江默林看出李玦领先半步,于是叫道:“你们的银子都归我了。”

果然是李玦在前,此时汪小轩眼见自己要输,心中颇为不平衡。输银子没关系,可是让他一次赢了两人,却是头一回。他看见了旁边的柱子,于是心生一计。他将双手背在背后,暗中施法,一道白光绕到了柱子的身后,突然将他一推。

柱子本在专心的看三人飞行,用心观察着他们的动作。突然感觉后腰被谁推了一下,力道不小,于是向前冲去。

李玦见自己今日又是领先几尺,心中大喜。于是暗中催动法力,好让自己稳拿第一。眼见天权峰就在眼前,这一个月来自己的苦练终于收到效果了。突然,前面冲出一人,踉踉跄跄朝自己脚下剑扑来。

李玦大惊,连忙催动法力,向上飞去。

就在这片刻之间,薛不才已稳稳的站到了天权峰上,哈哈大笑。秦弄玉只是晚了半步,懊恼不已。李玦则是大怒,御剑飞回,收剑落地。

“怎么又是你?”李玦指着柱子的鼻子怒道。

“我……”

“柱子师弟,都说过你刚入门下盘不稳了,你还往前凑,看又挡住李玦师兄的路了。”汪小轩佯装道。

李玦刚要发怒,突然旁边的薛不才笑道:“李玦师弟,输便是输了,别拿小师弟出气呀。”

李玦瞪了薛不才几眼,突然笑道:“薛师兄,都说你诡计多端,莫不是你和他串通好,故意挡我路的吧?”

“哈哈。”薛不才笑道:“师弟想多了。我若是与柱子师弟串通好,挡也是要挡秦师弟的,他可是连胜了四场。”

“哼,若不是我今日在半空中遇到一只飞鸟,我就是五连胜了。”秦弄玉懊恼道。

“呀,李玦师弟,莫不是你与那鸟儿串通红,故意挡秦师弟的路吧。”薛不才学着刚才李玦的语气道。此时其他的师弟们都已赶到,听到薛不才如此说纷纷大笑。

李玦知道自己说不过薛不才,如此说下去占不得便宜,于是气的瞪了柱子一眼,率先走进了饭堂。

“薛师兄。”秦弄玉笑着道:“今日真的差点撞上飞鸟,才晚了师兄半步的。”

“我自然是相信师弟的话的。”薛不才笑道:“有空到我们玉衡峰那边,那边有许多的鸟巢,我请你吃烤鸟蛋。”说完,薛不才大笑着走进了饭堂。

“他什么意思?”秦弄玉感觉薛不才话中有话。

“那边鸟巢多,鸟儿自然比这边多呀。”旁边一个师弟反应过味来翻译道。

“啊!这个家伙。”秦弄玉怒道,“又被他编排了。”

自那日马万冲发火之后,大家都老实了许多。虽然面对着香喷喷的饭菜,口水直咽,可是谁也不敢先动筷子。

天权堂众人都用过了饭,于是汪小轩故意道:“诸位师兄师弟,你们吃饭呀,动筷子呀?”

门口突然有人干咳了一声,众弟子纷纷起立,司马空率先走了进来,他看见饭堂内众弟子的表现,微笑着点点头。

马万冲的吃饭的速度如其脾气一样火爆,徐正甫等人一碗饭刚吃到一半,他已两碗饭见底,直起身打量着四周的弟子们。

自被邪教圣剑堂堂主击伤,如今已好了一半。他与天权堂首座曹翰林是莫逆之交,所以自曹翰林失踪后,天权弟子的练功之事,便由他代理。自邪教拜山起,近半月来只到过天权一次,他本想找杜大宝安排一下下次的时间,可是看到那坐在各堂上座的虹光三杰,表情不一:薛不才脸上笑成了花,秦弄玉一脸的懊恼,李玦带着愤愤之色,不时的向着一人瞪上一眼。而那人,知道自己犯了错,低着不语。

柱子。马万冲看到柱子,想起了他滚烫的丹田,微微一笑。

“马师弟,这一月来头次看到你展颜呀。”徐正甫道。

马万冲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道,心道我先不将柱子之事告诉大师兄,待他有所小成后也好给他们个惊喜,于是道:“我看那三人比试,定是薛不才耍了什么把戏得了第一。”

司马空听了脸上一动,没有说话。

“掌门师弟,大师兄,你们就由着他们这么闹下去了吗?”马万冲道,在他的眼里,刻苦修练才是正经事情。他本身天份不高,这一身的修为,都是靠自己超常的苦修得来的。所以在三大门派到达碧云上之际,其他首座都出去迎客,只有他还在玉衡峰仙坑坚持修练,才遇到了柱子,救了他一命。

“师弟呀。”徐正甫道:“我看年轻人好胜心强,不是什么坏事。自他们开始比赛后,你没发现弟子们的御剑术和轻身术提高了不少吗?”

“没有。”马万冲道。

“大师兄,你忘了。马师弟不许玉衡堂的参加。”丁引笑道。

徐正甫笑笑,“马师弟,这便是你的不对了。听说你堂的苏昊贤侄御剑之术不错,你不可埋没了人才。我昨天还与掌门师弟协商,此种竞赛不但要让你玉衡堂弟子参加,还要叫上摇光堂。

“叫她们干什么。”马万冲口中这么说着,可是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喜色。

徐若甫看到眼中,微微一笑。突然大声道:“苏昊何在?”

“弟子在。”苏昊应声而起,“师伯有何吩咐?”

“你师父已准你参加下次的御剑比赛。”徐正甫道。

“啊!”苏昊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马万冲。

终于,马万冲点了点头。苏昊大喜,连忙抱拳道:“多谢师父,多谢大师伯。”

“不要客气。到时你一定全力以赴,拿一个好成绩,我可是看好你的。”徐正甫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