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四回一飞冲天

十四回 一飞冲天

狂魔104, 十四回 一飞冲天

冬天刚到,碧云山上便飘起了雪花,今年的头场雪比往年来得早一些本内容为狂魔104章节文字内容。这天早上杜大宝告诉柱子去摇光堂一下,取本堂的棉衣。

摇光堂。柱子想起了小英子徐若琪,快两个月不见,不知她们怎么样了。

离开天权堂,行不多时,便到了玉衡堂门口。但听里呼喝之声、兵器撞击之声不断,显然是不少人在习武本内容为狂魔104章节文字内容。柱子自门口偷望进去,果然是马万冲在指挥七个入室弟子练习小七星北斗阵。

只见七个人站七星之位,阵形或以天枢为轴、或是以天璇为心、或是以天权为衡,不停的变化,每一变化都有无尽杀招。

马万冲见阵形运转流畅,忽的长啸一声冲入阵中。顿时阵中虹光四起,兵器撞击之声连成一片,忽的有人“哎呀”了一声从阵中跌出,小北斗阵被分成两段,立刻被破。

跌出阵的是马万冲的七弟子陈鹏,他年纪最小、功力最浅,被马万冲的剑气一冲,脚下不稳,马万冲立刻伸出一掌在他的胸前轻推,他便跌出阵了。

师兄们连忙拉他起来,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战战兢兢站在一旁。

马万冲脸色阴沉,正欲发怒,看见了门外的柱子。于是招手叫他进来。

柱子进门后向马万冲和各位师兄施礼,“柱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马师叔,我去摇光堂取棉衣,路过。”

“你的虹光剑法练习的如何了?”

“还是那三招。”柱子低着头说。

马万冲的脸色又沉了下来,比刚才更厉害。

正在此时忽闻空中破空之声,两道人影踏剑掠空而过。

“哼。”马万冲道:“这两个小子,又卖弄。”说完进了内室。

柱子跟众师兄道别,然后离开了玉衡堂。没走多远,陈鹏从后面追了上来。。

“柱子师弟,你等等我。”陈鹏道:“我也去摇光堂取棉衣。”

于是二人并肩而行。

“柱子师弟,你可知刚才天空掠过的是何人吗?”陈鹏问道。

“刚才天上有人经过吗?”柱子惊道。

“啊!你没看见?刚才是有人在空中御剑飞行。”

柱子抬头看看天,摇摇头。突然他问陈鹏道:“师兄,你会御剑飞行吗?”

陈鹏被问的脸色一沉道:“我当然不行了,虽然御剑术并不难,可是相当的耗费内法。而且我的兵器灵力不强,自己内法也不强,所以只能偶尔的飘一下,不能象他们那样飞行的本内容为狂魔104章节文字内容。”他说着指指天上。

“师兄,灵力是什么?”柱子奇道。

“呀,这个你都不知道。”陈鹏嘴上说着,自己也说不清楚于是道:“为啥有些东西是宝物,而有些东西是凡物。便是因为宝物的灵性极强。”

柱子点点头,然后又问道:“师兄说得飘一下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样。”陈鹏本来在玉衡堂甚至整个虹光派都算武功比较低的,今日面对柱子居然有了表现的机会,于是便想显摆一下。他右手双指向前一指,念动口诀,叫声“起”。背上剑自动出鞘,浮在空中。除鹏轻轻一跃站到了剑上,向前飞去。

“师兄,你太棒了。”柱子惊道。

本来陈鹏站在剑上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掉下来,可是经柱子这一夸,他咬着牙想再向前飞一下,催剑向前。他真的向前飞去,只是越来越低,终于,十来丈后,剑终于撞上了地面上的石头,陈鹏差点摔倒在地。

“师兄,你无事吧。”柱子连忙跑过去,扶着陈鹏道。

“我无妨。”陈鹏道:“他日我的虹光剑法到了四虹境界,就以如他们一样御剑飞行了。”

柱子羡慕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陈鹏不知他是何意,于是问道:“柱子师弟,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师兄,我点头是羡慕你已入的法门,摇头是不知我何时才能像你这样呀。”

“哈哈。”陈鹏听到居然有人羡慕起自己来,于是笑道:“这其实很简单的,只是需要法力的支撑,再或者有一件灵力极强的宝物,也可事半功倍。”陈鹏道。

“宝物?”柱子水着,摸摸自己的胸口,那颗从白眉枯木杖上取下的珠子应该就算宝物吧。

陈鹏以为柱子没有听清楚,于是道:“是呀,我若是有件灵气超强的宝物,内法再强上一点,也照样可以飞行的。虹光三杰那三位师兄比试,秦师兄胜的多些,便是因为他的天殇剑比另外两位好一些。”陈鹏说完,见柱子若有所思,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于是对柱子道:“我现在便可将御剑飞行的入门口诀告诉你。你听好了。”他不管柱子听没听着,便连了两遍。

二人此时正走在玉衡峰通往开阳峰的吊桥之上,陈鹏念完两遍口诀发觉旁边没有了柱子的身影,于是连忙回头,却见柱子远远的站着不动,眼睛瞪的大大的本内容为狂魔104章节文字内容。他连忙跑了回去,道:“师弟,你听清楚了没有?不过你听清楚了一会儿半会儿也学不会的,记着师父说过,你快一个月了,只记住了三招虹光剑法,实在有点……”陈鹏没有再说下去。

“师兄。”柱子道:“刚才说的就是全部的口诀吗?”

“是呀?你记住了。”

柱子没有说话,而是心中暗惊。这心法,自己居然真的记住了,而且暗中依法而施,居然感觉脚下轻盈了许多。

“快走吧。我还要早点回去练剑呢。”陈鹏说着,拉柱子向前跑去。

柱子被拉着跑着,心中却一直在默念着刚才的心法口诀。渐渐的内法已随意而动,只是没有法宝凭借。突然,一股凉意从胸口传至手臂,又到了手上……

“师弟,你看那边。”陈鹏指着开阳峰后一处若隐若现的山峰道:“那里便是本派最神秘的地方之一藏剑阁,那里被一怪人看守,二代弟子们是不敢靠近的。不过那峰头却也是开阳堂薛师兄御剑飞行的开始之地。过几天我们也能参加比赛了,我大师兄苏昊准备拼一下虹光三杰。”

那颗水晶珠,因为柱子口诀的催动,自体内飞出,柱子几到一惊。此时刻的水晶珠已与从前大不相同。内部的异彩不见了,代之的是一片详和的白光。柱子连忙将水晶珠握在了手中,再次念动了口诀。那珠一阵的颤抖,传回了更多更强的灵力,柱子大惊,这股灵力不知给使到何处。说是迟那时快,那水晶珠突要挣脱柱子的手飞脱而出。柱子连忙握紧它,可是水晶珠挣脱之力太大了,将柱子整个人都带了起来。

陈鹏正说着,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的异动,再回头看时,柱子已不见了踪影。接着听到空中传来一声的惊叫,他抬头看去。只见柱子右拳发着白光,高高的举起,直向天上飞去。

“啊?”陈鹏大惊,叫道:“柱子师弟,别直向上飞,平着飞。”

柱子哪里控制的了,他将身子一斜朝开阳堂外飞去。他想停下来时,发觉自己脚下正是万丈深渊,他想控制好方向,飞到一处山峰峰顶,可是不知是因为刚才陈鹏没有教全,还是因为那珠子太强。总之他无法控制自己,最后只好闭上了眼睛,任自己乱飞本内容为狂魔104章节文字内容。

“你别朝那里飞呀。”陈鹏叫着,连忙沿吊桥施展轻身术追了过去。那个方向,便是藏剑阁了。

柱子闭着眼睛,直向藏剑阁撞去,眼见就要撞到藏剑阁之上了。

突然,一人从藏剑阁内飞出,一把抓住了柱子的后背,本想把他拉下来来,可是见到柱子中的白芒,“咦”了一声,手中泛出红光,按着柱子的肩头从侧面飞了过去,终于没有撞上藏剑阁。

柱子感觉有人抓住自己的肩头,手中的水晶珠突然的一颤,一股凉意传到了肩头。那人的手略一松,又“咦”了一声,掌上红芒大盛,再次抓紧了柱子。

“快-停-下。”那人突然道,声音干涉。

“前辈,我停不下来呀。”柱子道。

“哦?”那人奇了一下,在柱子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柱子听后,略一思考,顿时大喜。连忙按法施来,果然慢了下来。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发现两人居然已飞到了云下。

“多谢前辈。”柱子喜道,就要转脸,可是头刚一转,肩头便传来那人的内法,柱子一疼,连忙转回头去。

那人抓住柱子的肩头飞了回去,落到了藏经阁门外。

柱子连忙按刚才那人所说,收起了法术,身上感觉十分的乏力,看来御物飞行真的十分的耗费内法。此时陈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道:“你居然安全落地了,我还以为你掉到山下去了呢。”

柱子一笑,还在沉浸在刚才飞行的喜悦之中。对了,要向那位前辈道谢的。他想着向后转去,空地之上哪里有人呀。“咦?”柱子奇道:“那位前辈呢?”

“什么前辈?”陈鹏问道。

“你刚才跑过来时,没有见到我身后站着一位前辈吗?”

“没有呀,我刚才只看见你一人站在这里。”陈鹏说着,忽然一股的冷风从藏剑阁内吹出,他的脖子后面一凉,身子一抖,对柱子道:“不会是你见鬼了吧,咱们快走吧。”说着拉着柱子向摇光堂的方向走去。

柱子回头看看藏剑阁,一片的死寂。

一定有人,或许便是那看守藏剑阁的怪人。

狂魔104, 十四回 一飞冲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