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五回厚棉加衣

十五回 厚棉加衣

天上又飘开了雪花。雪花落到柱子的脸上凉凉的,他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位前辈抓住自己肩头冰冷的手,不知摇光堂给他作棉衣了没有。

离摇光堂还很远,便听到了里面叽叽喳喳女孩子的吵吵声。

陈鹏脚下加了把劲,刚进大门便喊道:“师姐师妹们,我来了。”

并没有人答应他,因为女孩子的精力都集中在院中比试的二人身上。

院中秦弄玉和李玦各自踩在宝剑之上浮在半空,周围的女弟子们喊着加油。此时二人额头都已冒出了汗,都在咬牙坚持,谁也不肯放弃。

柱子一进门首先看到了徐若琪略带关心的脸,然后在女孩群中找到了小英子。

小英子正朝他招手。柱子无暇再顾场中互不服气的两位,跟小英子进了摇光堂。

“这是你们堂的棉衣。”小英子把一捆棉衣抱了过来。

“好。”柱子接过棉衣之时,不小心抱住了小英子的手,他本以为小英子会马上抽开,可是没想到小英子居然没有动。柱子脸一红,于是道:“你还好吗?”

“好。你呢?”

“我也很好。”

“你似乎结实了。”小英子抽出手来拍着柱子肩头的雪。

“你……”其实柱子想说你漂亮了不少,但是没说出口来。因为摇光堂都是女弟子,其中不乏会打扮的,小英子经她们一指点自是比原来漂亮了许多。

“还不停下!”忽听院中有一人暴喝一声,是摇光堂首座司马婉茹。

小英子与柱子跑出去时,秦弄玉与李玦已收剑下来,正听着司马婉茹的训斥。

“你二人为我派二代弟子中的精英,又是各自堂的大师兄,怎么就没点儿师兄的样子?有事没事谁也不服谁?有力气等到中阵比武大会上用。御剑悬空相当耗损法力,尔等如此比拼小心伤了修为。”

“师父,你别说他们了。”徐若琪在旁边劝道。

“你还替他们说情,还不是因为你。”司马婉茹怒道。

闻听此言,秦弄玉没有什么,倒是徐若琪和李玦脸上一红。碧云山上下皆知,李玦与秦弄玉都喜欢徐若琪,但是徐若琪自小与秦弄玉青梅竹马,而对李玦敬而远之。故而秦与李二人算是情敌,于是二人处处都想领先对方,怎奈二人武功、年龄相当,几乎分不出上下。其实取棉衣之类小事不用大师兄出马的,但因为徐若琪的缘故,两位大师兄偏要做这些小事。虽然秦弄玉所在的天枢堂离的最远,秦弄玉原本是步行而来的,可路过天璇堂时恰逢李玦走出来。二人各说了几句风凉话便比起了御剑术。

“呵呵。”院外有人干笑了两声,随声进来的开阳堂大师兄薛不才。“两位师弟岂不闻司马师叔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二位不快快离开,恐怕徐师妹要被多责骂几句的。司马师叔,你说是也不是?”

司马婉茹虽然脸上还是怒色,但被薛不才一番的调侃已阴转晴。“拿你们棉衣赶快离开。”

“是。”秦弄玉和李玦平时没少挨这位师叔的骂,拿了棉衣还不时的瞟了一眼徐若琪,舍不得离开。

“还不走,等我留你们吃午饭呀。”司马婉茹气道。

众女弟子笑得花枝乱颤。

“司马师叔,午饭还没准备呢。”一听到午饭,在厨房工作的柱子顺嘴道。

众女弟子这下笑的相互搀扶,不然会笑翻在地上。

秦弄玉和李玦抱衣而出,心中颇为不服。此二人也都是绝顶聪明之人,平时很少受人挪揄,今天情况特殊被薛不才损了几句,而且三人虽然并称虹光三杰,可是因此相互竞争也非常激烈,刚走出门,秦弄玉忽然心生一计,退了回来。李玦不知何事,也跟了回来。

“薛师兄,抱衣领袍这等小事派个小师弟做就行了。你看人家天权堂、玉衡堂都是小师弟来的,我们二人来是有特殊情况。只是不知薛师兄来是为哪位师妹。”秦弄玉说完,不等司马婉茹生气,立刻跑了出去。

而李玦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冲薛不才做个鬼脸,也跑了出去。

“两个小子。”薛不才佯装追了几步,那二人却又已相互不服气,想御剑而回,刚升到半空,就听身后司马婉茹道:“把我摇光堂当什么地方了,再敢无礼以后不准你们踏进我堂门半步。”

空中二人闻听此言,再加上刚才比拼御剑悬空耗损较大,于是各在半空晃了几晃终于掉了下来。

薛不才幸灾乐祸道:“两位师弟,不远送了。”

“薛师侄,若无他事,取了棉衣速速离开。”

“是。”薛不才取过棉衣,目不斜视的走出了摇光堂,柱子和陈鹏也告辞而出。

摇光堂的七位女弟子中,有两人一直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位年龄稍长的目送着薛不才,而小英子则看着柱子。三人已走出了院子,小英子一咬牙终于追了出去。

“柱子。”小英子叫道。

三人停下脚步,薛不才见状干笑两声,陈鹏则上下打量着柱子和小英子。

“陈师弟,还不快走。”薛不才叫着,目光却向摇光堂看去。

“柱子,最下边那件是你的,你身材较小,别人穿不上的。”小英子红着脸说。

“好的,英子姐。”柱子道,他想和小英子多聊几句,却不知从何说起。

“那……你慢走吧。”两人愣了一下,小英子道。

“是。”两人转身刚走几步,柱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叫道。”英子姐。”

“什么事。”小英子连忙转过身来,跑了回来。

“你们做的棉衣中,有没有藏剑阁一位前辈的?”柱子问。

“开阳堂边的藏剑阁吗?好像没有。”

“哦。”

“柱子兄弟,位前辈没有棉衣吗?你认识那位前辈吗?”小英子问道。

“我不认识,但是那位前辈有恩于我,于是随便问问。”

“好,我给他做一件,只是不知他体形如何?”

“谢谢英子姐,只是我也不知他体型如何。”

小英子想了一想笑道:“这个我有办法。”

“好。”柱子喜道。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你还有别的事吗?”小英子问道。

“没……没有了。”柱子道:“英子姐辛苦你了。”

小英子笑笑,两人再次转身,刚走几步,小英子突然叫道:“柱子,明日你有空吗?”

“应该没问题,怎么了英子姐?”

“明日是我父母百天忌日……我想下山祭奠一下。”小英子说着想起了父母兄长,眼圈红了。

“好,我明日来这里找你。”小柱子道。

小英子点点头,红着脸回到了摇光堂。

回到天权堂众师兄弟纷纷换上了新装,柱子穿上了小英子说的最底下那件,非常合身。

“等等,我发现个问题。”六师兄林强看看自己的棉衣又看看柱子的棉衣道。“师兄们你们看,柱子师弟的棉衣比咱们的厚不少。”

其他人纷纷过来查看,果然柱子的棉衣比其他人的厚,做工也细。

柱子的脸有些红,身上暖暖的,心里也是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