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七回打破记录

十七回 打破记录

第二日,开阳堂的弟子通知掌门要杜大宝和柱子到天枢殿。于是杜大宝叫上柱子连忙向天枢峰赶去。

这是柱子第三次来天枢峰了。第一次正巧赶上邪教攻山,注意力都在那些高手身上;第二次是刚刚躲过一劫,精神还有些恍惚;只有这次,才有机会打量这碧云山最雄伟之处。

与其它峰头相比,天枢峰高高在上,而且峰顶之上空间极大。除了巍峨的天枢殿外,还有一块巨大的平台,便是那日与邪教比武之所在。而剩下的地方,则是奇木仙草生的郁郁葱葱,而之间各种的奇珍怪鸟穿梭鸣叫,一片人间仙境。

快到天枢殿了,柱子看见了一只巨鹤在平台上慢慢的走着。他知道,这便是那日秦弄玉和徐若琪所乘之鹤。

杜大宝见了仙鹤居然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柱子不明所以,看着杜大宝一躬到地,略一发愣,杜大宝连忙拉拉柱子的手臂,轻声道:“快给鹤前辈见礼,它的脾气很大的。”

话音未落,仙鹤发觉了有二代弟子见到了它没有见礼,伸颈长鸣一声,双翅一展,居然扇起了小块的山石,向二人打来。

二人连忙以手摭面,仙鹤还不罢休,伸颈向柱子啄来。

“啊!”柱子大惊,连连后退。

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个白衣女子站到了二人的面前,向着仙鹤施礼道:“鹤前辈,您别生气,柱子师弟刚入门不久,还不认识你老人家。”说完她转身对柱子喝道:“师弟,还快向鹤前辈陪罪。”居然是徐若琪。

“好好。”柱子答应着连忙一躬到地,连声说着自己的不是。

仙鹤居然听懂了人们之言,又高鸣两声,伸颈在徐若琪脸上蹭蹭。

杜大宝长出了一口气,朝仙鹤一抱拳,连着柱子赶紧离开。

“师弟你有所不知,鹤前辈乃前任掌门也就是咱们师祖的坐骑,若论起来,比师父他们还要长一辈。所以不光咱们二代弟子,就是各堂的首座在路上遇到了,都要给它让路的。”杜大宝道。

“啊!”柱子吃惊道。此时只听身后一声的鹤鸣,徐若琪已骑在仙鹤身上腾空而起。看着鹤上徐若琪的身影,柱子一时间看呆了。

许久,柱子才问道:“大师兄,那徐师姐怎么还骑鹤前辈呀?”

“若琪师妹与咱们不同。她是大师伯的独女,还有秦师兄,他们二人自小与仙鹤一同玩耍,如今整个虹光派,除了徐师伯,仙鹤前辈只认这两个人。”

徐师姐居然是大师伯的独女,对了他们都姓徐的,这点我早应想到的。

“快走吧。”杜大宝催道:“如今徐师伯让出了天枢殿,给掌门师叔来处理平日的大小事务,整个天枢堂都搬到了天枢殿外的几间木屋居住。”

二人说着,已走进了天枢殿。只见殿内香烟缭绕,犹如仙境。烟雾中远远看到前面已坐定了五人,还有不少人站立在两旁。

“你们才到呀,掌门与各位首座已等候多时了。”说话的是薛不才,只见他臂一挥,一股劲风吹过,殿内的烟雾少了许多。

杜大宝和柱子连忙快走几步,向掌门和几位首座施礼。

各位首座微微的点头,他们身后站着各堂的见名弟子,柱子见小英子也站在司马婉茹身后,于是微微一笑。

“诸位师伯、师叔。”薛不才道:“昨日巡山,抓到四个小贼。这四人在江湖上还有个江湖诨号叫南山四虎,却被我派刚入师门不过百天的师弟打败。”

堂中一阵笑声。

“薛师兄是不是听错了,应该是南山四鼠才对吧。”李玦打趣道。

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笑声停后,薛不才继续道:”此四人虽是鼠辈,但却是受邪教所指派到我山上寻东西的。”

“寻什么?”

“寻找那日大战后遗失的魔珠和血剑。”

“什么?那两件邪物丢到了碧云山上吗?”

“可是他们未曾找到,有件东西却是被我们找到了。”薛不才说着取出一个匣子,打开后居然拿出一个水晶球,如碗口大小。水晶球通透纯净,还不时的散出光芒。“这便是邪教遗失的魔彩珠。”

柱子看看小英子,小英子也正向他看来,二人都是一阵的惊讶。柱子下意识的摸摸胸口,心中一凉,那珠子明明还在自己体内。

“好。”司马婉茹道:“邪教失去两件魔物必定元气大伤,而其中一件在我派手中,不愁他们不自己上门来抢,我派可以守株待兔了。”

“师妹说的好。”司马空道:“所以今日起要加紧练习武功,特别是小七星北斗阵。”

众首座纷纷点头。

此时薛不才已收起了水晶球,等司马空说完他接着道:“南山四……鼠在江湖上也混了十几年,手上功夫也不是白给的,但他们却败在我们的小师弟手上,而我们的柱子师弟入门仅仅三个多月。”薛不才说着,示意柱子站出来。

柱子站到中间向众人施礼。

“柱子师弟,你把当日的情景给大家说说。”薛不才道。

“我……我与英子师姐下山祭百日,回山路上遇到这四个人,他们向我们打问什么剑和魔珠是否在山上?我们说没见过。他们过来搜身我便和他们打起来。我情急之下念动了本派的剑诀,居然伤了其中两人。后来不知是把他们打败了还是他们看见薛师兄来了,反正他们跑了。”

柱子一段话说的大家哈哈大笑,连小英子都捂上了嘴。

“如此看来柱子师弟剑法必得马师伯的真传,当着掌门和各位首座的面你练几招。”说着扔过来一把剑。大家本以为柱子要念动剑诀让剑停在空中,可是他却伸手接住。柱子尴尬的看看众人,薛不才示意他拔剑。柱子只好硬着头皮拔出了剑,没有念动剑诀徒手使出了虹光剑法的头两招,然后停了下来又看着众人。

“还有呢?”薛不才道。

“哦。”柱子又把第三招练完,收回了宝剑。

“别收剑,继续呀。”薛不才道。

“禀师兄,我就会这三招。”

“啊!”不知情之人皆惊,马万冲和杜大宝被说的差点红脸,柱子的武功可是他们两个教的。

“柱子师弟,你的意思是说你只用了三招就把他们四个打败了?”薛不才问。

“禀师兄,只用了两招。”

“啊!你更厉害了。”薛不才道:“当日我见你是念动剑诀祭起了剑,今日你再做一次如何?”

“好。”柱子重新摆好姿势,心中非常的紧张,只听一阵“嗒嗒”之声,并非是剑已祭起,而是柱子紧张的双齿碰撞。他左手掐动剑诀,右手将剑抛起。众人的目光都随剑而起。只见钢剑发出微微的白光,在空中顿了一顿,然后……掉到了地上。

全场哗然,惊讶的看着柱子。

柱子额头冒出了冷汗,连忙将剑捡起。

同时冒汗的还有一人,薛不才。因为是他向师父报告的柱子人门百天,便达到了一虹境界。可如今看来,柱子连剑都祭不起来,别说一虹境界了。

“你别紧张,再试试。”薛不才道。

只见柱子手中的剑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再也没有亮起来。“师兄,我……我……”柱子越是着急,越是练不出来。

“我……我使不出来。”

司马空和众位首座以及在场的各堂弟子纷纷向薛不才看去,薛不才脸上微红,于是启发道:“你当时如何施法的?”

“当时……他们要搜英子师姐的身,我一生气就使了两招,他们就跑了。”

薛不才点点头,突然心生一计突然道:“柱子,云下镇几百口人都惨死于邪教之手,包括小英子的父母兄长。”薛不才说着看看小英子,小英子听到这话,想起了父母兄长,眼圈红了。

司马婉茹听薛不才突然挺起旧事,正欲发怒,旁边的徐正甫示意她不要出声。

柱子听到了小英子抽泣之声,想起了当日的惨状,拳头攥的“咔咔”直响。

薛不才见火候差不多了,手指轻弹,一柄钢剑悬到了柱子身前两丈之处。“柱子师弟,你眼前便是邪教妖人,还不手起剑落取他性命。”

薛不才话音未落,只见殿中闪过一道红光,空中的钢剑已被击成两段。

众人皆惊。

薛不才终于舒了一口气,证实了自己所言,只是旁边的小英子抽泣不已。司马婉茹狠狠的瞪了薛不才一眼,轻轻拍着小英子的肩头。

薛不才一吐舌头,突然严肃起来,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柱子道:“恭喜柱子师弟,你已到一虹境界。”

“那是一虹境界?”柱子也惊道。

“不错,再恭喜你打破弄玉保持的一虹境界记录。”薛不才道。

“啊!”

此时马万冲和杜大宝喜上眉梢,杜大宝更是推了柱子一把道:”小子,行呀。”

“柱子。”司马空微笑道,“不论你是如何破了记录,但你更要加紧练功,早有所成,匡扶正义。”

“是。”柱子抱拳道。

司马空点点头道:“各位师兄弟和不才、弄玉、李玦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于是“其他人”行礼告辞。

“师弟,你真行,我都没看出来。”一出天枢殿杜大宝便对柱子道。

“师兄,我没听明白,我破什么记录了?”

“一般入室弟子,修炼一到两年才能达到虹光剑法的一虹境界,而前面的记录是秦弄玉保持的,六个月。你现在只用了三个多月,恐怕以后没人能破了。”

“大师兄,你用了多长时间?”柱子问。

“这个吗……”杜大宝干咳了一声道:“两年一个月。”

他们说笑着回本堂,而留在开阳堂的八个人就开心不起来了,一个计划,正渐渐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