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八回救命山鸡

十八回 救命山鸡

夜已深,柱子辗转难眠。自己仅会三招,居然就破了虹光三杰之一、秦弄玉的记录。随后他又想起那日自己居然御珠而飞,心中一阵的激动,于是更加睡不着觉。

他正想着,听同室的林强突然道:“明日全派都能参加飞行比赛,我又要发财了。”说完叭嗒几下嘴,翻个身接着睡觉。

柱子苦笑一下,这林师兄有爱说梦话的习惯,白天所想的晚上都要说出来,他作庄,每次居然收三位师兄一分的佣金,这他都说出来了。

柱子看着窗外月亮正明,心道自那日初试飞行,至今还没有再试过。既然睡不着觉,不妨出去再试一试。于是他穿好衣服,悄悄的走了出来。

皓月当空。看着明亮的月亮,柱子突然有股说不出的冲动,他离开天权堂一段的距离,心中想想那日陈鹏说的起飞之术,于是默念口诀,指尖发出白光。“去。”柱子轻喝一声,魔彩珠自行飞出,柱子大喜,连忙握紧,整个人腾空而起。

柱子大喜,心道我居然也能飞。可是这种喜悦只是片刻而已,他的身形突然一滞,朝天权峰下扎去。

转眼间已到了祥云之下,柱子情急之下,更是施展不出飞行之术,如此下去,他必定摔成肉饼。不过还好,祥云挡住了月光,柱子的头脑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按照陈鹏所讲施法,终于手中魔彩珠重新产生了上升之力,柱子在空中又飞行了起来。

飞是飞起来了,可是柱子根本控制不好方向,隐隐向着山间的石壁撞去。

“啊。”柱子心中暗惊,他感觉此时离地面不远,于是连忙收住法力,但是整个人还是掉了下去。

他的运气不错。没有直接的撞到石头之上,着陆的地方有一堆的杂草。即便如此他依然被摔的很痛,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居然是湿乎乎的,放到鼻子边一闻,柱子大惊。居然略带着腥味,是血。

不好,我受重伤了。柱子心道,我怎么能在今天受伤呢。明日早上又是初八,此次与往日不同,除了每次比赛的虹光三杰,别的堂的师兄们也都会参加比赛,甚至摇光堂的师姐们也不自己做饭了,参加完比赛之后要在天权堂“凑合”一顿的。吃饭的人中有小英子和徐师姐,自己本来想拿出看家的本领露上一手,如今可好,摔成了重伤八成做不了饭了。

胸口的血越来越多,柱子却没有感觉到痛。不好了,流这么多血都没有疼,肯定不是断了几根肋骨那么简单,难不成还受了内伤?想着,柱子终于鼓足了勇气,向身下摸去。

他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难道……难道是我的心被摔出来了吗?

突然,那毛茸茸的东西居然动了一下,柱子被吓的跳了起来,隐隐看出了那东西的形状,居然是一只山鸡。

自己从空中掉下,居然是掉到了山鸡窝里,正好砸死了一只。血当然也是它的了。

柱子笑了,虚惊一场。他看着肥肥的山鸡,心道难不成这山鸡也是受了天地间的灵气,长的比别处的都肥大,只是不知味道如何。

柱子取出一把小刀,三下五下,收拾好了山鸡,接着点上一堆火,烤了起来。

当山鸡身上的油“滋滋”做响的时候,香味已飘出了很远。柱子虽然不饿,但是还忍不住尝了一口,除了少点盐,别的都不错,主要是山鸡肥呀。

山鸡呀山鸡,我本不该吃了你的。因为你和你的窝,我才避免摔伤。只可惜那日受那神秘前辈点拔的太少,否则刚才不会那样落地的。想到这里,柱子突然想起了那位前辈,摇光堂不做他的棉衣,天权堂也没有给他准备饭菜,他是怎么吃饭的?莫非已修练到趋真的境界,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柱子看看手中的山鸡,心道我若把这只鸡给他送过去,他一定高兴。于是柱子找出几片的树叶,将山鸡包好。他抬头看看,又犯了难。

此处已到天权峰的半山,而且没有山路,如果走上去天便要亮了。柱子想想明天还有重要任务,于是从取出魔彩珠,心道从上向下飞容易摔伤,但从下向上飞或许就好许多了。想着一咬牙,念动口诀,整个人腾空而起,向山壁撞去。

柱子暗惊一声,连忙调整方向。“哗啦”一声,还是碰了一下山壁,石块被蹭落不少。

借着灵力超强的宝物魔彩珠,柱子终于飞上了云线,看到了眼前的藏剑阁。他一高兴,体内的内法再次无法催动,从半空掉了下去。

这次还好,是掉到了藏剑阁的门前。

柱子这下摔的比刚才要重,柱子走路一瘸一拐的。但他不顾摔痛,连忙捡起了地上的烤山鸡,拍拍上面的尘土,放到了藏剑阁的门前。

“前辈,那日多亏你搭救。晚辈无以回报,便烤了只山鸡孝敬前辈。”柱子说完,侧耳静听。除了山风之声,没有任何其它声音。连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这藏剑阁内是否真的有人。

等了片刻,依然是静的吓人。于是他向着藏剑阁抱拳一拜,一瘸一拐的向天权堂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