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九回月夜飞影

十九回 月夜飞影

刚走两步,柱子想起那只烤山鸡并没有放盐巴,于是回头道:“前辈,我没有随身带着盐巴,你若觉着对味,我改日……”说到这里,柱子停了下来。因为藏剑阁门前的烤山鸡,已不见了踪影。柱子愣了一下大喜,心道一定是那位前辈喜欢吃在的烤山鸡。他仔细听听,却未听到任何的声音,不会是被野猫、野狗什么的偷走了吧。柱子想着,又转向天权峰走去。

刚走几步,柱子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的异响。尚未来得及回身,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股无名之力将自己抛向了空中十来丈之高。

“啊!”柱子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瞎比划,然后向地上掉去。眼见就要落地,那股力道又突然出现,就自己抛了上去,如此四五次,柱子已经不再惊叫,而且看出那股白光出自藏剑阁之内。

一定是那位神秘的前辈,他将我抛在空中做什么?柱子想着,突然怀中的魔彩珠一亮。莫不是那位前辈见我刚才落地时的样子十分狼狈,想再指点我一二吧。柱子想着,内法一吐,右手握紧魔彩珠,整个人突飞而起。

眼见柱子又漫无目的的飞着,突然,从藏剑阁内飞出一物,打在了柱子持珠的右臂之上,柱子身形一动,速度慢了下来,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可是这下是朝地面撞去,藏剑阁内又飞出一物,打在他身上,他的飞行状态变平。

那件东西飞过柱子的面前,柱子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呀,他心中一惊,那东西居然是一块鸡骨头。

于是在鸡骨头的“指点”下,柱子围绕在藏剑峰飞了一大圈,然后又平稳的落地。

落地后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吃惊。随即连忙向藏剑阁内跪倒,“多谢前辈指点。”

藏剑阁内没有一丝的声音,仿佛没有人似的。

柱子起身后道:“前辈,改日晚辈再捉山鸡孝敬你老。”说完他便要离开,忽然那股无名之力又将他抛上了空中。柱子一惊,随即明白,原来是那前辈让我自己飞一圈。于是内法再吐,御珠而起。

依然飞的不稳,但是比上次好了许多。只是在关键时刻,还有那鸡骨头“指点”,终于柱子一圈飞了下来,自己落地。柱子还没来得及高兴,又被抛到了空中,于是连忙御珠而起,这一圈,只让鸡骨头“指点”一次,接着又连飞三四圈,基本不用指点了。

柱子落地之后,不知该如何向那位前辈道谢,正准备跪倒在地,突然他的心头一跳,远处之处闪过一道红光。柱子大惊,这种感觉自己曾有过,便是那日见到那血剑之时。

忽然空中闪过一道红光,竟是一人全身发出红光,脚踏一柄血红之剑高速飞过。

血剑!柱子认出了那件邪物。

突然藏剑阁内黑影一闪,一道白光直追那人而去。

刹那间,便不见了踪影。

柱子还在向天空眺望,忽然一道紫芒闪过,身旁已站定一人,紫薇剑在其身旁闪烁。

“咦?”来人见到柱子惊了一声,“柱子,你怎会在此?”

“呀!”柱子看清来人后大惊,连忙抱拳道“参见掌门师叔。”

“不必多礼,回答我问题。”司马空黑着脸道,紫薇剑上紫芒闪动。

“禀掌门师叔,前些日子藏剑阁内前辈曾救过柱子的性命,所有我专门烤了只山鸡答谢那位前辈。”柱子道。

“哦?”司马空闻闻,果然空气中有些鸡肉的香味,于是问道:“他吃了吗?”

“吃了。”

“好好。如此甚好。”司马空少有的喜形于色,“你若有空,便多来此地陪他。”

“是。”柱子满脸疑惑道。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司马空看着天空问道。

“禀掌门,刚才闪过一道红光,接着一人身冒红光,脚踏红剑而去,藏剑阁内的前辈也追了过去。”

司马空听后点点头,自语道:“他终于还是回来了。”司马空突然想到了什么,正色道:“我且问你,你可看见那道红光在何处闪动?”

“好像……”柱子想了想朝一个方向指指道:“好像是那个方向。”

司马空的瞳孔一缩,那个方向有玉衡峰、天权峰以及天枢峰。“没想到血剑真的留在了山上。”司马空自语一句,发觉有些失态,于是嘱咐柱子道:“柱子,今日之事且不可对他人提起。”

“是。”

“好了,去吧。”司马空说着,紫薇剑紫芒一收,消失不见。

柱子向天权峰走去,走上吊桥之时,他偷偷回头看去。只见司马空对着藏剑阁轻轻叹了一口气,飞回了开阳峰。

此时东方已经发白,柱子心道不好,耽误早饭了。想着内法一吐,魔彩珠飞出……

柱子只顾高兴,忘记自己晚上已连飞了若干圈,内法已耗费许多了。他刚刚飞起,只将内法不畅,直向吊桥下的山涧掉去。柱子心道不好,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这御物飞行是极耗费内法的。这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魔彩珠突然白光一闪,一股凉意自珠上传到柱子体内,竟与仙坑中的灵气无二。柱子只觉身上又有了力气,于是止住了下坠之势,向天权峰飞去。

柱子悄悄的落到了天权峰上,等跑到厨房之时,杜大宝等人早已乱成了一团。

“大师兄,峰前峰后都找遍了,没有找到柱子师弟。”三师兄郑桐道。

“六师弟,你真不知他昨晚何时离开的吗?”杜大宝道。

“大师兄,你都问了我三四遍了。我醒来时他已不见,晚上根本什么也没有听到。”林强道。

“那怎么办,天一亮,全派的人都要到咱们这里吃饭,柱子师弟不在,咱们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柱子咳了一声,走进了厨房。

众人见到柱子,先是大喜,接着杜大宝沉下了脸,“柱子师弟,你大晚上的跑到何处去了?”

“是呀,你跑什么地方去了,害我们找了你一早晨。”林强道。

突然被这么一问,柱子有些发蒙。刚才掌门师叔不让提晚上之事,可是我该如何回答师兄们吗?

大家见柱子皱眉苦想,同时发觉他胸口居然有血迹,于是大惊:“师弟,你莫非受了伤吗?”

“这不是我的血。”柱子道。

“呀!”众人发出更大的惊讶之声,“难道这是别人的血,你梦中杀人去了?”林强突然惊道。

“不是人的血,是山鸡的血。”柱子道。

“师弟,莫非是你梦游杀山鸡去了?”林强道。

柱子眨了几下眼,想起林强爱说梦话之事,于是心中有了主意。“那是梦游吗?我醒来之时发觉到了半山,身旁有只死去的山鸡。”

“果然是梦游。”林强道:“大师兄,我不和他住一间屋子了,那天他再把我当山鸡杀了。”

“你们在一屋最合适了。”杜大宝道:“一个说梦话,一个梦游。柱子师弟,你确认没有受伤?”

“没有。”

“那最好。现在离天亮只有不到半个时辰了,咱们赶快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