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回再生意外

二十回 再生意外

正当天权峰上忙乎的热火朝天时,已经有人提前到了峰上,是摇光堂的几位弟子。

她们的脚步很轻,径直走进了厨房之内。

“啊?徐师姐,你们怎么来了?”门口的林强看到来的三位姑娘,为首一人正是徐若琪。

“你又说梦话了。”三师兄郑桐边洗菜边说:“徐师妹那天仙般的女子,怎会到厨房这种脏地方,这会儿早去天枢峰给秦弄玉加油了……”他说到一半,突然发觉旁边的几人都停下了手,向门口看去。于是他也看去,老天,门口徐若琪正看着自己,她居然真的来了,不是老六在说梦话。随即他又庆幸起来,本来想损林强几句,问他昨晚是否梦到了徐若琪,幸好发现的及时,否则就要挨这徐师妹骂了。

“这么脏呀。”徐若琪向厨房之内看看道。

柱子感觉到徐若琪身后有一双眼睛在关切着自己,那是小英子。柱子朝小英子笑笑,小英子脸一红,也笑笑。

“油,油。”徐若琪和小英子之间的另一位师姐突然叫道,柱子连忙收回目光,眼前油锅中的油也翻滚起来,柱子连忙将葱、蒜、八角等物抛入锅中,翻炒几下,厨房内顿时香气四溢。

徐若琪闻到香味眉头一展,可是看到了油烟,还是退了出去。小英子和那位师姐则挽起了袖子,上前帮忙。

“林师姐,你们金师姐怎么没来呀?”郑桐坏笑着问道。

那位师姐原来姓林,她笑笑道:“大师姐也要参加御剑比赛,早早的上了藏剑峰。”

“原来这样呀。”郑桐笑着看看杜大宝,杜大宝则被看得有些脸红。

林强听了这话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活,歪着脑袋算了算道:“大师兄,你是不是应该押金师姐的注呀?”

“押你个头。”杜大宝拿起一块茶叶扔了过去,正砸中林强的左脸。这一下力道不小,林强的左脸出现了一道红印。“快点干活,不然来不及了。”

真的有些晚了,饭还没有做好之时,各堂的师兄弟们已来了不少,在天权峰之上,吊桥之前争论着今次谁能第一。

“当然是我们大师兄秦弄玉了。”天枢堂的一位师兄道:“前几个月他已连胜四场,上次若不是躲避飞鸟,就五连胜了。”

“非也非也,我们天璇堂的李玦师兄才会是这次是胜者。前两次若不是天权堂的柱子师弟无意阻挡,李师兄也会两连胜了。”

“你们两堂也太过于小气,说什么这个挡那个拦。他们玉衡堂那边飞鸟极多,我们薛师兄经常被飞鸟打扰,可他却从未说过,只是一笑了之,这才是大家风范。”

“哼。”突然有人哼了一声道:“你们只知虹光派有虹光三杰,其实是藏龙卧虎,还有许多高人。”

柱子认识这个声音,说话的是玉衡堂的陈鹏。只听陈鹏接着道:“若论起飞行之术,我们堂的苏昊师兄才是第一。只是师父不许我们参赛,才轮到那三人出风头。”

其他人听了纷纷不服,于是峰上乱成一团,突然一人高叫道。

“各位师兄,听我一言,听我一言。”

于是众人住声,朝那人看去,却是天权堂的老离林强。

“各位师兄,你们如此争论下去,只是白费口舌,不若在我这里押上一注,若是所押之人胜了,还可以小赚一把。”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想不到天权峰上还有这么一手。林强见大家没有动静,于是笑道:“看来师兄们都是纸上谈兵,对自己的想法没有信心呀。算了算了,你们还是别押了。”林强说着就要离开,此时却从厨房内冲出三人,高叫着我们押。

“我押秦弄玉。”郑桐道。

“我押薛师兄。”江默林道。

“我押李师兄。”汪小轩道。

有了这三人带头,其它弟子们纷纷朝怀里摸去,上前下注。

还差最后两三个菜的时候,比赛就要开始了。杜大宝也有些站不住了,得知摇光堂的大师姐金梦洁要参赛,他想出去看看。

“柱子师弟,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杜大宝说着跑了出去。与小英子一起来的林师姐,也红着脸走了出去。

于是厨房内只剩下了柱子和小英子。

“她是来看薛师兄的。”小英子低声道。

柱子点点头,低声对小英子道:“英子姐,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学会御物飞行了。”

“是呀。”小英子喜道:“难不难呀,回头你教我。”

“不太难,只是特别耗费内法,等你内法强些了才能练成。”柱子道。

“好。”小英子喜道。

此时远处传了晨钟之声,峰上的弟子们一阵的欢呼,比赛开始了。

虽然不能亲眼目睹,但是柱子可以想象的出那些人一起飞翔的场景。想着自己也有些手痒,心中默默的想象着昨晚那神秘前辈所指点的在空中加减速、升高下降之法。

空中传来一声的鹤鸣,接着听到徐若琪在空中高声叫道:“秦师兄加油!”显然是徐若琪骑着那鹤前辈在空中给秦弄玉加油。

柱子将一个菜分好盘,小英子端去了饭堂。柱子连忙拿起菜刀,切另一个菜。

此时厨房之外又是一阵的**,只大家兴奋道:“这次又是李玦师兄领先,秦师兄紧随其后。”

“这边苏昊师兄居然和薛师兄并驾齐驱,他这么厉害。金师姐也不错,只落后那二人不到一丈。”

“万里无云,空中也没有飞鸟。看来李玦师兄这次赢定了。除非柱子师弟冲出来……”

听到这句话,柱子暗自发笑。我都挡李玦师兄两次,我怎么会冲出去了,除非……手里这把菜刀也是有灵气之物。他想着,不自觉的就想试试,心中默念了御物飞行的口诀。

手中的原本油渍斑斑的菜刀突然发出了白光,柱子一愣,接着那把菜刀产生了巨大的拉立,带着柱子飞了出去……

赢了,赢了。李玦眼见天权峰就在眼前,其他人都在身后,于是心中暗喜。

突然,前面一道白光闪过,一人直冲而来。李玦大惊,心道看着来势,这人内法不弱,想着连忙躲闪。

柱子冲出去了才想起了降落之法,于是连忙降落。此时李玦为了躲开他已飞到了天上去,秦弄玉也闪到了一旁。

就是这片刻之间,薛不才与苏昊已飞到了天权峰上,薛不才首先伸脚,等苏昊反应过来时薛不才的脚已挨地。

柱子落到了吊桥的边上,他刚回过身,李玦已从空中落下,手中剑发出白光,直指柱子。

“你是不是成心的?”李玦怒道。

不远处的杜大宝见状连忙按下他的剑劝道:“李师兄,你别生气,都是误会。”

“有这么误会的吗?接连三次,都是拦的我,为何不拦别人去。”李玦怒道。

此时空中一声鹤鸣,徐若琪跳了下来,怒目看着柱子。“你是不是故意捣乱?偏偏这个时候飞出来。”

“不是的,师姐、师兄,我……我听见你们快飞到了,心中不小心使出了飞行之术……”柱子也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厨房内小英子突然一声的大叫,接着冒出了烟来。

“呀,不好。肯定的油着了。”他说着跑回了厨房。

李玦和徐若琪还不干,就要追过去,薛不才拦住了他们。

“薛师兄,恭喜你又赢了一次。”秦弄玉走来冷冷道,“我真有些相信李玦那天的话了。”

“什么话?”徐若琪问道。

“你买通了柱子,拦我们。”秦弄玉说完,看着薛不才,可是他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薛不才标志性的笑声。只见薛不才脸上表情凝重,如临大敌。

“怎么了薛师兄?”徐若琪问道。

“柱子入门只有一百一十天吧。”薛不才说完看着李玦。

李玦愣了一下脸色突变,“你是说……”

“不错,他把你的记录也破了。入门一百一十天,御剑飞行。”薛不才说着,突然感觉到了压力,来自柱子的压力。原本在虹光派内,他入门最早,而比他晚一点入门的秦弄玉、和李玦天赋极高,不过几年便在各方面追上了他。于是他才暗中发力,与那二人并驾齐驱。虽然还有如苏昊、王一鸣、金梦洁等人也不错,但是与他们虹光三杰还是有些差距。而这些日子,柱子连破两项记录,让他突然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或许不只是薛不才,虹光三杰,甚至整个虹光派的二代弟子,都赶到了压力。

“不对呀,马师叔和我并没有教过他飞行之术呀?”杜大宝奇道。

“没有教过吗?”薛不才奇道:“可他刚才使用的,明明是本派的初级飞行之术呀。”

“有高人暗中指点?”秦弄玉道。

此时有一人挤了过来,兴奋道:“师兄们,不是高手,是我教的。”来者陈鹏。

“是你……”

吃饭之时,薛不才将柱子之事禀报给了司马空和几位首座。司马空略一思索,猜出是谁指点过柱子了,于是只是点头不语。徐正甫看着司马空的表情,也明白了一二,更是微笑不语。

其他人见掌门和大师兄不做追究就更不便多说了。只有马万冲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心道自己没有看错,这柱子必有独到之处。可是想起柱子目前只学会了三招剑法,脸色又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