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一两条妙计

二十一 两条妙计

第二日,马万冲将玉衡堂和天权堂的十三个弟子集合到天权堂外,教他们七星北斗阵。

玉衡堂的小七星北斗阵已经演练的十分流畅,他们的大师兄苏昊、二师兄胡若愚、三师兄张彪的虹光剑法都已达到四虹境界,而老四、老五、老六是三虹境界,最弱的老七陈鹏也到了二虹境界。而天权堂就差的多了,他们只有六人,组不成阵。于是马万冲让陈鹏暂时到这边凑数。杜大宝能到四虹境界,其他人都在一二虹境界,更要命的是柱子只会三招,而且隔空御剑也是时灵时不灵,而北斗阵玄妙之处就是七人根据方位的不同使出不同的剑招,才能达到七人内法贯通、招式相辅相成的状态。

也就是说天权堂还使不出七星北斗阵。

存在同样问题的还有摇光堂。

小英子入门时间短,虽然二十四式虹光剑法早已学会,但是增强内法非一朝一夕之功。不过因为摇光堂都是女性,所以她们的七星北斗阵是以剑招变化为主,所以小英子只需内法稍长,便可使阵法全开。

天色傍晚,玉衡堂已将小北斗阵演习了四五遍,而天权的堂的连一遍都没有习完。柱子只会三招,虽然用的还不错,但是在需要用其他招法的时候他就会发呆,他的几个师兄武功本来也不高、阵法也不熟练,柱子一发呆,就会有几个人跟着发呆。不用人来破,自己人就会撞到一起,摔倒几个。

玉衡堂的师兄弟们想笑,可是看见脸色铁青的马万冲,只能忍着。

过了一会儿,吃饭的时间快到了,其他堂口的都过来吃饭。人越聚越多,柱子他们更加紧张,这样一来柱子三招只会用一招了,而其他人也频频用错招式,七人不时地撞到一起,直惹的众人大笑,玉衡堂的也跟着偷笑。

后来他们不笑了,改成了肚子“咕咕”叫,再后来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马师弟,来日方长,我看今天就练到这里吧。”天玑堂首座丁引道。

马万冲哼了一声似乎还要练下去,忽然一阵破空之声,薛不才急冲冲落地道:“师叔,不好了。”

一向沉稳的薛不才急成这样,必是出了什么大事。

“禀两位师叔,南山四虎跑了,而且……”

“而且什么?”马万冲问。

“而且还偷走了魔珠。”

在场众人皆惊,纷纷议论。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守的弟子们干什么吃的。”丁引怒道。

“禀师叔,看守的师弟们本来想轮流吃饭的,结果先来的好长时间没有回去,留守的想过来看看,结果在这期间……”薛不才道。

“魔珠不是在你那里吗?怎么会丢。”

“我魔珠在我房里尚未收起,而我正好去摇光堂那里办点事情。”

“愚蠢。”丁引骂完,和马万冲去腾空而起,直奔天枢殿而去。

“做饭吧,杜师兄。”有一位其他堂的弟子忍不住叫道。

“好,做饭。”杜大宝有气无力的吩咐。

天权堂众人都已疲惫不堪,如今还要做饭,所以做饭时下手就狠了些。本来应该一寸长的块切成了三寸,本来该放一把盐结果放了三把盐。

“让你们笑。”林强在放第四把盐的时候恶狠狠地说。

等热气腾腾的饭菜摆上桌子时,饥肠辘辘的虹光派弟子们也顾不上超大块的菜型了,都抢着往嘴里塞,然后……

“打死卖盐的了。”有人吐出口中的菜大叫。

菜咸,还是被吃光了。

开阳堂里的几个人并没有紧张的样子,反而有些轻松。

“他们没有察觉吧。”司马空问道。

“没有。正巧天权堂今日开饭晚了,我们有了很好的理由。”

“好,由玉儿跟踪,李玦与不才去联络其他门派,天枢、天璇、天玑、开阳四堂弟子继续加紧操练,随时待命,若能引出邪教大人物,争取一举围剿。”司马空目中放光。

第二日,马万冲依旧带领两堂弟子练习七星北斗阵,但情况照旧。玉衡堂是越练越熟,天权堂是怎么练也成不了。三天之后,马万冲头上居然愁出了白发,因为此次行动,虹光派将精英尽出,而留守的三个堂中,又以他玉衡堂战斗力最强,对阵法的可以流畅运用。其他天权堂和摇光堂还摆不出北斗阵,如此一来若遇强敌进攻,玉衡堂尚可自保,其他两堂就难说了,特别是摇光堂都是女子。

事情并没有因为马万冲愁出了白发而有所好转,反而随着玉衡堂练习七星北斗阵的深入,阵中的软肋也暴露了出来。

这个软肋就是陈鹏。玉衡堂的小师弟,也是武功最低的。

每每阵法欲催向更高层次的时候,他便因内法不够而拖了大家的后腿。

这一天他第四次从阵中被甩出来,他揉揉摔痛的后背,不但没有听到师父的安慰,反而挨了一顿骂。

他嘴里咕嘟了一句什么,便要回阵。

“站住!”马万冲喝道:“你方才说的什么?”

“师父……我……我说你把我换成杜师兄,阵法就厉害了。”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马万冲高高地举起了右掌,吓得他赶紧缩脖子,可是马万冲的手掌却是轻轻的落在他的肩头,只听马万冲笑道:“好主意。”

“杜大宝。”马万冲叫道。

“在,师叔。”

“你入我堂的剑阵,站天权位,若愚到陈鹏的摇光位。”马万冲吩咐道。

“是。”二人齐声答应,站到各自位置。

马万冲手拿一柄木剑,步人阵中,叫声“启动。”八个人便战在一处。

杜大宝一加入,阵法的威力顿时增强几倍,原本陈鹏在时马万冲和在阵中斗上三四十回合,而现在,十回合不到,“啪”的一声马万冲手中木剑折断。

“好好。”马万冲虽败,但心中十分高兴。“就按此演练。”

高兴的不止马万冲一人,陈鹏也很高兴。其一他给师父出了个好主意,其二自己原本要两边照顾,累的要死。如此一来便轻松了一半,还少了师父的责骂。

天权堂中他与柱子最熟,于是便跑到了柱子身旁。

“柱子师弟,我这主意不错吧。”陈鹏道。

“师兄真聪明。”柱子道。

“那是当然。”陈鹏得意道:“我祖我父乃生意人,全靠脑袋灵光吃饭的。对了柱子师弟,摇光堂叫小英子的,是不是跟你很好?”

“师兄别乱说。”柱子脸红道:“我们只是一个镇上,从小一块长大的。”

“哦,原来是青梅竹马呀。”

柱子脸红了,“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你可想和她每天见面?”陈鹏道。

“每天见面?”柱子奇道。

“陈鹏师弟。”旁边的林强道:“你别只说什么小英子,你有本事把摇光堂的师姐师妹们都弄过来,那才好玩呢。”

陈鹏正要再说什么,忽然柱子拉他的衣袖,原来马万冲看到他们聊天正怒目而视。“尔等三人,武功最差,不仔细看师兄们练武,反而窃窃私语,罚你们不许吃晚饭。”

“师叔,我就说了一句。”林强委屈道。

“明日早饭也别吃了。”

林强立即住口。

“师父。”陈鹏不急不慌道:“徒儿还有一个好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当你个头,有屁快放。”马万冲道。

“师父,听说摇光堂那边也练不成七星北斗阵,我们不妨让天权堂的师兄们和那边的师姐们再拼成个阵,这样便有两个小阵。郑师兄、江师兄、汪师兄他们就不用陪我们闲着了。”

马万冲听罢举起了手,陈鹏以为师父又要嘉许他,连忙伸头去迎,没想到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头上。

“废话,我岂没有想到,只是你们的剑煞师叔不是那么好说话的。”马万冲说完脸色一转道:“既然你说这是个好主意,便由你去跟你剑煞师叔说说去。”

“啊!”陈鹏想想司马婉茹的凶相,心中一惊,但又想到摇光堂的漂亮师姐师妹们,于是咬牙道:“既然师傅有吩咐,弟子纵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去的,只是师父,找个人陪我去吧。”他说着,朝天权堂剩下的几人这里看来。

天权堂众弟子见陈鹏向他们看来,居然难得的齐退两步,只剩下了前面的柱子。

“你跟他一块去。”马万冲指着柱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