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三亲密接触

二十三 亲密接触

第二日照常操练。

玉衡堂和天权堂混编的小阵刚刚启动,忽见一人手持破军宝剑飞入阵中,阵形一缓马上发动。

司马婉茹没有手下留情,祭起破军剑,五虹、六虹剑招频出,阵中弟子也不敢放松,纷纷念动口诀,七柄剑上下的翻飞。

马万冲微微一笑,不知是对小阵还是对司马婉茹。

此时摇光堂的众女弟子也赶到,与玉衡堂和天权堂无事的弟子汇合到了一起。

四十回合过后,场中司马婉茹渐入劣势。而众弟子全力发挥,根本没有察觉。

这一招司马婉茹攻入斗中,杓随天权位一转,将她困在中间,七按各自方位全力一击,顿时空中出现一道长虹,虽然只有赤橙黄绿四种颜色。

司马婉茹暗道不好,躲无可躲,只得全力硬拼。

忽的两道六虹剑光闪过,玉衡堂六人和杜大宝被震退几步,场中司马婉茹胸脯起伏,马万冲面色铁青。

“混账!”马万冲怒道:“你们司马师叔已落败相,你们还出此重手。”

司马婉茹摆摆手道:“不必责骂他们了,他们初试此阵,尚不知此阵威力。”然后转脸对那七个人道:“小子们表现不错,我们两人居然用六虹境界才能破阵。好。”

“谢师叔。”七人齐道,这可是难得的见到她表扬弟子们。

“你等大战之后稍打坐修整。”马万冲对小阵弟子们道。

于是七人打坐调息。

“师妹可需调息?”马万冲问司马婉茹。

“才这种程度。”司马婉茹道。其实她的气血已经不稳,她只是要强惯了,不愿服软。“你们几个过来。”她招呼座下弟子和天权堂弟子以及陈鹏。

“你们所习虹光剑法都到哪个层次?”司马婉茹问那些男弟子。

众人报上自己的水平,司马婉茹听的只皱眉。“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平时不习武呀。怎么还不如我摇光堂的女子们。”接着她又冷笑两声道:“也是,什么老师教出什么徒弟呀。”

马万冲知道是在损自己,张了张嘴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金梦洁天枢、林燕天璇、徐若琪天权。”司马婉茹吩咐着,她座下弟子按她说的位置站好。

“郑桐守玉衡、江默林守开阳、汪小轩天玑、陈鹏守摇光。”司马婉茹接着说。四位男弟子也站好方位。

“还是没躲开。”陈鹏吐下舌头道。

司马婉茹让场中七人发动小阵,发现问题她马上叫停,一一指点,马万冲则抱着双臂侧目观看。

不过半天,第二个小阵居然运转如飞,当然威力不如第一小阵。

“好,你们按此操练便可。”司马婉茹说完退出场来,指着柱子道:“你过来。”

柱子连忙过去。

“这么聪明的孩子,让这笨人教了快四个月,居然只学会了三招,还给教忘了两招,误人子弟呀。”她说着,开始给柱子演练剑招,然后让柱子跟着练。

一个时辰后,司马婉茹脑门冒出了汗。

两个时辰后,司马婉茹狠狠在柱子屁股上踹了一脚,拂袖而去。

“你有事吗?”小英子扶起柱子道。

“没事。”拄子揉揉屁股道。

“你把师父惹急了。她平时教人还是很有方法的,我这笨人三个月便学全了二十四式剑招。”小英子道。“只是内法上不去。”

“我内法还行,可是剑招学不会。”柱子道。

“这还不简单。”陈鹏道:“你教她练内法,她教你学剑招不就得了。”

柱子听了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高兴道:“是呀,这是个好办法。”

“师父,我又有个好主意。”陈鹏突然对马万冲道。

“什么主意?”马万冲见司马婉茹被气走,心情正佳。

“让英子师妹教柱子师弟剑招,让柱子师弟教英子师妹内法,您看如何?”

“哈哈,可以试试,不过你们司马师叔都教不会,英子恐怕……呵呵。”马万冲笑道。

“那可不一定呀师父。”陈鹏笑道。

小英子和柱子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都是满心的欢喜。

“柱子师弟,下次再烧鸡给俺留下鸡屁股。”陈鹏悄声道。

“我给你留一整只。”柱子道。

“一言为定。”陈鹏拍手道。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句名言不知是何人发明的,他一定深有体会。

有了摇光堂师姐师妹的加入,玉衡堂和天权的男弟子们顿时来了精神,阵法练的虎虎生风。到后来第一小阵的兄弟们甚至生气自己修为高了,否则就能和摇光堂的师姐师妹们组成一阵,切磋切磋。

深深体会到上面那句名言的还有柱子,三天过后,柱子居然学会了第四招。其实虹光派的仙法,都是以念动口诀,以自身法力御剑而动,所谓剑招,只是在入门时提高的一种方式。这些招式都非常的简单,一般人用不了十几天便能学会,剩下的便是增强法力,熟记口诀了。而柱子,似乎和常人不同,难的学会了,简单的却过不了关。

“英子姐,这几日只是你在教我剑法,我却没时间陪你练习内法。”柱子练成第四招后,不好意思道。

“没关系。”小英子道:“学习剑法可快可慢,可是增强内法却不是几日功夫能办到的。”

“也许可以。”柱子神秘道:“我这里有个宝贝,对练习内法大大的有益。”

“是吗?”小英子眼睛一亮。

“真的。”柱子道:“你师父带你们到仙坑那里练过气吗?”

“师姐们跟师傅去过,我没去过。”

“在仙坑那里练气,可以快速的增强内法,我试过了。”

“可是师父说内法修为不到,不能去仙坑练功,否则容易走火入魔。”小英子道。

“离远点没事的,我连八丈的距离都去过了。”

“八丈?师父他们才能到十丈呀。”小英子惊道。

“我有宝贝呀。走,咱们去试试。”柱子说着神秘一笑,拉小英子到了天权堂的仙坑洞口。

“现在是大约三十丈,你可有感觉?”柱子问。

“感觉有些热。”小英子道。

“正常,咱们再近些。”柱子说着拉小英子往前又向前走了几丈道:“现在是二十五丈。”

小英子的脸已经通红,呼吸急促。

“快坐下运功。”柱子道。

小英子席地运功,果然脸色正常不少,柱子也放下心来。可是小英子的脸从红又变成了白,头上冒出了冷汗。

“啊!这怎么办?”柱子慌乱中想起了珠子,于是连忙用力,可是情急之下柱子却怎么也不出现。

可怜小英子全身如火烧般的难受,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你出来!”柱子大叫一声,洞内白光一闪,那魔彩珠飞了出来,悬在柱子身前。柱子一把抓住,向小英子身前推去,可是魔彩珠突然一转,飘到了另一边。柱子大怒,眼见小英子脸色赤红、牙关紧咬。于是再次抓住魔彩珠,一把塞进了小英子的怀里。

小英子顿时感觉一股凉意从怀中散至全身,舒服了许多。但是没过多久,这股凉意越来越强,她此时已感觉如掉进了冰窟,全身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睛往下看看。

柱子看小英子脸上的赤红消退,原本大喜,可是片刻之后她的脸上渐渐的变白,刚才流出的汗水要凝成白霜。

柱子心道不好,难道矫枉过正了。于是情急之下也忘了施法了,直接把手伸到了小英子怀里。一抓之下,碰到小英子软软的**,柱子一愣,连忙松手,向另一边一抓,又抓到了另一个**。

那珠子似乎在和柱子捉迷藏,柱子在小英子胸前摸了两遍,居然没抓着珠子。

小英子紧咬牙关,可是她说不出话,转眼间额头的汗水凝成了冰。

柱子找不到魔珠,又见小英子样子十分危险,忽然想起曾听人说用内法可以救人。于是也没有多想,坐于小英子身前,双掌抵在她的胸口。他只觉着双手是放在了冰块之上,于是急送内法。没想到内法吐的太快,小英子嘴角流出了鲜血,几欲晕倒。柱子连忙将内法轻吐慢放,小英子才稳定了一些。

但是小英子身上依然冷若寒冰,柱子逐渐的将内法运至极至。

此时小英子脸上忽红忽白,她刚学内法不久,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大的内法,此刻内法已逼近她的心脉,也许片刻之后,她就要筋脉尽断而亡。而柱子又不知道这些,他只晓得全力运功。

柱子见小英子的脸色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差,心中暗道:珠子呀,你在什么地方,快点出来。

一道白光从小英子怀中升起,接着是那颗水晶珠飞了出来,围绕着二人缓缓而动。三圈之后,小英子身上的寒气消了大半,又过几圈,小英子居然恢复了正常。

渐渐的,她的脸色变的红润,还带着娇羞。

“英子姐,你没事了吧。”柱子问道。

小英子点点头,身子一拧,让开了柱子的手。

柱子的手一离开她,水晶球也飞落到了柱子的手上。那种胸闷的感觉又生了出来,小英子立刻起身,跑出了洞外。

“对不起,英子姐。我……”柱子手上还有小英子胸口的温度,又想起刚才摸到的软软滑滑的东西,脸上一红,不知说些什么,只知道看着自己的双手。

小英子红着脸,没有说话。

“不知道会这样。”柱子低头道,他也知道刚才差点害死小英子。

“没事。”小英子的声音很小。

“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内伤吗?”柱子问道。

“没有伤,好像你说的有点用。我的内法比进去前强了一些。”小英子高兴道。

“真的。”柱子高兴的一把抓住小英子的双肩,又马上松开。

小英子赶快整理下被柱子抓乱的衣领。

“那明天咱们还来这里修炼。”柱子喜道。

“好。”小英子答应一声,捂着胸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