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四男女搭配

二十四 男女搭配

随后的几天里,柱子和小英子上午习剑,下午到洞内修炼。

柱子在小英子手把手的**下,开始时每两天学会一招,后来一天学会一招,最近几天居然一天学会了两招。

而小英子在柱子和魔珠的帮助下,每天在距仙坑二十五丈的地方与柱子双手相抵,魔珠环绕着修炼

。不过几日,小英子已能凭借自身的法力,使钢剑飞起三尺了。

而大家,似乎把他们两个人给忘了。

司马婉茹和马万冲各自**一个小阵,剩下的四名没有入阵的男女弟子一起练习基础的剑法,也是热闹非凡。

直到有一天,陈鹏在极疲劳的情况下用错一招,被大师兄苏昊骂道:“这么简单招法也能用错,比柱子还笨。”大家这才想起了柱子,还有小英子。

司马婉茹也想起这两人练功时不见踪影,吃饭时窃窃私语,莫不是青春年少,做出什么事情来了。想到这里她突然大怒:“把柱子和英子马上找来。”

柱子和小英子被叫来时刚刚练习完内法,脸上都还留着红润。司马婉茹一见此景心中料定此二人干了苟且之事。不由分说,一巴掌打在小英子脸上,血――马上从小英子的嘴角流了出来。

通过这几日的相处,两人的感情已不比往日,柱子见小英子挨了打,马上上前护住小英子,叫道:“师叔,你……”

司马婉茹看到柱子护着小英子,更加生气,挥掌朝柱子胸口击去。柱子不能躲闪,因为他身后是小英子,于是运足了十成内法硬抗。

“嘭”的一声,柱子和小英子被击的连退几步。

司马婉茹这一掌力道不小,本以为会把二人击飞数丈。没想到一掌击出二人只是后退几步,于是恼羞成怒,运足六成功力举掌再打。

“慢。”马万冲挡在她的身前道,“师妹莫冲动,我知道你想的什么,咱们问清楚再处置也不迟。”

司马婉茹哼了一声,放下了手掌。

“你们过来。”马万冲道。

柱子护着小英子走近些。

“你们先分开。”马万冲皱眉道。

这时柱子才松开了小英子,但还挡在她半个身位前。

“你们这几日都练习什么了?”马万冲道

“禀……禀师叔。”柱子道:“按照您的吩咐,每日上午英子姐教我剑法,下午我陪她在仙坑处修。”

“那你们可有长进?”马万冲心道只要柱子多学会了一两招,司马婉茹那边就可以交代了。

“禀师叔,我已经学到二十招了。”柱子战战兢兢道。

“你看师妹,他学到二……”马万冲本来想对司马婉茹说话的,说到一半他突然反过味儿来道,“你说多少招?二招?”

“二十招。”

“我教你100多天,你才学会了三招,她陪你练习二十多天,你居然学会了十七招,你若说谎,我必重重的责罚于你。”马万冲沉声道,“我再问你,虹光剑法你现在学会了几招?”

“师叔,弟子知错了。弟子天资愚钝,入门四个月只学会了二十招,弟子愿受师叔责罚。”柱子说着居然跪了下来。

“你是够愚钝的。”马万冲见柱子会错了意本是十分生气,但想到他已学会了二十招又十分的高兴。“你现在把这二十招一一练来,让我与你司马师叔看看。”说着把手中木剑扔了过去。

“是。”柱子借过木剑,看看身边的小英子,舞了起来。

头三招他舞的小心翼翼,从第四招起他想起了小英子手把手教他的情景,心中一喜,不知不觉念动了法诀,结果刚到第八招,只听“啪”的一声,木剑断了。

柱子愣在当场。

“再来。”马万冲随手拿起一把钢剑扔给柱子。

于是柱子接剑从头再练,第八招、第九招、第十招……只见柱子越舞越快,小英子见状,也是十分高兴,不顾脸痛,满面春风。

“啪”,钢剑也断了,第十六招。

马万冲与司马婉茹对视一眼,他们没有说话,可是心中想的都是一样的,莫非柱子的剑法已到二虹境界!因为一但达到二虹境界,法力已非一虹境界能比,普通的钢剑是承受不住的,往往会被逼断

如果柱子真的练到了二虹境界,那就太可怕了。前辈高人不说,就说当下的二代弟子中,秦弄玉十一个月到一虹境界,但是已被柱子以百天打破记录,李玑保持着十八个月到二虹境界的记录,还有薛不才三年到三虹境界的纪录。这三人入门时间虽不相同,却是虹光派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江湖将这三人并称做虹光三杰,将来虹光派的掌门人,也必在此三人中产生。

司马婉茹手中红光一闪,破军宝剑已握在手中,她本打算让柱子用破军用出施展,看看他到底到了什么层次。此时却见空中一羽白鸽向开阳堂的方向飞去。

“师妹,有消息了。”马万冲道。

司马婉茹点点头,安排弟子们自行练功,然后来到小英子的身旁拍拍她的肩头,道:“为师错怪你了。”说罢不等小英子回话,便与马万冲御剑而起,直奔开阳堂。

“山上除了秦师兄和李师兄,别人很少御剑飞行的。”陈鹏道。

“必有大事情发生。”杜大宝道。

“可能是魔珠有消息了。”玉衡堂大师兄苏昊道。

果然是魔珠的消息,当然是假魔珠。

秦弄玉传回的消息只有三个字:青风寨。

南山四虎拿着假魔珠,在中原绕了一个月,才终于进入了青风寨。秦弄玉追踪至青风寨后,马上飞鸽传书回山,自己留下继续监视。

青风寨位置靠近西域,是近十年江湖新崛起的黑道势力。表面上做着所谓的正经生意,其实是暗藏污垢,不断的收拢黑道上的小股势力,渐有一统黑道的架式。据传当年邪教二护法之一绿袍老祖与法相寺叛徒晓月禅师藏匿其中。此二人当年参与凝碧涯一战,伤害正道人士无数。以法相寺为首的正道人士苦于没有证据只是传闻,否则早就大举进攻青风寨了。

如今看来这青风寨似与邪教有所关联。

司马空将纸条给各堂首座传看,然后道:“既然消息已到,咱们便按既定方案,联系其他门派包围青风寨。”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二十四 男女搭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