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六高手现身

二十六 高手现身

青风寨众人笑声未落,只听一声长啸,两道七色的彩虹杀入清风寨阵中,天玑堂首座丁引、天璇堂首座玄真子紧随剑后,呼啸而来,后面之人也在司马空和徐正甫的带领下,紧随其后。

青风寨中笑声卡然而止,两大护法毛太、杨花不知祭起件什么法宝,迎上两道七色彩虹,“轰轰”两声巨响,毛太、杨花被震退几步,丁引与玄真子的身形也稍缓。

青风寨中两大堂主李源与龙飞见状,一声大喝,空中腾起一柄巨剑和一件流星锤,空中空气凝结成一个巨浪,砸向丁引和玄真子。

丁引和玄真子刚刚全力施法,此时五内未稳,只能使出七成法力,两道六色彩虹飞出。

空中两声巨响听起来好似只有一声。丁引与玄真子后退两步,李源与龙飞只是身形一挫,马上挥兵器又击。

空中两点星光闪过,李源与龙飞各觉着有一道剑气迎面而来,忙放弃攻击用兵刃阻挡。没成想那两道剑气透兵刃而进,二人大惊,连忙躲闪,但各自肩头都是一疼,被剑气划破皮肉。

肖斌的兵器也是剑。

他没料到虹光派会突然行动,而且三人连破两次拦截,但见司马空十字剑法连伤两大堂主,此时必内法未稳,于是运足十成功力,挺剑直取司马空。

司马空果然内法未稳,急忙将紫薇剑一挥,一道六色彩虹挡下肖斌一击。

忽的徐正甫一招七虹剑招攻至,肖斌被震飞到一旁。

接着四个小阵跟了上来,眼见就要一举突破青风寨的阻拦了。

一顶轿子拦住了去路。

青风寨之人纷纷后退,竟然不护轿子,仿佛还需要轿子保护。

徐正甫看出轿子必有玄机,但事已至此已是骑虎难下了,于是全力一击。一道七色的彩虹,刺入轿中。

轿中绿光大盛,徐正甫的半支天愁已插入了轿中,却无法动弹半分,徐正甫一惊,轿中之人功力不在自己之下。

轿帘一闪,一只枯掌击出,徐正甫忙挥左掌相迎。

“轰”的一声,二人分开数尺,天愁剑的光柄骤然被拉长,然后收缩徐正甫又飞了回来,举掌击出,瞬时间已对了七八掌。突然徐正甫眼中赤芒一闪,一掌击出,掌心红光隐隐。

“嘭”的一声,轿子被二人内法震散,轿中之人飘后数丈,居然脚不挨地,徐正甫也后退几丈。

虹光派前进势头受阻,青风寨众人立刻围到那人的两侧,重新挡住了虹光派众人的去路。

徐正甫抬头看去,只见刚才与他对掌之人绿袍绿面,身发绿光。他心中突然一惊道:“绿袍老祖。”

碧云山,今夜星空万里。

柱子在天枢仙坑修练了一个时辰的内法,刚刚走出洞来。他准备回天机堂厨房,那里还有只烤好的山鸡,他拿过去给那位藏剑阁前辈,因为一但大战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抓鸡烧鸡。

鸡藏在炉灶后面的一个洞里,拿出来时还有些余温,柱子把它藏在怀里,挡着风寒向藏剑阁走去。

一下子走了大半的人,所以山上很静,柱子遥望满天繁星,突然有一种寂寞的感觉。虽然与当年在米店比,现在有师兄弟们、有马师叔、还有小英子陪他,可是他觉着他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去做些别的事情。在这天夜里,在星空下,柱子头一次思量人生。

藏剑阁外,柱子放下鸡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的藏剑阁的门无声的开了,一条黑影飞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柱子。没等柱子反应过来,便被那人拽进了藏剑阁,一只手按在他的嘴上,接着柱子听到生硬的三个字:“别出声。”

借着微弱的灯光,柱子终于看清楚了那位前辈的脸,他身上一紧。原来那位前辈的脸上不知被谁砍了一刀,左半边脸被削了下来,只剩下一只右眼,他此时无暇看柱子,而是紧张的看着窗外。

月光把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到了藏剑阁的窗上。

“师兄,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外面的人影道。

“既已离开,何必再来。”独眼前辈道。

“人虽离开,心却离不开呀。”外面人道。

二人说到此处都沉默了片刻,似乎当年有许多值得回忆的事情。

“十五年了,不知这些剑是否还认得我。”外面的人说着,推门而入。

一位度身材高大的蒙面老者走了进来,柱子觉着他的身形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老者身上发出淡淡的白光,剑架上的宝剑们,有不少发出轻吟,似乎是在和老朋友打招呼。

忽的蒙面老者的背后的包袱发出红光,似乎有什么东西想挣脱而出。

众剑的轻吟立刻停止。

独目老者见状独目一闪道:“你真的可以用此剑了吗?”

蒙面老者回手拍拍后背,那东西好像安静了一些。“我为练此剑,深入南疆魔族,甘愿受百魔欺身之苦,终于使自己魔性冠绝天下,可以驾驭血剑。”

血剑!柱子大惊,这人便是当日攻山时用血剑一招击伤马万冲的邪教堂主。他居然称独眼前辈为师兄,莫非他也是虹光剑派之人?柱子想到这里,忽然心头微颤、背上伤疤一阵疼痛。

“啊!”血剑主人似有感觉,突然一惊,反手按剑道:“师兄,莫非你已练成那招?”

“没有。”独眼前辈道:“我们的路子错了。”

“怎么会错!”血剑主人一听突然脸上红芒闪烁,狂躁起来,背上血剑轻吟。“你我当年便已到剑术内法颠峰,只是无法突破那一招。于是我们另辟蹊径分别找到了突破口,如今再说错了,怎么能说错了呢?”

“错了,一生都错了。”独眼前辈道。

“不行!”血剑主人怒道:“你我穷一生之力,便为突破那招,如今虽是年逾古稀,大功未成之时怎能轻易否定自己。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今日咱们便再试上一试,师兄,拔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