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七收服血剑

二十七 收服血剑

他说完,血剑出鞘,红芒大盛,渐渐传到他的手臂,又红遍了全身。

剑阁中群剑微颤,似乎对血剑都十分的忌惮。

独眼前辈叹气道:“师弟,一月前你回山,便是为此剑吧。”

“如此说来,那夜追我之人便是师兄了。”血剑主人道。

“不错。”独眼前辈道,“师弟,我劝你还是放弃此剑。毕竟此剑对我派犯下了大案。”

“师兄,正因如此,我才必须取走此剑。那日白眉与大师兄比试之时,我的血剑突然离我而去,可见当时场中有比我魔性更高之人。我若能找出此人,或许可以揭开十七年前派内的惨案的真相。”

独眼前辈的独眼一缩,“你即便找出元凶,又能怎样。当年师尊们的大阵都不是对手,况且你一人之力了。”

“所以我才要练成那一神来之招,如遇到元凶,才能为师报仇。”血剑主人说着,人与剑的红芒又增强一成,然后摆出一招的姿势,者柱子看来,颇似虹光剑法中最强攻击的第二十一招。“师兄,普天之下,只有你我距那一招最近,今日咱们便切磋几招,或许能有所突破。

“师弟呀。这十五年来,我只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咱们两人的路子都错了。”

血剑主入脸色一变,血剑向前伸了三尺,眼中杀气顿现,他疠声道:“出剑。你若能接下我这一招,我便承认此生全错。”

“十年未用剑了。”独眼前辈说着,双手一打抖,两柄神剑居然破土而出。独眼前辈一手持一剑,左手起招居然也似第二十一招。

“多年不见,师兄功力又精进了。”血剑主人道。

“精进又如何?毕竟是一条死路。”独眼前辈道。

“是对是错,马上便知。”血剑主人说罢眼中红芒大盛,独眼前辈全身双剑也都发出红光,袍袖被内法催动,鼓了起来。

柱子背痛与怀中水晶珠的微凉又增强数倍,两种红光将藏剑阁内照的如白昼……不,比白天还要亮。只是血剑主人的赤芒中有血腥之气,而独眼前辈的红光却是一股详和之气。

“师兄小心了。”血剑主人大喝一声,血剑腾空而起,一道大大的七色彩虹中夹杂着几点十字星光,向独眼前辈击去。

柱子见状大惊。他通过近一个月的学习,已对内法剑招有了初步的体会。单说那道七色彩虹,便已是惊世骇俗,不在虹光剑客徐正甫之下,况且其中还夹杂着几点十字星光,更在司马空之上。他是如何掐念剑诀的血剑主人必定修为惊人,否则怎能将这两招同时使出。而其对面的独眼前辈似乎不急不躁,莫非修为还在血剑主人之上?

眼见剑芒攻至,独眼前辈红光满面,两柄剑同时飞起,左手使出虹光剑法第二十一招,右手一招似乎和血剑主人后续的半招相同。空中另一道七色彩虹升起,其中夹杂几点十字剑光。

两道彩虹相遇之后没有想象中的巨响,仿佛中和了似的无声的消失了。几点十字星光也各自相撞,只是……血剑主人的星光似乎多丑两点,正在独眼前辈缺眼的左侧,等到他发现之时,只能勉强躲开一道剑气,另一道剑气打在他的腹部。他的身子一震,缓缓的倒了下来。

血流到了地上,血剑见血居然又是一阵轻吟,兴奋之极。血剑主人也被感染,似已入魔,他狞笑一声道:“师兄,你已不是我的对手,我没有错,没有错。”说着举起血剑就要对独眼前辈一剑刺出。

独眼前辈受伤极重,此时他的脸色腊黄,手捂伤口,似乎已是神志不清,只有内法自行运转,保护要害。

“住手!”柱子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跳了出来,站在了独眼前辈身前。

血剑一阵的颤抖,似有退缩之意。

血剑主人大惊,强行按剑,向柱子刺去。

血剑一阵的扭动,剑上红芒急退。

柱子见血剑越刺越慢,到自己胸口之时几乎不动。而他胸口的水晶珠和背后的伤疤似乎也在对抗,柱子于是运功想把两股力量压下去。可运功之下,居然是帮了水晶珠,后背伤疤的疼痛迅速的消失。

血剑又前进了半寸,柱子大怒,伸手在剑尖一拍,喝声“去!”

血剑赤芒突然消失,应声倒飞而出,血剑主人,也被带的退后几步,惊讶的看着柱子。

“你!”血剑主人盯着柱子大惊。

柱子也奇怪,自己只是轻轻一拍,却能将那至邪之物击飞。

那血剑被击飞后,居然又飞了回来,插在柱子面前的地面上,似有膜拜之意。

“你,你莫非就是那日之人?”血剑主人想到那日徐正甫与白眉大战之时血剑飞走的情景。

柱子不知其意,只是觉着眼前的红剑十分的可恶,见其又飞回来了,于是伸手欲再拍,没成想血剑居然一颤,把剑柄放到了柱子是手中。

柱子也一愣,随手拿起了血剑,轻扶着剑身。剑上的血光遇手而盛,似乎要沿着柱子的手臂传到他的身上。突然柱子怀中白光大盛,将血芒硬生生逼了回去。

那边的血剑主人见状呆了片刻,突然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然后大笑道:“罢了罢了。我为御此剑自甘入魔道,忍受百魔蚀身之苦。历时十年才能御剑发功,本想借此剑将功力提升后使出虹光剑派那绝世之招,没成想没成想。数年努力也只胜师兄半筹,若是他全力施为,我必伤在他的剑下。而此剑居然被一少年轻易拿在手中,还有迎奉之意。”

他说着,步履蹒跚向门口走去,未行几步“哇”的喷出一口鲜血,忽又转身道:“师兄,邪教明早攻山,你们提前做好准备吧。”说完又是一口鲜血,蒙面黑布掉了下来,柱子看去竟有几分与司马空相似。

血剑主人走了出去,柱子手中血剑却留了下来。

柱子将剑扔开,血剑在空中飞了一圈,又回到了柱子手中。如此三五回柱子终于摇摇头道:“你欲想跟着我,便去了这身红光,除去邪性。”

血剑身上红芒闪了几闪,居然真的消失了,露出本来的面目,一柄玄铁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