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八两大奇人

二十八 两大奇人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背后的独眼前辈喘过一口气来,靠在一支桌腿上轻声道:“人是如此,剑亦是如此,看来这剑与你颇有渊源,而且你也能治约此剑,此乃天大的好事。你持此剑后,盼望能够近正远邪,否则一日如我师弟那样,人未御剑,反被剑御。”

“前辈。”柱子将血剑扔在一旁,跑过去扶住独眼前辈。“前辈,我叫人给你治伤吧。”

“不用了,孩子。你去把那罐子砸开,里面有三粒丹药,拿来。”独眼前辈说着指向一个角落。

柱子拂开尘土,拿出罐子,里面果然有三粒通体发亮的丹药。

独眼前辈服下一粒,将另两粒放进怀中,独眼前辈闭目片刻,脸色好了一些,于是他独目之中闪着精光,对柱子道:“有个故事,你听不听?”

柱子看独眼前辈好了一些,于是点头。

“30年前,虹光剑派出了两位奇才。一人是剑术天才,四月便到一虹境界,另一人是内法奇才,四年后便可距仙坑十丈打坐。”独眼前辈说着咳了几声。

“前辈,四个月和十丈以内便是奇才吗?”柱子问道。

“不错。”独眼前辈忽的一惊道:“莫非现在有人超越了他们?”

“没……没有。”柱子道。

“也是。那样的进境岂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二人入门十五年后,已是派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虹光剑法与十字剑法都已到颠峰境界。于是他们开始挑战最高的境界,传说中的绝世仙剑之术:虹光十字剑。”独眼前辈说的很慢。

“虹光十字剑?”柱子奇道:“那是什么剑法?”

“现在没有人知道,只知道那是虹光剑派的至高境界,当年的先祖,曾以一此剑招击退了北方的神兽玄武。但是自那以后,便再无人练成,更奇怪的是前代剑谱中只记载有此一招,却没记载如何练习。”

“那怎么练?”

“是呀。二人只得慢慢摸索,终于他们找到了自己认为的正路。内法奇才认为以两剑同时使出虹光剑法和十字剑法,乃是正途,剑术天才认为若能一剑使出两种剑法才是正路。”

“啊!”柱子想起刚才血剑主人与独眼前辈的对战,“莫非就是前辈和刚才那位前辈?”柱子问道。

“不错。”独眼前辈点头道:“刚才之人,便是司马空的双胞胎哥哥司马天。”

“司马掌门?”柱子又是一惊。

“哼,他配当什么掌门。”独眼前辈接着道:“我们二人各自认为自己的理解正确,于是经常私下比试,只是两人几乎分不出胜负。司马天虽然剑招玄妙,但不及我内法浑厚,我虽内法浑厚,但却难以突破对方的剑招。直到一日,司马天在藏剑阁最深处找到那把血剑,那把被虹光派镇派之宝天愁剑镇住的血剑。”独眼前辈说着看看地上的玄铁黑剑。“当时血剑被天愁剑压制若干年,被司马师弟拿出后邪性大发,司马天认为得此神器有助于增强他的软肋内法,必然可助他练成虹光十字剑。其实他的内法根本不弱,只是比我差一点。但是此剑非魔性超强之人不能驾驭,否则反而会被剑上的血气反噬。于是他准备带剑深入南疆寻找魔族,以增强魔性,此事他只告诉了我。”

“我断不答应,我认为虹光十字剑未成,是因为内法不够,只要勤加修炼,终有一日便可成功。没想到此言戳到了他的痛处,他一直以内法不及我而耿耿于怀。而且他当时已与血剑相处多日,不知不觉中已染了血性,于是他突然出手,伤了我的脸。”独眼前辈说着,脸上的红肉不停的跳起,柱子可以想象当时的样子。

“他伤我之后带血剑而走,我为能使他回心转意,故意换上他的衣服,于是大家都以为我是司马天,而持血剑而去的是吴尘飞。加之我二人身材相仿,我面容被毁,嗓子也受了伤,大家居然真的没有看出来。于是江湖上只知虹光派有叛徒吴尘飞而不是司马天。”

“前辈,您才是吴尘飞。”

“是的,北斗九星,七明二暗,我与司马天师弟便是时隐时现弼星与辅星。”

独眼前辈说到此处,忽见门外有不少火把亮起,显然是虹光派其他人有所发现,寻到藏剑阁了。

“司马师兄,你还好吗?”司马婉茹说着,仗剑而入,一眼看见地上二人。

“我没大事。”独眼前辈说着站了起来。

此时马万冲和司马婉茹已看到地上的三把剑,“隐元剑!那个叛徒来过?”马万冲道。

原来辅星司马天使用洞明剑,弼星吴尘飞的武器是隐元剑。司马天走后吴尘飞便将隐元剑藏了起来,自己则使用司马天的洞明剑。马万冲看见了地上的隐元剑于是才问。

“他,已走了。”独眼吴尘飞又恢复了干涩的声音。“他说明日一早邪教攻山,大家都准备去吧。”

众人一惊,看来司马空与徐正甫走时所言应验了。

“你怎么在这里。”马万冲问柱子。

“师叔,我是来给这位前辈送吃的呢。”柱子低头道。

马万冲扫了一眼门外的烧鸡。

“正好我饿了,把鸡给我拿过来。”独眼吴尘飞道。

“好。”陈鹏连忙把鸡送了进来。

“屁股给你。”独眼吴尘飞说着,撕下鸡屁股,带着好大一块肉的鸡屁股,塞到了陈鹏的嘴里,陈鹏来不及道谢,便大嚼了起来。吴尘飞也大嚼起来。

“好,司马师弟既然没事,我们就放心了。”马万冲说着带诸人离开藏剑阁。

“等下,剑。”吴尘飞喊柱子。

柱子点点头,捡起地上的黑剑。他看着独眼前辈狼吞虎咽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伤早好了,柱子知道,他是在装。于是他赶紧离开藏剑阁,好让独眼前辈不用再装下去。

果然,众人离开后,吴尘飞一阵的咳嗽,口中鸡肉也吐了出来,带着鲜血。他忙运功打坐,身上的红光不断的游走。

天还没亮,虹光派众人便已在天枢堂外摆好了阵式。

天上星辰业已西沉,柱子找到了北斗七星。今日的七星,似乎比平时弱了不少,与之相趁的是开阳星上方和斗魁中间,有两颗平时看不见的星星亮了起来,甚至在某一时刻超过主星。只是那么一刻,他们便又暗淡不见了。

那便是辅星和弼星。

突那只巨鹤一阵的长鸣,似乎发现了什么。徐若琪走过去轻轻拍拍它的颈低声道:“鹤前辈,你若有空,便去告诉师兄和爹爹,让他们快点回来。”

仙鹤又是一阵的长鸣,双翅一展,向西飞去。看着仙鹤消失的影子,徐若琪自语道:“希望爹爹和师兄能早点回来。”

天微亮之时,邪教上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