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九击退绿袍

二十九 击退绿袍

“呵呵。”练袍老祖发出两声瘆人的干笑,“虹光剑客徐正甫,功力果然非同小可。”他说着,居然散出一股绿气,向虹光派这边飘了过来。

“早知绿袍老祖擅长用毒,没想到功力也是非常呀。”徐正甫说着,将残剑天愁一挥,绿气居然被吹散。

“好功力。”绿袍老祖道,“难怪白眉师兄十年前被你缠斗,只是今日你天愁已残,援手未至,恐没有当日的运气了。”

“绿袍,你当年被无忧谷风老谷主重伤,不自洗心革面,如今又出来害人,今日我便了结你。”司马空高声道。

“哈哈哈。”绿袍老祖笑道:“你师兄尚不敢如此说话,你似乎还差点。”

司马空听罢大怒,紫薇剑挥出七个十字星光按北斗起星之位,直取绿袍老祖。

绿袍老祖居然平空升起,人们这时才发现他双腿自膝下尽失,那是当年被风轻摇斩断的。他手中没有兵器,只是伸手挥出一片绿芒,“嘭”的一声,居然硬生生接下司马空一剑。

司马空一惊,没想到世上竟有人能空手接下他的十字剑法。

绿袍也是一惊,没想到虹光派中除了徐正甫,还有这样的人物。

于是二人都加是了施展法力,场中绿光与星光不断。

其他人也是一拥而上,一场混战开始了。

徐正甫以一敌二对上了李源和龙飞,玄真子和丁引,与肖斌、毛太、杨花五人战成一团。

而四堂弟子组成四个小阵,与青风寨其他人战到一起。

片刻之后,司马空已落下风,玄真子与丁引也是守多攻少,徐正甫倒是游刃有余。而四个小阵,对付青风寨的帮众居然略占上风。

“天璇阵退,天玑、天枢、开阳顶。”徐正甫观察了一下形势道。

说话间三阵挡下青风帮众,天璇小阵退到后方。“李玦,助你师父困人。”

“是,师伯。”李玦答应一声,驱阵围住毛太杨花。

当下形式立转。毛太、杨花二人被死死围住,而玄直子、丁引双战肖斌,立占上风,几回合之后,肖斌已呈败相。

绿袍老祖一声怪叫,一道绿光透过司马空的剑气,刺了进来。

司马空后退几步,没有躲开。眼见绿光要刺入右胸,司马空迎身而上,挥出三个十字星光,要与绿袍同归于尽。

“当”的一声,旁边的徐正甫御残剑天愁挡下了绿袍的一击,绿袍只觉怀中一冷,中了司马空两剑。而徐正甫背后挨了李源和龙飞两掌,只见他眼中赤光一闪,挥剑后扫,李源和龙飞惊讶之下连忙后退,各自胸前衣襟还是被剑气划破。

“哎呀”一声。那边肖斌一个不小心,被玄真子刺了一剑,急忙后退。

“撤!”肖斌大叫一声,向礼袍老祖跑去,众人正要追,却见绿袍双手齐舞,两颗绿球在空中爆炸,绿色的烟雾向众人扑来。

“有毒,退。”司马空说完扶着徐正甫后退。

天枢、天玑、开阳三堂小阵,御气散毒,那些逃命不及的青风寨帮众,有不少被毒雾毒倒,吐血而亡。

兵器交锋之声还在继续,那是天璇堂小阵围困住毛太和杨花二人,因为刚才距战团较远,毒烟伤不到他们,所以战斗仍在继续。

司马空忙掏出两粒丹药给徐正甫服下,徐正甫连受两掌后又强行运功,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此时脸色死灰,打坐运功。

不一会儿传来两声惨叫,毛太和杨花二人被冲入阵中的丁引和玄真子杀死。

众人围到徐正甫身旁,司马空、玄真子、丁引三人各以法力给他疗伤。

一柱香后,徐正甫睁开了眼睛,低声道:“诸位师弟不可再浪费法力,我无大碍,你们需立刻回山救援。”

“这?”司马空犹豫片刻,终于道,“薛不才何在。”

“弟子在。”

“现在只有开阳小阵无人受伤,你便带开阳小阵护送你们师伯回山,我们先行一步救援。”

“是。”

白眉老祖带人上山之时并未遇到任何抵抗。他马上下令退到半山,然后派人到山上打探,结果发现虹光派众人集中到了一处,才又攻上了山去。

天枢殿外,马万冲与司马婉茹带两个小阵与邪教众人拼杀了起来。

开始之时白眉老祖与几个堂主只是远远的看着,虹光剑派居然不落下风,可是白眉一声怒喝,枯木杖发出一道玄光,几名虹光派弟子应光而倒,两个小阵瞬间被破。

虹光派按计划退入天枢殿。

天下尽知天枢殿内禁固强大,马万冲等人已发动了机关。白眉老祖一靠近天枢殿,多时感觉法力游荡,于是不敢硬闯,连忙后退,吩咐手下包围,暂停了进攻。

“马万冲,我劝你还是尽早束手就擒,否则我放火烧殿。”白眉老祖在外喝道。

马万冲清点了一下人数,二十一名弟子只进来十六名,想是那几人已死在邪教刀下,而进来的也有不少受了或轻或重的伤。

司马婉茹摇摇头,伸手掏出了信号火箭。

“师妹不可。”马万冲按住司马婉茹的手道,“我等未到绝望之时,不可轻用呀。况且,那人还没有出动。”

司马婉茹听后眼中一亮,似乎有了依靠。

此时忽听殿外一阵喧闹之声,邪教弟子有人叫道:“抓住个活的,是个女的。”

接着听到一个女子求救哭喊的声音。

小英子!居然是小英子声音。柱子想着朝四周查看,果然没有小英子的身影。

“还是个小美人,好软的胸呀,咱们兄弟不妨便在这里快活快活。”然后是邪教弟子一阵的**笑,接着听到衣襟被撕破的声音。

“啊!”小英子又是一声的尖叫。

柱子开门就要冲出去拼命,却被杜大宝拉着,柱子刚想挣脱,只听外面邪教弟子传出几声惨叫,柱子等人连忙看去,竟是那位独眼前辈飞入了邪教的阵中,两柄剑发着白光,围绕在他的身边。

邪教早有准备,见有人冲过来救人,十来个教众立刻围了上去,纷纷举兵刃向来人攻去。

只见空中闪过两道七色彩虹,围攻的人都已倒在地上,死的死伤的伤。

白眉老祖一见大惊,飞身举杖祭出一道玄光击向独眼前辈。

独眼前辈将小英子护在身后,对白眉老祖的攻势不逼不退,双剑齐出。

空中又闪过一道七色彩虹,还夹杂着几点十字星光。白眉老祖怪叫一声,凭空后翻,落地时左臂已流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