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三玉体横陈

三十三 玉体横陈

逍遥仙子看到把他们逼到了死角,放松了攻势。

柱子他们却不敢放松,连小英子拿起剑来严阵以待。

“肯定有机关。”徐若琪低声道,然后在墙上找着机关。她上下左右的摸着一块块突起的石头,希望能找到开启石门的“钥匙”。可是她刚找了一会儿,忽然感觉一阵的头晕,身体里面热热的,想要脱衣服。

“徐师姐,你的脸怎么红了。”小英子发现了异常,刚说完她又发现旁边的柱子也有些焦躁,不停的换着姿势。

“哈哈哈”逍遥仙子笑道:“两个小娃娃是不是感觉全身燥热、心绪难定。”

柱子和徐若琪听罢大惊,因为他们此时就是这个感觉。

“方才你们中了姐姐的逍遥散,催情壮阳,男女都有效。若是一个时辰内不与异**欢,阴阳互补,就会经脉爆裂而死。如此洞天福地,何不以地为床就地操练,姐姐在旁也可给你们指点一二。”说完一阵**邪的笑,笑的柱子宝剑差点落点。

“用真气压住药力,不可分神。”徐若琪红着脸道。

柱子听了连忙按她所说凝神静气。小英子听了逍遥仙子的话也红了脸,她虽然没有闻到逍遥散,但是想到柱子和徐师姐一个时辰便会死去,而保住小性命的唯一方法就是****,不禁红了脸。她与柱子这百天以来数次历险,又有了肌肤之亲,特别是胸部都被柱子摸过了多次,心中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柱子的人。想到柱子保命的方法,她便想到了自己,于是心里又羞又怕。可是徐师姐呢?这里谁能救她呢?难道是柱子吗?

逍遥仙子见二人药力发作,精神不集中,于是挥鞭攻来。

柱子见状举剑相格,逍遥仙子怕软鞭被玄铁黑剑伤到,于是鞭梢儿一转,绕了过去打到了柱子的背上,柱子被打的向前踉跄两步,逍遥仙子猛的上前,居然把柱子紧紧的抱到了怀里,一对软软的丰满的**顶住柱子的鼻子,让他难以呼吸。柱子想用剑刺她,可是双臂已被紧紧锁住,动弹不得。他想挣脱,可是自己功力没有对方大,更要命的是逍遥散的药力进一步发作,他的下身膨胀的厉害。

“小子有反应了,是不是看上姐姐了。”逍遥仙子笑着,手上却加了把劲,眼看要把柱子缠死了。

柱子疼痛之下,忽的和叫一声,胸前的水晶珠暗中发出白光。

逍遥仙子只觉怀中一凉,不知柱子做了什么手脚,双臂刚一放松,柱子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力气,居然从她的怀里挣脱。

柱子后退中将剑上挑,本想给逍遥仙子一剑,逍遥仙子顺势一退,剑尖划破了她的衣服,一包黄色的粉末也被划破,散到了空气中,那就是刚才的逍遥散。正在此时徐若琪不知摸对了哪块石头,辅洞的石门“隆”的一声打开了,里面一阵冷风吹出,将那黄粉大半都吹到了逍遥仙子的脸上。

“啊!”逍遥仙子惊的大叫一声。

“快入洞。”徐若琪叫道。

柱子与小英子连忙入洞,逍遥仙子不依不饶,挥鞭朴来,柱子一剑刺出,逍遥仙子一鞭打在他的手上,玄铁黑剑“当啷啷”落地。

逍遥仙子来势未减,挥掌击出,柱子运足十成内法,双掌相迎。

“嘭”的一声,他们各自击中了对方的胸口。本来柱子胳膊没有逍遥仙子长,但是逍遥仙子丰满的**帮助了柱子。

柱子掌中带着一股怪力,再加上逍遥仙子吸入了大量的逍遥散,此时药力发作起来,所以逍遥仙子中掌之后,软倒在地。

而柱子则被一掌击飞,“咚”的一声撞到了石壁之上,也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石门“隆”的一声又关上了。

“你有事吗?”小英子上前扶住柱子,却见柱子双眼通红,一把抓住小英子的手还在颤抖,然后又强忍着松开,推开了小英子。原来他划破逍遥仙子药包之时,自己也又吸入了一些逍遥散,此时两重药力合并到一起,他正在**烧身,血脉爆胀。

柱子推开小英子,连忙就地打坐,此时心中水晶珠传出凉意,柱子的状态好了一些。

“怎么关上了。”徐若琪说着,在柱子撞到的那片墙上找着机关,想在逍遥仙子未起之时,赶紧逃出去。可是柱子刚才一撞力道十分之大,那块石壁上的石头碎了一大片,根本看不出来那个是机关了。而她也感觉有些头晕,体内有股力量澎湃着。她身上的药力也发作起来了,于是她也只好凝神打坐,妄图减轻药力。

就在柱子与徐若琪打坐了片刻,减缓了身上药力发作之时,那边却传来了逍遥仙子的**之声,诱人的**之声。

柱子的身子一震,刚才的打坐前功尽弃了。

这还不算,逍遥仙子叫着居然站了起来,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丰满雪白的**跳了出来,脸上全是旖旎之色。逍遥仙子虽然年岁大了些,但其通过采阳补阴之法身上的皮肤赛过二八少女,而且此时肤色红润,再加上勾魂的叫声,即便是没有中逍遥散,天下也没有几个男人能抗拒。

“妖人。”小英子看柱子快把持不住了,举剑向逍遥仙子刺去。

逍遥仙子神志虽然有些恍惚,但是功力尚在,她将撕下的衣服向小英子一甩,正击到小英子的胸口,居然拂中了她的穴道,虽然没有太大的力道,但是小英子仍然“呀”了一声,仰面倒地,不那动弹,只有丰满的胸部不停的起伏着。

逍遥仙子又走了几步居然站立不稳倒在了柱子的脚下,她爬到柱子的脚上,用舌头舔着柱子是手指,象一只**的母狗。

此情此景,柱子感觉自己要爆炸似的,特别是后背的伤疤出奇的痛痒,似乎要长出什么东西来。而面前的三个女人:远处躺在地上的小英子,手脚不能动弹,只有胸部起伏着,柱子想起,那丰满的胸部是曾摸过的,此时那光滑柔软的感觉似乎还在指间流动;旁边的的徐若琪,虽然是在凝神打座,可是她双眉紧锁、玉齿已将下唇咬出了血来,她的鼻孔中呼出丝丝的白气,这是柱子的梦中情人,自从那日在云下镇初见,她便不止一次的出现自他的梦中,而此时她也中了逍遥散之毒,若是没有男人,她便会在一个时辰内死去,自己救她便是救己;更要命的是眼前**的逍遥仙子,她本是媚术甲天下,此刻又是媚态尽现,而且近在咫尺,柱子已忍不住要扑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