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四救是不救

三十四 救是不救

柱子连中两道逍遥散,此时‘药’力已渐渐发挥到了极致,或许等不到一个时辰,他便会爆血而亡。 而他的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模糊,不知消失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此时他只靠着自己的一丝信念,坚持着。

这时场中唯一清醒的,便是不能动态的小英子了。她看着柱子身体不停的摇晃,头顶冒出了白雾,那是以内力拼死抵挡着逍遥散的‘药’力。而且柱子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身体内居然发出“咔咔”的响声。

小英子的的眼泪流了出来,她终于轻声道:“柱子,你快点那样解毒吧。”

柱子的身子一阵,最后的一道心里防线终于崩溃,他睁开了眼睛,眼中发出了红光,‘**’邪无比。他双手一挥,一道红光,已将逍遥仙子吸到了怀中。

逍遥仙子是身体更加兴奋的扭动起来。柱子三两下扒光了她的衣服,自己的身体一涨,全身的衣物崩散而去。

柱子的头脑略一清醒,他看着转过脸去的小英子、快要把下嘴‘唇’咬碎的徐若琪,终于抱起逍遥仙子,走向了山凋的更深处。

逍遥仙子在他的还中,象虫子一样在的蠕动着、**着。

辅‘洞’深处,传来有节奏的声音,逍遥仙子的**声更大、更快了,就在她的叫声要连成一起之时,突然传来“嘭”的一声,逍遥仙子的**声戛然而止,接着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过不多时逍遥仙子**着身体,从内‘洞’摇摇晃晃的跑了出来,脸上全是恐惧之‘色’。

“他不是人,不是人。他不是人,不是人。”逍遥仙子嘴里重复着这两句话,跑到了‘洞’‘门’口,蜷缩在了角落。

又过了一会儿,柱子才从内‘洞’出来。他身上泛着红光,水晶珠围着他不停的旋转,背上两条血痕滴着鲜血,不知是被人抓的还划破的。

渐渐的,他身上的红光消失了,水晶珠回到了他的怀中。

柱子脸上有些茫然,他知道自己刚才与逍遥仙子‘交’欢了,但是有些事情他却记不起来,后来逍遥仙子为什么跑了出来呢,现在他身上的**基本消失了,只是觉着后背疼痛。

他看看逍遥仙子,那叱咤武林的‘女’魔头,如今却蜷在一角,遇到柱子的目光尖叫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柱子又向小英子看去,小英子把满是泪水的脸转到了一旁。而此时,‘洞’内又传来了**之声。

徐若琪虽然运内法压制‘药’力,怎奈逍遥散‘药’力奇强,连它的主人都不能免疫,况且徐若琪了。此时‘药’力被抑制许久,终于挣脱而出,徐若琪面若桃‘花’、呼吸急促,伸手想在自己身上抚‘摸’,却含着娇羞。这种少‘女’的美,又与逍遥仙子的成熟之美完全不同。柱子被这声音一‘激’,身体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徐若琪眼巴巴的看着柱子,‘迷’离的眼神中全是渴望。

‘春’意‘荡’漾。

柱子看着徐若琪,心中不免的一‘荡’,向她走过去几步,又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那样做,那毕竟是自己的同‘门’师姐,但是不那样的话,如何能救得了她呢?

对了,赶快开‘门’,出去找师叔去。柱子想着,在附近的墙上‘摸’着。

小英子也看出了柱子的意思,此时也缓过些力气来,于是扶着墙起身,在另一侧的墙上‘摸’着。

徐若琪的意识稍微的清醒片刻,想到自己身中逍遥散非得用那样的方法才能救,而此时身前只有柱子,如果那样,以后怎么有脸去见秦‘弄’‘玉’师兄、怎么有脸去见爹爹徐正甫呀。想到这里,她捡起地上的剑,往脖子上抹去。

“师姐不可!”柱子叫着,跳了过去,一把抓住徐若琪拿剑的手,按到石壁上去。徐若琪另一只手一掌向自己头上打去,柱子连忙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按到了石壁上。

如此一来,柱子与徐若琪已是脸对着脸,呼出的气,都吹到了对方的脸上。柱子只觉着徐若琪的气热热的、香香的。原来柱子只想救人,一下子扑的太狠,自己坚‘挺’的下身,顶到了徐若琪的要害之处。徐若琪再也守不住心里防线,忽然身子一软倒在柱子的怀里,

柱子抱着怀里的徐若琪不知所措,“英子姐,我该怎么办呢?”他问道。

小英子看到此情此景,把银牙一咬,举剑向自己脖子上抹去,柱子连忙跳过去,打飞了她的手中剑,但剑尖还是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下。

小英子心里在流血。

她在家中亲人被害之后,感觉只能和柱子相依为命了,本打算与柱子学艺有成后为父母报仇,然后便退出江湖厮守一生,可如今柱子竟与那‘女’魔头作出苟且之事,虽是‘药’力所‘逼’,可是柱子想到的为什么不是自己?而如今柱子对徐师姐也动了非分之想,明明便是眼中没有自己。当年天枢堂外那句“我拼死也会保护你的”难道他忘了吗?小英子想着,便觉着此生无意,动了轻生之念。

“英子姐,你这又还苦呢。”柱子急的要流下眼泪了。

但是眼泪只流到一半,便停住了。柱子看看四周,不算逍遥仙子,徐师姐中了‘**’邪之‘药’,‘性’命攸关,英子姐身受重伤,又动了轻生之念,只有自己一个男人。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刚才经历过男‘女’之事后,柱子觉着自己是个男人了。于是朗声道:“英子姐,这‘药’一个时辰方能要人‘性’命,现在尚有时间。我们便向‘洞’内走去,看看有没有出路。”

小英子闻听此言,心中一喜,刚才的愤愤之‘色’少了许多,微微的点点头。

于是柱子一手扶着徐若琪,一手扶着小英子,向‘洞’里走去。

‘洞’并不长,不一会儿,就到了尽头。果然如柱子所想,这里也有个仙坑,只是此坑并没有光芒溢出,是一个死坑。

柱子和小英子面面相觑,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