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7回 出关了

四十二 出关了

碧云山上的树叶绿了三次,又黄了三次。

柱子已经是个十九岁的青年,而这三年间虽然弼仙坑的灵气时有时无,但是这样已对柱子的修练有了巨大的帮助。柱子只知每日的不停的修练,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内法已到了何等的层次。反而是冯不凡在虹光派中的对手越来越少,若论实力,除了掌门首座们,他能排到20名以内,若一对一的拼个生死,他能排进前十名,而他依然是柱子的对手,而且差距越来越大。

这一日,刚到寅时,冯不凡便来到石室,他一进屋,柱子只觉着眼前一亮。原来是冯不凡今日穿上了盛装,一时间英气逼人,只是二目中射出锐利的目光,使人不敢对视。

“柱子师叔祖,这是您的衣服。”冯不凡说着,将一身崭新的衣服放到了石床之上。

“今天是什么日子?要打扮成这样?”柱子奇道。

“师叔祖,今日已到三年,掌门吩咐,你可以回天权堂了。”冯不凡道。

“呀!时间匆匆,已过三年了。”柱子说着,脱下自己身上那短了许多的衣服,穿了上冯不凡拿来的衣服。柱子换好衣服后,冯不凡点点头。

“这衣服好合身。”柱子左右看着自己,突然想起当年小英子曾给自己特地但的棉衣,不禁感慨,于是问道:“不凡,这衣服可是摇光堂做的?”

“正是。”冯不凡道:“大部分衣服都是从云下镇定制的,只有首座和几件衣服是摇光堂做的。其中一位师叔祖专门向我问了你的身材。”

英子姐。柱子心道,一定是英子姐,她还在想着我,只是不知她是否还为三年前的事情怪我。

“师叔祖,掌门吩咐,让你换好衣服后随我到天枢峰,今日是大冲之日。”

“大冲之日?”柱子一愣道:“什么是大冲之日?”

“师叔祖也不知吗?”冯不凡奇道。

“我只比你早到一年。”柱子笑道。

冯不凡点点头,见柱子已换好了衣服,为柱子推开了房门。柱子点点头,玄铁黑剑挂在左腰,玄铁菜刀挂在右腰,挺胸走了出去。

思过峰距天枢峰很近,走到吊桥边上时,柱子放眼四顾,只见云海之上八座山峰如小舟般的飘摇,而空中不时的有仙鸟飞过,碧云山上风采依旧。

“师叔祖,时间不早了,咱们飞过去吧。”冯不凡朝天枢峰方向看看,其实是他好胜心强,三年来与柱子比试几乎无胜,如今是想和柱子较量一下御剑飞行之术。

“好。”柱子出得石室,也是十分的兴奋。而且他三年来一直在研究吴尘飞所记载的剑御术,如今也想试试。

“师叔祖请。”冯不凡说着,祭出琅琊剑,念动法诀剑芒大盛。

柱子点点头,心道血剑邪气太重,魔彩珠毕竟是邪教之物,还是用这把菜刀吧。柱子想着,祭出菜刀,菜刀上涨出四尺剑芒。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拔地而起。

把自己当作一把剑。柱子路上想着这句话,可是要怎样做呢?柱子连按自己的理解,连试几次,速度没有加上去,反而慢了下来。被冯不凡超过许多,等到柱子要全力追赶之时,天枢峰已经到了。

天枢殿前的广场之上不下五百人,柱子看着有些发愣。“这都这咱们派的人吗?”

“当然。”冯不凡飞行赢了柱子,此时十分的高兴。

二人刚刚落地,忽见前面一大群人围住了那只巨鹤。而巨鹤不停的鸣叫,显然是十分的生气。

只听人群中有人高声道:“鹤兄,都说了咱们是平辈,你不要再生气了。”

“啊!居然是师弟。”冯不凡惊道。

“师弟。”柱子自语一声,反应过来前面与巨鹤说话的应该是江小贝,他的江师叔祖。

两人连忙走了过去,果然是江小贝背手在巨鹤的面前,侃侃而谈,把巨鹤气的直跳。

“鹤兄,我看你比我年长个一百来岁,我才叫你鹤兄的,你并不吃亏。眼下整个虹光派中,只有我能与你称兄道弟,咱们两个应该惺惺相惜,相互帮趁才对。所有鹤兄你还是带我飞上一圈,我也找一下做神仙的感觉。”

巨鹤不停的长鸣,双翅振动,周围的弟子连忙左右躲闪,以防被它击伤。

柱子一皱眉,原来是这江小贝想骑这巨鹤。他深知这巨鹤的脾气暴躁,今日没有对江小贝动粗,也是万幸了。只是这江师叔组也太过于顽劣了,跟一只鹤较劲。

江小贝还要说什么,突然一阵的钟声,大家纷纷跑到了天枢殿的台阶之下。而江小贝摇摇头,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台阶之上,坐在了掌门司马空、五位首座之旁,台下各堂的弟子分组而立。别的堂多则近二百人,如开阳堂,少得也有几十人,如天枢堂。柱子一眼便看到了天权堂的位置,因位只有三个人。大师兄杜大宝、三师兄郑桐、六师兄林强。

冯不凡带柱子站到了林强的身后。林强等人回头看见了冯不凡,皱眉道:“你怎么才来呀?”他们看到了柱子,却没有一眼认出来,因为此时的柱子已长成一个身材高大的俊朗青年,再加上那身华丽的服装。

“大师兄、三师兄、六师兄。”柱子叫道。

前面的三人听后一愣,回头扫了一圈,目光终于落到了柱子的脸上。三人上下打量下柱子,同时大喜,刚想说下什么,却听台阶之上司马空高声道。

“诸位弟子,今日是碧云山四十九年一次的大冲之日。大冲之时,山上七座仙坑都会放出超量的灵气,大家需静气凝神,身随法动。”

“是!”台下众弟子齐声道,声震山谷。

司马空十分的满意,扫视中看到了冯不凡身前之人,还有他腰间的那本黑剑。

“师弟,要开始了。”徐正甫在旁道。

司马空抬头仰望星空,只见北斗七星的亮度突然增强了不少。

台下弟子们纷纷席地打坐,每人根据自己修为的深浅,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片刻之后,各个山峰纷纷升出七色的彩光,最后在空中拧成一股,向天空的北斗七星飞去。

彩光越来越盛,整个星空也被映的如同白昼一般。柱子感觉到一股热流缓缓的穿过身体,丹田之中也是暖暖的,于是将内法运行几周天,全身一阵的舒畅。

大约两刻之后,大家正正在舒畅之时,突然冲上天空的彩光变成了九道。柱子只觉丹田中越来越热,甚至有些灼人了。旁边一些内法修为稍浅的师兄弟们,早已感觉腹中灼热,额头冒出了汗水。

台阶上的司马空和五位首座脸色都是一变,因为那辅星洞和弼星洞的彩光,渐渐的变强,居然超过了主星。

“辅弼震主,必有大难。”玄真子道,脸色铁青。

“上次辅弼震主,派中遭遇剑魔,此次不知会有何难。”丁引沉声道。

众人都是不停的摇头,只有江小贝不明所以,想问个明白。可是他修为尚浅,抵抗腹中的炙热有余,开口说话不足。

又过了一刻,各洞的彩光消失,众弟子纷纷松了一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

杜大宝等人正要和柱子说话,薛不才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几眼柱子,笑道:“柱子师弟?”

“薛师兄。”柱子抱拳道。

“掌门有请。”薛不才道。

“好。”柱子答应一声,抱歉的向杜大宝等人点点头,跟随薛不才进到了天枢殿。